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歌
字体:16+-

杀人做血路,豺狼走、脱难关。四八七

也非武帝失算,实是之前根本便没有夜魔的踪影,这第一杀手的隐身功夫又非同寻常,竟当真遭了计算。

“武帝伤了!”

武帝这一受伤,唐逸看到,登时便是高声大喝出口!

之前被武帝一人压在心头,尤其那些门人子弟,就觉得这胡人似高山一般,竟无法战胜!

不过如今,众人心头却都是暗道:“通天高手却也并非无敌!”

唐逸最知人心可用,这士气为何不去鼓舞?就算武帝的伤不重也无所谓,伤与不伤,这才是区别之处!连伤他都不能,如何胜之?可若当真伤的了这通天高手,那情形便又不同!

果然,武帝落回地上,前被行云档住,后有满身赤火的蔡培峰以及安静仙等一众高手拼力,一时竟走不动分毫!只能眼看着点苍昆仑两派子弟又将自己围了起来。

“细计算,详计算,却反误了自己。”

便在众人与武帝酣战之时,就听唐逸忽然在墙头朗声道:“为瞒尽天下人,你当年刻意不晋级通天,事后虽然被你得逞,可又未想到今日却因此束手?”

唐逸之言,行云等人一听便明,武帝刻意压制通天境界,以至于如今虽然已是通天高手,甚至因为双头四臂,强似两人!但正因为才晋通天一年,领悟境界远远不够,与做了数十年通天高手的德皇等人比起来,仍有差距。

唐逸此言可不只是为了给众人解释,更是打击武帝,就算明知武帝的心思必然坚韧无比,但任何机会也不能放弃!而且打击武帝便是提升自己的士气,唐逸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武帝也并非却无反应,若说之前他谦恭有加,但如今却是越来越烦躁,不只是因为战况不利,不只是唐逸还在旁冷嘲热讽,更是因为自己数十年来的计划,竟似全然失败!

虽然如今只有行云和夜魔现身,可就看他们拼力将自己留住,便说明这周围定有埋伏,虽说这埋伏很可能还没有赶到,但有埋伏,就说明七派怕是未死,自己先胜德皇,以至其身死,可如今却又反过来被德皇计算!

也便在这时,就听唐逸继续言道:“数十年安排布置方以有心算了无心,却不想与德皇帝前辈比起,不过年多时间,只凭遗计,便可败你,高下之别竟至如此,你愧还是不愧?”

唐逸似是全无停下之意,当下再道:“武帝一名,虽被你说成乃域外众人所推,实则谁不知道此名乃你本心所愿?行走江湖,从不lou真名实姓,暗迫旁人只得以武帝相称,此等小小伎俩,足可见你心胸之狭窄,太叔前辈的真名实性,但凡有心,人皆可知,可又有谁不尊称一声德皇?孰优孰劣,又岂是一目了然?”

武帝确实没有将真实名姓公布,至今无人知晓他究竟是谁,如此一来,旁人除非暗里唤他一声胡人,否则也只能随他的称呼,唐逸这一说明,倒是惊醒了大多数的人,不禁暗道武帝的狡诈。

唐逸侃侃而谈,行云的心下却是暗喜,论口舌,自己可比不得他,正可借此以乱武帝心志,至于自己,手里再加一把力,务必迫的武帝不能还口!蔡培峰等人也有此意,哪不拼命?与之前武帝还有闲暇开口挑拨唐门点苍的关系相比,此刻竟无余力辩驳!

与此相比,唐逸仍不停口,其实他也不愿多逞口舌,不过唐逸却清楚的很,合围之势眼看就要成功,众人已经将武帝拖住,虽然不能胜,可也不似方才那般,武帝说走便能拖身。

情势有利,更不能怠慢,自己也越要尽力,赤瞳之下指挥从容,余了气力,哪不多加利用?

“图谋天山以搅乱二百年安平的中原武林,挑战德皇前辈,以促中原名门撕杀,如此祸乱中原武林,其心可诛!不过相比之下,德皇前辈不过只凭遗命便保全七派元气,顺势嵩山决战,由行宗主亲自出手,借封祀坛下密道而走。如今万剑宗、少林、武当、青城、峨眉、华山、崆峒正自赶来,合力围剿于你。”

唐逸见到行云现身,便知这秘密再不用保留,哪不和盘托出,既能说与武帝,好打压其心志,更能为点苍昆仑以及唐门鼓气,望梅便可止渴,更何况七派本就为真?

果然,唐逸话未说完,点苍昆仑的门人便就精神一振!虽说他们也在惊异德皇的惊天计划,但七派若能赶来,总好过眼前不胜不败的这等局面。虽说同门被杀,这些门人早将武帝恨之入骨,但也并非就有信心胜了他,毕竟这么多人,就连行云也加了进来,这才勉强拖住武帝。

唐逸痴瞳之下,那些门人的神色自然看的尽了,心下暗点了点头,口里更不肯停道:“你若以为德皇前辈的布置仅止于此,那可就大错忑错,你祸乱中原武林,可不想也正因为你之出现,才令中原名门翻然悔悟,嵩山决战之后,七派眼见中原乱象,反无隔阂,更同一心。”

说到这里,唐逸的眼角处,人影一闪,却是不远处,竟然人影幢幢,唐逸忽然一笑,七派精锐终于来了!随即便又一笑道:“说将起来,德皇前辈在剑竹岛上还曾言到,若真有今日,中原名门因此和睦,中原武林因此安平,便托我感谢于你。”

“唐公子所言不错!”

唐逸说到这里,远处忽然传来一把清朗的声音,接道:“今日七派和睦,明日十大名门再聚,尽抛成见,共为中原,我等翻然悔悟,虽然是受德皇前辈之恩,不过却也要感谢你这敌人反派!”

说话之人,正是崆峒常景轩,崆峒派来自西北方向,却是先一步赶至。唐逸说话,自然是以真气发出,为的就是让在罡风剑气四溢下的众人听的清楚,如此一来,常景轩也听了多半,当下便赞。虽然与倥峒旧怨不少,不过大仇已报,唐逸也不再多加记恨,且常景轩这番话,显然也有示好之意。

就听常景轩言罢,常承言随即朗声道;“崆峒已至!西北已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