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问苍天
字体:16+-

第246章 该做之事

(周末来了,三更哦。祝兄弟姐妹们中秋国庆快乐……风起努力码字让你们更快乐。这两天三更,看爽了也求个评论,小票。拜谢!)混乱之城有三城,外城是四大家族的所在之地,中城是三门的势力,内城便是在混乱学院的掌控中。整个城池有方圆近万丈,以现在聂晨风的速度要达到中心也大致需要一天的时间。

浩大无边的黄河便从东西方向横跨而过,途中流经混乱学院鼎鼎有名的“奈何桥”。

在这片天地中,时常发生着惊人的异象,比如现在混乱之城的正上方,又有一团魔云滚滚而生。魔云中有两个幽深的漩涡,像是神魔的呼吸,拉扯一切,吞噬一切;又像是鬼王的凶眼,冷冷的俯视着苍生!

混乱学院近黄河边的东门处,一男一女站在那里,令得过往打猎或是历练而归的修士无不回头相看。

女子高挑清丽,身材凹凸有致,一身黑衣黑裙将完美的曲线呈现了出来,淡红色的秀发自然的披在双肩,发尖微微弯出波Lang形,只是女子蒙着黑色面纱,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摘下来看一看下面有着怎样的容颜。

男子白发苍苍,变换了容貌的聂晨风看起来轮廓更显坚毅与成熟了,背背一把古朴的伪装“阔刀”,不过一头白发虽然很惹眼,修士的眸光也未在其身上多做停留。

望着城门上龙飞凤舞的刻画着几个大字,“混乱之外城”东门,聂晨风眸子轻微闪动。当初自己来从废墟中醒来,“老眼昏花”粗略一瞟却是将其看成了“混乱之外城”,那“东门”两个小字竟然没注意到。

见此,聂晨风心中一叹:“也不知道那猥琐男回来没有,还有三天便是‘混乱学院南北青年大赛’了啊!”

一旁的木紫馨像是知道聂晨风所想,并没有选择打扰,而是侧过玉脸默默地看着他,想到昨天误会了他她就红霞满面。

这什么人儿嘛!当着别人家姑娘的面大叫一声“我忍不住了”,然后在少女的尖叫声中就开始着急着脱衣服……没想到其最后竟然是从空中一头栽下黄河——准备洗个澡!害得别人姑娘家在高空中良久才放下遮住眸子的玉手。一看,木紫馨差点没被聂晨风气得吐血!

她以为他就这样在空中要对自己做什么,这该是多么的刺激?多么的不可想象?多么的羞人?

可是,可是这死人……所以,一切的多么都化为了木紫馨的玉脸红霞飞,娇躯轻颤抖——多么的无语!!!

“呵呵呵,紫馨,我们到了呢。只是可惜没有追到吴煞、陈深二人!”聂晨风回过头来道。

“嗯?喔。”木紫馨轻声道,细如蚊虫的声音听得人心中瘙痒。

“那吴煞服用了‘玄阶破阶丹’已经突破到玄阶,这想必是其保命的底牌。而那陈深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定是催动了传送卷带着吴煞逃跑了!”聂晨风肯定的说道,想来要灭杀几大势力的天才,还是有些困难的。

“嗯。晨大哥一定会报仇雪恨的!紫馨相信晨大哥啦!”木紫馨笑道,眸子中有着无比的坚定。

“不行,受不了了,这木紫馨太有**力!”聂晨风看着眼前清丽的女子,心中想道:“要不要今晚来个‘霸王硬上弓’啊?”

“不行,我要等着她来非礼我!为什么非要男人主动嘛?”聂晨风双眼变得怪异起来,想法与其他人也着实不同。

开玩笑,他是世界上最纯洁的男人,一向有色心没色胆,更一向是“姜太翁钓鱼,愿者上钩”!

木紫馨感觉到聂晨风无意间炙热的眸光,娇羞的低下了头,心中却是犯嘀咕:“晨大哥是在想紫馨是不是纯洁之身的问题吗?难道他真的不在意?或者是……”

看着木紫馨情绪突然没落下来,他不知道她是想到了什么,而后假装咳嗽了两声,主动牵着她的小手向城门走去。

来到城门时,十位人阶的修士同样如往日,背背阔剑、身穿银色铠甲,威风凌凌的向着过往的行人收取金币。

“站住!”

一声大喝在聂晨风的耳边响起,接着一位守卫提着阔刀大摇大摆的走过来,道:“想入城,每人五个金币!”

聂晨风本想顺手掏出一枚黄级木晶丢给他的,可是闻言他顿时止住了动作,侧过面不满地道:“不是只要一个金币吗?”

守卫队闻言长冷笑道:“哈哈哈,那是得看人的。一般平民是一个金币,可是看你长得那么粗鲁怕你危害本城,所以得多交一些!”

聂晨风闻言顿时鼻子都气歪了,暗骂道:“妈的,老子怎么就长得粗鲁了?还危害城池?”

曾几何时,他穿得破破烂烂像个叫花子一样的进城,却是被王家三少爷王哲拉了回来,原本只收取一个金币他却硬要聂晨风拿出两个金币。现如今他又遇到了这种情况,你说他能不怒吗?

聂晨风右手握成了拳头,面无表情的道:“我若是不交呢?”

一身着银色铠甲的守卫队长乃是黄阶一星的修为,他闻言手一招,顿时二十位人阶的修士便抽出了阔刀,个个面目狰狞的看着聂晨风。

“哈哈哈,在我王家守卫的东城门这么久了,除了两三年前一个叫花子敢来闹事外,还真没有遇到这么狂妄的人!”守卫队长大笑道,在众多修士的目光下他可不能落了面子,接着道:“你不交可以,就将你身边的女人留下吧!”

妈的!聂晨风都不忍心动的女人怎么可能让他动?还没等聂晨风出手,“啪”的一声便传了来。

“啊——”

只见刚才耀武扬威的守卫队长瞬间倒飞了出去,随着身子划过空中的优美弧线,一连串热腾腾的血花喷洒了出来。接着,守卫队长捂着红肿的脸和大嘴,面容疯狂的大叫到:“啊——快给老子砍了他们啊——”

聂晨风侧过面看了看身旁的木紫馨,见其刚才出了手还一副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他点了点头。

木紫馨像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对其淡淡的一笑,道:“晨大哥不会怪紫馨吧?”

“哪里呢?打得好!”聂晨风说话的同时,左手轻轻一带身边的红颜,连面容都没转,而后右拳直接出击,催发出一道令得空气震荡的拳风,将冲杀而来的二十位人阶修士瞬间击飞了出去。

“啊——”

“啊——”

……

声声惨叫此起彼伏,引得无数晚归的修士纷纷惊叹:“这人谁啊?怎么这么狂妄?”

“不过却有狂妄的本钱,至少都是黄阶的修士了啊!”

“其身边的女子也不简单啊,想来都是隐修的高人!”

“哈哈哈,不过打得好,这些狐假虎威的修士早就该杀了,平日里欺善怕恶,今日被一拳废了修为真是爽啊!”

“咦?这中年男子怎么是白发?和当年的那位白发小叫花一样?难不成是闹出无尽风波的白发少年——聂晨风?”一位修士大叫道。

“应该不是,那少年也就最多二十几岁的样子,这男子都有四五十岁了吧?”另一位修士质疑道。

……

聂晨风丝毫没有将众人的议论听在耳里,脚步慢慢地迈动带着身边的木紫馨离开了。在其消失时,走过的大地都龟裂了开来,这——竟然是被浩瀚的法力震碎的。

这时候众人才发现,那位不断嚎叫的守卫队长突然止住了咆哮,七窍流血倒在了地上。

大家都忍不住的惊叹道:“真实神人啊,脚步便可杀人于无形!”

————“晨大哥,你杀了他吗?”走出大街,来到一少有人烟的大道后,木紫馨轻声问道。

闻言,聂晨风笑笑道:“呵呵呵,你发现了?”

他想的是能不在她面前杀人那是最好,不过他一向遵循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别人若真的欺负到了自己的头上,他不介意闹得天翻地覆。毕竟,在女子面前聂晨风还是要表现得“矜持“那么一点!

原本来混乱之城本就是十分危险的,他想着的是尽量不惹人注意,可没想到一进城又闹了那么一场风波。

“嗯,晨大哥越来越强了。”木紫馨道,黑纱下若隐若现的白皙玉颜带着舒心的笑容。

“呵呵呵,紫馨也越来越厉害了。”聂晨风紧握了下手中细腻修长的小手道。

这小动作当然逃不过木紫馨的神识。

这摆明了就是吃人豆腐嘛。还故意装得这么虚伪!

“晨大哥,我们这是往哪里走?”木紫馨微微抬头,看着聂晨风的侧脸道。

“哦!前往旗来客栈吧。那是曾经一代剑王陨落的地方!”聂晨风如是说道,深邃的眼睛望向了远方。

木紫馨知道他是在想剑王的事情了,也就乖巧的答应道:“喔!”

“嘿嘿,今晚我们就住在那里,顺便做一下该做的事情。”聂晨风一扫心中的阴霾,露出白白的牙齿道。

身边的木紫馨闻言,娇躯明显的颤抖了下,紧张来莲步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

什么叫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