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问苍天
字体:16+-

第195章 众矢之的

(周末三更,风起求个支持……虽然没有推荐,兄弟姐妹们,靠你们了,喜欢的多多注册收藏,拜谢啊,呜呜呜)风乍起,卷起黄花飞满地。在紫金宫殿的一茅屋前,一条潺潺的溪流涓涓漫向皇城之外。

一块被狂风拉起的小石子将掠过的一只飞鸟瞬间击成血雾,随后其坠落在了这平静的溪水面,将溪水染红了一小片,荡漾起圈圈的涟漪蔓延向远方,划破了此处的宁静。

“一石激起千层Lang”,“石破天惊逗秋雨”。

飞来的沙石击打在这看似弱不经风的茅屋上,可是在还未接触到其壁时,便被一种神秘的王者结界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反弹回去了。

——这所有的一切能量波动,来源于不远处皇城中演武场的强者争斗。

然而,聂晨风的身世就像这石头般,被迫惊人,举世轰动。整个东帝国瞬间被卷起了一阵阵Lang潮。谁都没有想到曾经那闹得满城风雨的混乱之城白发少年,便是手持雪饮狂刀怒斩王者的聂晨风。

“轰”

这个消息像是火山喷发一般,一层层热Lang推向了整个东洲。从此,渺小的修士不出名也难了,只是,他今日还不知道能否安然逃离这里。

“是啊,这晨风就是那聂震天之子聂晨风,这持魔刀睥睨四方的身影和当年的一幕一模一样。”

“嗯嗯,太过骇人了,没想到这晨风便是聂晨风。现在想来,我们还真是笨啊,被其玩弄了。”

“那可不是么?也不知道这聂晨风是怎么逃出七彩湖泊的,那可是有着诅咒之力,乃是禁忌之湖啊。”

正在招手出口叫黄金护卫统领的雨东河瞬间止住了虎口,像是被冰冻了一般,全身僵硬,吃惊不已;又像是被火烧一般,整个脑海模糊不堪,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种冰火加身的感觉不可谓不好受。然而,雨东河确实被聂晨风的惊人身世给弄呆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与聂震天的一段纠葛。

就在这时,一个护卫闪现在了雨东河的身边,“禀国主大人,属下已经调查清楚您交代的那人了,那晨风的确是当年的聂晨风,聂震天之子。”

“咦?那天空中之人正是那聂晨风啊”

闻言,愣住的雨东河彻底相信了这个事实,他哀叹了一口气,然后大手一挥,直接将刚才禀报的护卫扇飞了出去。

“嘭”

“啊——”

“哼,现在来禀报,已经晚了!”雨东河双眸冒火,全身的灵气剧烈的向外发散。刚才的那一巴掌直接将那位黄阶巅峰修为的护卫拍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一旁的雨洛然吃惊的看着眼前陌生的雨东河,突然觉得父皇变得残忍了,变得嗜血了,“父皇他,他难道一切都是骗我的?不是说好不杀这聂晨风的吗?”

雨洛然紧咬红唇,秀眉微皱,让人见之一阵心疼,“父皇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事,又和这聂家有怎样的牵连?为什么得知这晨风乃是聂伯伯之子后不喜反怒?”

雨洛嫣更是不明所以,担忧的看着雨东河,然后跑过来抱着他的手臂:“父皇,您怎么了啊?别吓嫣儿啊。”

雨东河拧出一丝笑意,回过头慈爱的摸了摸雨洛嫣的俏脸,“呵呵,嫣儿,别担心,父皇没事的。”

当雨东河再次望向天空中的白发少年时,双眸又恢复了狠怒之色,而后淡淡的道:“黄金统领,去拿下他吧。”

闻言,一个身着黄金铠甲,头戴黄金冠,一手持盾,一手握大刀的中年男子灵气化翼飚射向高空。

这黄金护卫统领乃是玄阶巅峰的修为,即玄阶九星的出世强者。由此可见东帝国的实力之强悍,而这却是冰山一角。

“嗷呜晨小子,糟了。刚才大战被那黄金护卫队逼得远离了一些我们刻画好的坐标,那玄阶巅峰的黄虫又飚来了。我们恐怕刚好能够到达阵纹传送坐标,没时间启动啊。”阿黄突然嚎叫道,龙须不安地抖动着,说的话令得聂晨风听得心惊肉跳。

“什么?你这死龙怎么不早说还需要至少一息的时间啊?”聂晨风气急。

他没想到这阿黄做事那么粗心大意啊。要是一人一龙还没催动阵纹逃跑,就被捉住了,那才悲剧了。

“嗷呜”阿黄拉耸着脑袋,知道自己貌似又做了一件不靠谱的事了。

就在一人一龙犹豫时,那黄金统领已经掠到了其近旁,玄阶巅峰修为的出世强者,速度快得不可想象。

玄阶强者:

抬足踏虚无,举手裂空间,振翅风云变,一怒动山河。

乃是一个帝国或者势力向外扩张或者征战的羽翼。在这皇者不出,王者争锋的苍茫大陆,绝世强者几乎都隐匿了,出世强者的强大实在是可怕,更何况是玄阶巅峰修为的呢?

中年护卫毫不多言,雷厉风行,抬手就准备将一人一龙镇压,而失去真龙精血的阿黄也根被没有反抗之力。举手裂空间,那黄金巨手冒着刺眼的金光在一人一龙的眼中逐渐放大。

这时,观战的众多修士早就乱成了一团。

“这白发少年即是聂家之子聂晨风,那么他便知道那传说中雪饮狂刀的秘密了?说不定那狂刀还被这少年藏着呢。”一修士吼叫着,一想到那无所不能的雪饮狂刀,他便双眼炙热,像是走火入魔了般。

一言出,众人随。

“对啊,这聂晨风当日手持雪饮狂刀灭杀了一位光团中的王阶男子,虽然事后这雪饮狂刀和那黄金巨箭同时崩碎了,但是说不定这一幕乃是这白发少年使出的障眼法啊。”

“轰”

这个消息再次将场面推向了火Lang尖上,整个场面彻底失去了控制,毕竟传言,拥有那把雪饮狂刀不仅可以暂时获得王者般的滔天法力,还可以拥有绝世的**啊。这令得从不出世的王者都为之打得头破血流的宝刀,怎能不让天下修士疯狂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苍茫大陆,修士的**便是手中的武器,拥有一把好的武器或法宝,甚至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因为谁都知道,若不为之奋斗一把,那么有可能便再无晋级之日,就会永远被人所欺凌。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一将功成万骨枯,要走上王皇之道,注定脚下尸骨累累、白骨森森。

一种无形的欲*望焚烧了众人,就连高台上几位玄阶巅峰的大人物都不顾身份的冲上了高空。

半步王者的王鹰在看到事情不对时,率先起身飞向了高空,居然后来先到,一把抓向了一人一龙,想要将聂晨风夺到手中,既可以得到其手中的落月弓、死亡魔刀,又可以逼问出雪饮狂刀的下落。

聂晨风见此心彻底冷了下来,知道今日不好过了,他眉心的一尊小钟呼啸着撕裂空间而出,想要抵抗住这王鹰的利爪,但却是徒劳而无功。毕竟实力相差太大啊。

然而,这久经沙场的黄金统领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其速度比不得王鹰,但是要拖住他一时半会还不会败下阵来。

就在那利爪将要连钟带人摄走时,黄金统领右手中的黄金大刀挥出的刀气终于砍到了其大爪之上。

“当”

王鹰见有人竟然阻止了自己,他不由得鹰眉一挑,十分恼怒的出手道:“找死!”

瞬间,二人在高空大战了起来,余波令得无数密密麻麻飞上高空的玄黄修士口吐鲜血倒飞而出,有的甚至当场四分五裂,直接陨落栽落到了演武场上。

这还不算,玄阶巅峰的陈长老、玄阶八星的吴长老见此也连忙纵身飞向了高空,想要分一杯羹。不过,最少自己得不到狂刀的秘密或是其手中的宝贝,也要灭杀了这白发小子,让其他人无法得到。

然而,柳家七玄主柳可人也衣袂飘飘的扶摇而上,一身彩衣长袖犹如仙女下凡般。许家许云封紧跟而上,这许柳两家一向交好,同气连枝,这也是许震和柳惜月十分熟悉的缘故。

“呵呵呵,陈吴二老,你们不会是想借混乱学院之名拿下这晨风吧?”柳可人绝色的容颜展现在了众人的眼中,其声音闻之酥酥的,软软的,甚是悦耳。

见到自己二人受到了阻挠,陈吴二老不得不止住身形,灵气双翼不断地闪动着,陈长老面色阴冷,略作思考道:“柳可人,你这是何意?这白发恶魔扰了国主的招婿大会,他乃是混乱学院的学员,我等身为混乱学院的长老,不得不出手拿下这逆徒!”

可笑。见过无耻的,可是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不要脸的。

这陈吴二老还真是厚颜无耻的借混乱学院之名准备收了这晨风,其司马昭之心,甚是可诛啊。

“哈哈哈,陈长老,吴长老,你二人现在在东帝国,便是陈吴两家的人,还好意思利用混乱之城混乱学院的身份么?更何况副院长羽溪兄就在下面,他都未曾开口,你们又有什么资格越俎代庖拿下这少年?”

许家家主许云封一针见血的如是说道,其身和柳可人站到了一起,表明了立场,刀削般的面容上嘲讽的意味不言而喻。

陈吴二老脸色铁青,二人相互对视一眼。吴长老低喝道:“动手!”

如此,四位出世强者便在高空中大战了起来,灵气波动笼罩方圆几千丈内。

乱了,乱了。整个皇城彻底的乱了。

而这风暴的中心正是聂晨风,一人一龙自然也就成为了众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