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问苍天
字体:16+-

第220章 裙子怎样(第三更)

话说,在东洲之虚一瓶状形的幽深峡谷中,由于时间太过久远,三十几丈高大的古木树干通体成为了黝黑。林中落叶飘满地,有齐膝那么厚。

突然,一股噬人的寒意瞬间蔓延了人的全身,“嘶嘶,嘶嘶”的蛇鸣令人闻之全身起鸡皮疙瘩。

只见,一条十数丈的洪荒巨蟒正从一颗参天的古木游下来,其血盆大口张着咬向一位飞叉叉狂奔的白发少年。

那白发少年一身蓝衣,身后背着一把黝黑古朴的魔刀,肩膀上坐着一条一尺长的乌黑小龙。小龙四只爪子紧紧地抓着男子的一绺头发,乌黑的小龙眼回头镇定的盯着噬咬向自己的巨蟒。

“林小妞,你个疯婆娘还不救命啊——”聂晨风神色慌张的道,一副“ru燕投怀”的架势向林若曦的怀抱扑去,想逼她出手。

林若曦闻言玉颜无波,右手袖中的青莲剑氤氲法力,并没有马上出手为聂晨风解难。

“嗷吼——,林娘皮,你难道看着曾经和你有过无数腿的白发小子葬身蛇腹?”阿黄趁机回头大叫到,又连忙恶狠狠地盯着离一人一龙还有一丈远的大蛇。

这二阶洪荒巨蟒虽然体积庞大,但是身体的灵活性无人能比,瞬间便咬向了聂晨风,虽无法力波动,却堪比数位黄阶巅峰的修士。

林若曦闻言肺都要气炸了,她何时与这yin贼有过“无数腿”?

“啊——四脚蛇!臭蛇!我要杀了你!”林若曦状若疯狂的娇喝着,手中的青莲剑终于蕴含恐怖的能量出击了。

被阿黄如是说的女神怎能不怒呢?她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任何一个男子,包括他的师父林峰,之所以屡次在聂晨风的面前打破底线,这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她要报恩,然后便可以安心的夺到聂晨风背上的死亡魔刀而毫无愧疚了,甚至,她还有更深的打算。

“嗷呜……哇哈哈哈,晨小子,林若曦终于出手了啊。”阿黄开心的咆哮着,知道这强大的林若曦出手聂晨风应该能够得救。

而聂晨风闻听阿黄之言什么什么有过“无数腿”,更是羞得老脸通红,心中不住地骂着阿黄的不良。

可是,高兴万分的阿黄刹那四爪虚抓着游跑而弃聂晨风于不顾了。因为林若曦的青莲剑正刺向了它的位置。

“嘶——嗯——”

青莲剑呼啸着从聂晨风的肩膀擦肩而过。

“嘶嘶——嘶嘶!”令人惊奇的是,阿黄飞逃后,那噬咬而来的洪荒蟒蛇竟然被青莲剑穿了个正着。

林若曦玉颜寒冷,不管聂晨风是否掉了几根白发,莲脚微动,一个翻身再次刺向疯狂咆哮的蟒蛇的长颈。

“这,这林小妞这么凶悍?”聂晨风抹了一把肩膀上的断发,然后擦了擦身上大蛇溅出的青色血液道。

“喝——”林若曦娇喝着,手中的青莲剑不停地挥舞着。

洪荒巨蟒的上颚刚才被刺中了,身形如此庞大的它可不是那么容易灭杀的。它蛇口喷血,剧烈的扭动着蛇身,将周围的几颗古木撞得剧烈摇晃,落下无数的黄叶来。

林若曦在落叶中穿梭,长发飘然的与之搏杀,她起身飞向了洪荒蟒蛇的蛇头,手中青莲剑挥舞出一道莲枝般的光芒,直杀蟒蛇脸盆大小的青色瞳孔。

大蛇感受到了危险,不安的扭动着硕大的身躯,蛇眼迅速的躲避过后,完全游下古木的蛇尾不停地**着,想要将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女子抽成肉泥。

这洪荒蟒蛇可不像聂晨风那样有人情味,它是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的。

“嘶嗯——”林若曦再次挥出的莲枝剑气呼啸着撕裂空间而去,竟然隐隐间达到了玄阶一星初期的威势。

“这,这林小妞太可怕了啊!”飞速逃离大战波及范围的聂晨风心中惊道。

“晨小子,这疯婆娘太厉害了。本龙觉得她对我们有企图,哦,不对,是对你有企图,我们要不要先走溜之大吉?”一边的阿黄龙爪虚抓着飞过来,龙眼闪烁的道。

聂晨风闻言皱了皱眉,想了想道:“这林若曦虽然发飙了,与这洪荒蟒蛇斗得不可开交,可是我法力修为没有恢复,要逃也逃不掉啊?”

是的。一人一龙要逃也逃不掉,先别说林若曦会找自己的麻烦,聂晨风伤没有好,就连这原始古林恐怕这一人一龙都难以走出去,更别说东洲之虚了。

阿黄摇摇尾巴,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只能自求多福,躲这女神得远远的。它此生都不会忘记东帝国帝都,演武场一角的一幕:林若曦一剑将其劈下来,然后玉手撕扯着,莲脚跺着,就差没用她白白的贝齿咬了……

另一边,林若曦一击不中,轻灵如燕的抽身而退,她短暂的灵气化翼,在其周围形成三片青莲花瓣,莲花充满灵性的将其悬浮依托着,使之不至于坠下。

“你龙大爷的,这林小妞太恐怖了。这次竟然突破了,不解开封印也达到了玄阶一星的初期。”阿黄贼眼比较毒,一眼看穿了林若曦的真实修为。

“什么?她突破了?”聂晨风惊讶道。

原本他还以为这林若曦解开了些许禁止呢,没想到她这次经历真龙之血的真龙之火灼烧,却是因祸得福,得到了突破的契机。

“是的。这小妞害得本龙追了很多天,她当时说是找那独角龙为你报仇,暗中应该是在突破。嗦噶,这疯婆娘竟然欺骗本龙的感情,害得本龙追得那么辛苦。”阿黄幽怨的道,像是在埋怨女神不倒追自己一样。

聂晨风稍微思考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心想:“不愧是女神啊,果真有天赋!”

对于望尘莫及的聂晨风只能老老实实的看这人蛇大战了。

凌空而立的林若曦玉手轻轻地将白皙耳畔的青丝含在檀口中,眸子闪着寒光的凝视着这条洪荒蟒蛇。

女神的这个动作证明她要出杀手了,每当“檀口含发”,聂晨风便知道有人要遭殃了,想到此,他不禁全身一个激灵:“该死的,不会又要折磨我吧?”

此时,那条大蛇始终不愿离开那棵树干已经古老得发黑的古木,像是在守护着什么,担心被人夺走。它不安的扭动着庞大的蛇身,两只毒眼恶狠狠地盯着林若曦,出于本能的感应到了危险,嘶嘶的吐着蛇信想要发动致命一击。

林若曦冷冷的看了一眼聂晨风,而后默不作声的双手划动着,随着其玉手的舞动,三瓣青莲花瓣闪耀着青光旋转斩向扭动的青色大蛇。

撕裂的偏偏空间竟然形成模模糊糊的恐怖异象。当然,那异象不知道是林若曦故意压制还是她原本就未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其威势竟然有种令人心生拜服的冲动,就连聂晨风在这一刻都双腿发颤要跪下。自己感觉是那么的渺小,而眼前的女子,便是“女神”,不可亵渎!

洪荒蟒蛇蛇眼凶光大盛,被这荒古禁止封印意识与法力的它也不容小觑,肉身可以崩碎高山,巨尾可以撕裂大地。

“嘶嘶,嘶嘶嘶——”大蛇鸣叫着,吐着蛇信率先发动了攻击,想要一口咬杀眼前的人类,同时,它的巨尾抽断了周围两三颗靠近的原始古木,并且威势不减的压向林若曦。

“嘭——咔嚓嚓!”

三颗三十丈庞大的古木瞬间齐腰断裂了开来,树冠轰然倒塌压向一人一龙的所在之地。

“本龙叉!这孽畜竟然还三个一起攻击?”阿黄可经不起这般威势的折腾,右爪抓着聂晨风的肩膀像是老鹰叼小鸡一样的飞速撤退,堪堪躲避过了洪荒蟒蛇无意间的一击。

“喝——”

林若曦娇喝着双手齐动,控制着三瓣青莲终于斩向了蟒蛇的身躯。

“唰唰唰——”

刹那,三声恐怖的裂空带起模糊的异像斩在了大蛇加速抽来挡着身体的蛇尾上。

“噗嗤——”一声清晰的切肉之声传来,青莲花瓣居然将大蛇抽来的巨尾斩断了!!!

要知道,这可是一条肉身强大无匹的洪荒巨蟒啊!这,这林若曦的青莲花瓣未免也太厉害了些吧?

“嘶嘶嘶嘶——”大蛇悲鸣,一两丈长的尾巴直接被平滑的切断,青色的血液带着浓重的骚腥味迎面而来,蛇尾砸落在地上不甘的扭动着!。

蟒蛇彻底被激怒了。它吃痛的疯狂咬向林若曦,势必要将眼前伤了自己的人类咬死。粗大而又寒光闪闪的毒牙看得人心中胆怯,断尾之处虽然不住地喷着青色的血水,但是依旧不能减弱蟒蛇的攻势。

林若曦面色无波,像是一切都不能引起她心中的波澜般。

“这个疯婆娘为何不躲开?”聂晨风担忧的看着眼前的林若曦,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恼怒的喝道:“林若曦快躲开啊?你疯了吗?”

阿黄也是不解的看着凌空飘然的林若曦,条状的“花边裙”乃是它的杰作,在空中飘飘然更加衬托出女神的出尘与入世之美。

可是刹那,阿黄便是明白了一切,“嘿嘿”的盯着林若曦的裙子贼笑着,为自己的杰作而开心。

“晨小子,你快看林若曦的裙子,怎么样?”阿黄撇过头对聂晨风道。

聂晨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