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问苍天
字体:16+-

第070章 阴阳真水

天地俱静,万籁共鸣。

黄河之底的某处空间,一人一龙不停地吵闹着。少年男子一身黑衫,白发披肩,魔刀负背。小龙一尺来长,通体乌黑,一看就知道十分的滑溜。

一人一龙十分的滑稽,因为注意到,那乌黑的小龙正咬着白发少年的手臂,尾巴不停地摇摆着,名副其实的四脚蛇样,而少年正痛得龇牙咧嘴。

“妈的,死龙,痛死我了,放嘴!再不放,我将你烤来炖汤喝,你才是狗咬吕洞宾呢!”

良久,黄龙终于是放开了龙口,骂骂咧咧的道:“晨小子,还敢欺负在本龙头上了?唆噶,嗷呜本皇纵横天下的时候,你还没有出世呢!哼!”

聂晨风捂着手臂怒狠狠地道:“死龙,算你狠,快点说哪里有阴阳真水,神老当初可是叫我寻找不朽之金、重生之木、阴阳真水、无妄业火、天地玄土这五种珍贵的奇宝来淬炼身体啊!”

“嘿嘿,现在知道求我了吧?本龙好心帮你,你却是一只白眼狼,我吐你一脸龙涎香!”

“好了,快点走吧,我还得赶着出去呢,半年之后的南北学院大赛和东府府主冷无情的挑战还等着我呢,现在也只有三个多月了,我修为还不够啊!”聂晨风道。

“小子,想得阴阳真水,那里可是有着厉鬼凶尸的存在啊,危险万分,现在本皇修为大降,正在犹豫去不去呢,所以带着你转一会,散散心!”

“死龙,你皮厚肉粗怕个什么?我都不怕,快点走吧,难道你说的地方是龙魔妖窟么?”

“咦,没想到你小子竟然知道,就是在龙魔妖窟之中,好吧,看你小子像是去过,那我们走吧,本龙豁出去了!”

说罢,一人一龙踏上了去龙魔妖窟的路途,而这龙魔妖窟正是在黄泉河边的一山洞中,当初聂晨风等人下去试炼可是靠着传送道才进去的,这次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凶险。

一人一龙走了一天一夜,终于是赶到了黄泉岸边。崖边向下望去是数十丈高的崖壁,接着是浩大无边的血河。此时的黄泉却是平静了下来,因为已经不是月圆之夜,而那奈何桥也是上升到黄河之上、混乱学院了。

“哎呀,我的龙妈妈呀,这么高?晨小子,看到对面那个接近水面的黑洞了吗?我们就得从那里进去!到时候你小子得跑快点,说不定黄泉之中的恶鬼凶尸会惊醒,那时就麻烦了。”

“知道了,可是我们怎么过去啊?咦?我有办法了,阿黄你不是会飞吗?”

“唆噶,嗷吼本龙咬死你!不准叫我阿黄,本龙是龙皇。还有,竟然敢打本龙的主意,我咬!”说罢,黄龙四腿一蹬便咬向聂晨风的大腿,而聂晨风一不注意,又被这黄龙偷袭了一口。

“死龙,你简直就是属狗的,不叫阿黄叫什么?放嘴,快点带我过去!”聂晨风痛得龇牙咧嘴的道。

“妈的,晨小子,本龙从来没有载过人,你还想打本龙的注意,想要我载你过去门都没有,嗷吼”黄龙叫嗷嗷的道,根本不买聂晨风的帐。

“那你说我怎么过去?你倒是会飞?我呢?玄衣都被你的什么烂血给腐蚀了,不可能游过去吧?”

“嘿嘿,晨小子,你说对了,就是得游过去。不过,本龙还有一个办法,你若是相信我的力量的话,本龙一尾巴抽你过去,而且保准你进洞!”

“妈的,死龙,你想抽死我啊?知道你皮厚肉粗不怕,龙小力量大!可是本人不干!”聂晨风忍不住地骂道,对这条成了精的神龙不能太客气。

“好了,懒得和你废话了,我去拿些枯藤来,你先过去给我绑好,我从这端踩着过来!”聂晨风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对着阿黄说道。

“嗯,好主意,你小子一肚子坏水,本龙看好你,嗷呜”

不一会,阿黄龙嘴叼着枯藤的另外一端飞到了黑洞的门口,将之固定好了。随后,聂晨风将手中的枯藤绑在崖边的大树上,而后踩着枯藤慢慢地走了过去。看到数十丈下面的血河,聂晨风都一阵的心惊,踩着十分倾斜的枯藤一步步地走了下去。

“晨小子,快点啊,瞧你那副怕怕的样子,本龙真想一脚踹你下去!”洞口的黄龙嗷嗷的叫道,十分的鄙视聂晨风,殊不知道,刚才是谁在说很高自己害怕的。

聂晨风听后只得对这条阿黄无语,宁心守神,继续走。

可是,就在其走到离洞口还有三丈的时候,血河之中无数的恶鬼凶尸慢慢地浮上了水面。显然,他们是被这一人一龙惊醒了。

“该死的,阿黄,你再叫,我们就完蛋了,闭上你的狗嘴!”聂晨风看到血河中狰狞的恶鬼凶尸浮了出来,不禁的头脚发凉,差点一走神坠落了下去。

然而,就在还有一丈的时候,一个凶尸和恶鬼终于是守在了洞门口,而那条黄龙早就没了影子——逃之夭夭了。

“死龙,太不够义气了,竟然先跑了,等会找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算账。”说罢,聂晨风抽出死亡魔刀,准备提高战力将这对凶尸恶鬼劈飞。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黄泉之中一只凶尸正在不停地噬咬着枯藤。

刹那,枯藤断裂了开来,而无数的凶尸恶鬼正张大着血口等着聂晨风的坠落呢。毫无悬念,聂晨风脚下一滑,从空中坠落了下去。

就在危急万分的时刻,聂晨风没有慌乱,而是看准了一个凶尸的头颅,协调好身形踩了上去,《逆天八步》展现,如梦似幻。只见聂晨风借助那凶尸的头颅,直接短暂地腾空飞了起来,而后手中魔刀一挥,将守在洞口的一尸一鬼劈飞了开,终于是安全的进入了黑洞中。

“总算是有惊无险啊,死龙,你这背信弃义的家伙,快点给我滚出来,阿黄”

“嗷呜叫什么叫?本龙在这里呢!”只见一尺长的黑龙躲在一石壁后贼头贼脑的看了看,发下没有敌情,而后才摇头摆尾的冲了出来。

“年轻人,要淡定!本龙那是为你好,让你学习经验,假如你那点危险都对付不了,那还成什么大事?”黄龙一副正气凛然,你得受教的样子。

聂晨风:

“懒得和你鬼扯,走吧,后面的尸鬼快追来了。”说罢,一人一龙便不停地在一人来高的黑洞中穿梭着。

不一会,二者便来到那天聂晨风等人被传送到的那个地方。只见一道带血的石门半开半掩着,石门中一股阴森的气息若有若无的传来,整个魔窟死气沉沉,到处都是腐尸。石门上的“龙魔妖窟”四个大字依旧是鲜血缓缓流动着,令人心胆俱寒。

“晨小子,走吧,这次整个黄泉大变,龙魔妖窟中也是凶险更甚,只要你我不遇到婴王或是鬼王逃命应该不成问题!”小黄龙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

聂晨风瞥了瞥他,而后向魔窟中走了进去。不一会,便遇到很多的叉洞,聂晨风和小黄龙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阿黄,走哪个魔窟?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来过,找不到路!”聂晨风疑惑的望着小黄龙。

“晨小子,本龙又没有来过,我怎么知道?只是隐隐约约感到那阴阳真水的存在,时有时无,听闻你提及,所以来了。本龙也难以断定啊,现在这股气息又没有了,当然不知道往哪里走了!”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尖笑传来:“嘎嘎嘎”

正在犹豫走哪方的聂晨风连忙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一个血影闪过,仔细辨认却是一个未知的生物提着一盏红灯。那生物披头散发,一对三角眼白里有红,惨白的脸在红灯下显得阴森而又恐怖,双爪有着长长的红指甲,让人看了心里永远难以抹去。

而聂晨风见此,顿时头皮发麻,全身冰凉。

“晨小子,别看它的眼睛,它会勾走你的心神,从此成为废人。”

“糟了,这等恐怖的存在都出现了,看来这次不好取阴阳真水啊!”黄龙惊道。

“该死的,难不成又遇到凶物了?这龙魔妖窟是什么鬼地方啊?”回过神来的聂晨风怒道。

“快点离开这里,那厉鬼已经盯上了我们,而且十分的强大,你我联手恐怕才能将之消灭,不过也得付出巨大的代价。”黄龙有些后怕的道,显然现在实力降低,它也不再托大了,稍不注意自己的老命都不保。要是这样,曾经的一代皇者竟然死在这里,那才可笑。

说罢,一人一龙迅速的向龙魔妖窟深处进发。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聂晨风突然发现前面有着一个阴森森的祭坛。

“咦,臭小子,那个祭坛有些古怪。啊?上面有血水,还有光?不对,本龙竟然闻到了阴阳真水的气息!”阿黄叫着道。

“就是,走,我们过去看看,说不定就是阴阳真水啊,呵呵,没有想到我们竟然这么顺利就找到了。”

于是,一人一龙慢慢地靠近了那个阴森的祭坛,可是那个手提红灯的厉鬼正在暗中凶神恶煞的盯着他们。与此同时,二者殊不知道祭坛中一角处,一个躺着的面目狰狞的凶尸利爪却是微微地动弹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