弹指歌
字体:16+-

杭州城外再聚首。三七六

院门被推开,嘈杂声中,数十杭州官兵涌到近前,不过却也就此止下步来,毕竟眼前大战过后的景象有些可怖,那房舍摇摇欲坠,地上墙上,到处都是刀剑罡风留下的沟壑,东一道,西一条的,好似伤疤一般,只要是普通人见到,哪心下不惊?

这些官兵也不是没有见识,不用看就知道这里有武林中人争杀,谁还冒头,这数十人不过是被推了出来,那后面还有百多人观望。只不过职责所在,不来却也不行,这些官军才硬着头皮赶了到,可也只到了院外停下,却再不肯进去半步。

这时孙正的眼睛已经恢复过来,回头看看,见那院门口的多是小兵,真正的武官却在后面,当下摇了摇头,先上前谢过唐逸的救命之恩。唐逸知道孙正这人认死理,却也没有与多过多计较,只道应该自己要谢过孙正帮忙才是,至于孙正再说什么,唐逸只管不受也就是了。

不想在此多做纠缠,唐逸转手一指那些杭州守军,唐逸笑道:“孙帮主,你看,这些人……”

孙正哈哈一笑道:“交与属下去办也就是了。”

孙正虽然见不到杭州知府,不过因为飞蛟帮在城里的特殊寻在,似这衙门捕快守城武官,却都有些个交情,平日里不少银钱孝敬,那些人却也需要飞蛟帮的配合,各取所需。如今这院里死的是倭寇,就算出了人命,却也不算什么。

孙正本以为自己上前说几句便就算了,可谁知今次却不知不知怎地,怎都说不通顺,那武官似是有什么顾及,总不肯走。原本把话说的满了的孙正,脸色登时下了来。

孙正可也是个六百人的大帮之主,手下武功又是强的很,脸色一沉,登时一股威压直扑而出,那也不是普通人能受的起的,可即便如此,守城武官却依旧不松口,就要将唐逸带回来。

唐逸在旁,本是思索那勒的出现,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尤其那勒出剑,虽然当时荒木双海已经重伤,可那勒胜的如此轻松,简直便是因人施为,很显然是知道对手的弱点。若不是那勒早便知晓荒木双海的武功底细,那就是只有一个原因,方才他一直躲在暗处!念起那勒出现的那么凑巧,怕是一直藏身暗处最是可能。如此,唐逸的疑惑更甚:“那勒究竟为什么而来?”

不过唐逸却没能继续想下去,实是一旁的争吵之声愈烈,不由得他不转过头来细听,一听之下,唐逸却是一怔,原来那武官竟似要将自己带到衙门里去。

唐逸稍是一扫眼前,那武官也不似什么厉害角色,可竟然能抛开与孙着能够的交情,还在那份威压下强做支撑,很显然,其后必有隐情。唐逸一身的武功,自然不会惧怕什么,只不过真个入了衙门,可就耽误大事,那万余倭寇可不等人,一旦他们得知首领皆亡,一哄而散,那周遭的百姓可便遭殃,且再想消灭,就难上加难了。

一念及此,唐逸走了过去,拉了拉孙正,示意他别再多言,随即将一块腰牌递于那武官,轻道:“大家都散了吧。”

唐逸没有把腰牌给孙正看,孙正只是在火把之下,瞥得那腰牌上的“锦衣卫”三字,登时便是一惊!就算孙正是魂级高手,就算他是万剑宗的外令令主,可见到锦衣卫的腰牌也难免色变,更不说那一旁还写了不少字,虽然没有看的清楚,可显然还有要职!而那武官的表现也确是如今,就见其接过腰牌,神情立刻变的十分恭谦,二话不说,朝唐逸告罪几句,交还腰牌,转身便走。

眼看那武官说什么都不卖自己面子,可见了腰牌之后,竟然就这么匆匆撤了,孙正的心里大奇,暗道:“这位牛大侠可真是神秘,信物一个个的好是齐全,先是我万剑宗宗主的指环,如今又有锦衣卫的腰牌,真不知他那怀里还有什么。”

其实唐逸手里的这块腰牌乃朱玉所赠,为的便是遇到官府上的人,好行个方便,未想到今日当真用了上。虽然那守城武官身份不低,可朱玉准备的腰牌,也定不会普通就是了。

如此,官军走后,悦香楼重回寂静,那些原本的客人自然不会再来住了,楼里的店伙,有知情的,也跑了大半。

没人来打扰最好,唐逸上前两步,拾起荒木双海的神刀孔雀,把玩一番,只觉得这刀制作十分精巧,随手将那刀匣也拿起,合着刀一并老实不客气的收了。之后再将荒木双海的尸身拎了起来,扔到屋里,并那一十四名倭寇放在一起,随后在倭寇身上寻出把倭刀,将这一十四个人头尽都砍了,并起头发束成一堆提着,再寻来灯油,洒了洒,晃着火折子,就着灯油点了起来。

看火势渐起,唐逸这才朝孙正道:“孙帮主,这些尸体便就这么烧了,你且吩咐下去,要等尸体化了,再敲锣打鼓,就道是走水,然后齐力救火,免的祸延他人。”

唐逸这是在毁尸灭迹,孙正自然看的明白,自从唐逸施展暗器开始,孙正便对唐逸的身份起了疑,可有那指环在,孙正却也没再深究,当下只管点头应下。

其实唐逸也知道自己大可不必如此着意,毕竟唐月就要到了,倭寇首领也都死尽,不怕打草惊蛇,自己无需再隐瞒身份,只不过唐逸在那万余倭寇未被消灭之前,总觉得小心谨慎方是最佳。

一切妥当,当下唐逸与孙正二人走了出来,自有孙正去寻那守在附近的帮众,将方才事宜吩咐下去,唐逸在旁想了想,又朝孙正道:“不知如今海禁,杭州可还有码头能供出海么?”

孙正与那手下说完,闻言回头笑道:“牛大侠问的是明是暗?”

唐逸一听,便知其中蹊跷,当下微笑道:“愿闻其详。”

孙正当下笑道:“明处,朝廷海禁,除非是水师战船,民船商船是绝无可能出海。不过这暗里自然便不同了,若没有私港,那倭寇又怎会现身于此?若无私港,杭州城市面上的这些奇珍异宝又是从哪里来的?”

唐逸暗道果然就如字机所想,便是朝廷严禁,私下出海却依旧不会禁绝。点了点头,唐逸再是问道:“那这周围暗里的私港,孙帮主可都知晓?”

孙正笑道:“我这飞蛟帮便是kao海吃饭起的家,自然不会不知道那些私港了。”说到这里,孙正示意那帮众且慢离去,随即再是笑道:“牛大侠可要属下做什么?”

唐逸点头道:“方才倭寇首领被我杀死一十四人,不过那森见群真却是走了,孙帮主若有余力,便要严防被他在这两三天内从私港走拖。”说到这里,唐逸口里一顿,想了想,再道:“只要拖住他三日便可。”

孙正闻言,便知唐逸必然是有心放那森见群真走拖,再想之前,唐逸在江阴放了森见群真到杭州,之后便一口气将其他三家倭寇首领都杀了,还得到那万余倭寇的藏身之处,此刻再放那森见群真走拖,怕是还要借这根藤,去寻那海上倭寇的老巢!

“这自然没有问题!”

不论陆上倭寇被灭多少,只有海上他们的落脚之处被彻底消灭,这才算是断了他们的根源,这等善举,孙正应的毫不犹豫。

唐逸见孙正应的干脆,心下也是一喜,暗道这三日之内,自己与唐月他们并在一处,将那万余倭寇以雷霆之势除去,随后坠在森见群真身后,故技重施,再出海,寻到倭寇老巢,根除祸患!

孙正再吩咐下去,着那手下离开,转过头来道:“牛大侠可是有意再以森见群真为饵,去海上寻那倭寇老巢?”

唐逸闻言,也不惊讶孙正能想到自己是有意放森见群真走拖,毕竟字机之前做过了一回。

点了点头,唐逸笑道:“正是如此,不知孙帮主有何见教?”

孙正一摆手道:“牛大侠好智慧,属下哪敢提见教二字?只是心里有些疑惑不解。”

唐逸转头看了眼悦香楼,就见那后院里烟火渐起,透过前楼都能见到隐隐的红光,口里则是笑道:“孙帮主大可提得,莫要客气。”

孙正闻言道:“那森见群真狡诈无比,想来其他那一十四名倭首怎也比不上他,那为何要舍了他们而放过森见群真,真要顺藤摸瓜,那些倭首怕更容易些吧。”

唐逸点头道:“孙帮住说的却是不错,森见群真确实比别的倭寇狡诈,只不过我已掌握了他的性情,反是满把掌握,换做他人,谁又知会不会出万一?也难保有人比他更加智慧。”

孙正听了,却也有道理,甚至暗道这才是稳妥之策。

唐逸见孙正再不来问,当下微笑道:“再说那森见群真连败于我手,必然心生畏惧,又因上月家只剩千人,还被人围住,所以才会一心过海而逃,要是换做他人,一时心生抵抗,反是不美。”

言罢,就听悦香楼后锣鼓声起,又兼人声嘈杂,便道“走水了”“走水了”,转头再看,就见那火势已经有些个猛了,唐逸笑道:“我们回去吧。”说着,唐逸举步而行。

==============================================================

PS:今天还有一万字,这样本月六万字达成。至于明天,一样还有更新,呵呵。

PS2:今天脚脚把书评的精华加上,明天有了时间,则去将书评回复一遍,加奖励。下月每天五千字,一如往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