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问苍天
字体:16+-

第277章 紫馨很热

一颗龙眼大小的玄者金丹在十长老的额头浮现了出来,随着老人双手的划动,金丹带着毁灭性的能量压向凌空而立的聂晨风。

“天啊,十长老怎么被逼到了这一步?”周族子弟见到那金光闪闪、带着数道斗技经纬的金丹,全都瞳孔缩小,惊愕万分。

“是啊,玄者的金丹可是其生命的本原所在,也就是他最强的一击,看来,这十长老是动了真怒,势必要斩杀这白发男子了啊。”

“这白发小子完蛋了,惹到了十长老这个狠角色,最后一招是该结束了!”

……

聂晨风面色第一次凝重了起来,他死死地盯着悬浮而来的玄者金丹,脑袋在飞速的转动着。

“哈哈哈,毛头小子,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去死吧!”十长老面目狰狞的道,仿佛已经看到了少年喋血的场景。

“轰——”龙眼大小的金丹突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那金光瞬间融化了整个演武场的飘雪,刺得人眼难以睁开来,随后,它毁灭房屋大小的空间压向聂晨风。

“该死的!这老匹夫是铁了心要杀我啊!”聂晨风眉头紧皱的道,“哼,既然你无情,那么可别怪我无义了啊!”

“嘭——”聂晨风连忙挥出了一道长达二十丈的苍白色刀芒,劈向那飞来的玄者金丹。

可是刹那,他傻眼了,因为那金丹竟然硬生生的承受了死亡魔刀的一击!

它,竟然完好无损!

“嘎嘎嘎,毛头小子,别垂死挣扎了,玄者的金丹岂是你能斩碎的?”十长老看到不停闪躲、挥出无数刀气的白发少年,阴笑道。

“哼!”聂晨风口不答言,却是在想着破解十长老这凶狠一击的办法。

看着地面的少年被自己的金丹追杀得狼狈不堪,十长老胜利在望的笑道:“哈哈哈,毛头小子,该结束了!这便是你对老夫不敬的代价啊!”

“轰——”

终于,那颗玄者金丹带着毁灭空间的力量追到了聂晨风的头顶,而后狠狠地镇压了下去。

就在这时,突然,冰雪演武场外围所有的修士都惊呆了:只见一只金光闪闪的苍龙爪子像是来自于高天之上,爪心貌似还有着一个复杂神秘的古字,浩荡的灵气引发出一道令人心惊胆战的龙吟,紧接着,苍龙爪瞬间抓住了那不到白发少年头颅一尺的金丹!

“吼——”十长老面目扭曲的咆哮了。

——原因在于苍龙爪抓到了他的金丹,那股巨大的拉扯力虽然不能将其金丹捏爆,但是也令得其不好受。

寂静,现场死一片的寂静!

聂晨风在使出“大龙爪手”阻止了十长老的金丹后,趁十长老痛得疯狂而精力涣散之际,他脚步闪动,以魔刀直接立劈十长老的头颅!

“天啊——,他疯了?”

“他怎么那么强大?那只龙爪好恐怖,声音还带着龙族的威压!”

“你看,他……”

“他竟然要趁此斩杀十长老!!!”

……场外的子弟纷纷交头接耳,不敢相信的看着那手握魔刀拔地而起的白发少年。

“啊——白发恶魔!”十长老也咆哮了,但是金丹失控带给他精神上的痛苦,令得他脑袋都要爆炸了!

“哼!死吧!”聂晨风森然的声音在狂暴的十长老耳边炸响,魔刀“嘶嗯”一声便滑到了他的额头!

“住手!”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声恐怖的大喝席卷了全场,更为神奇的是,这音波竟然令得聂晨风手中的死亡魔刀斩空落在了百年玄冰上!

“嘭——”

顿时,整个演武场在匍匐颤抖着。紧接着,一道能够撑破高天的伟岸身影从虚无空间中显化了出来,来人虎目微张,睥睨四方,头顶苍天,是为周族族长——周顶天!

“呵呵,晨风小友,何故下此杀手呢?”周顶天眸子扫退了众人,而后目光落在单刀而立的白发少年身上!

“天啊,族长来了?”有的人惊呼道。

“走走走,快走吧!要不然要挨罚了!”随着周顶天目光的扫视,众人全都噤若寒蝉的退走了。

聂晨风见到来人,在王者的威压下竟然并未就此收回法力控制住的玄者金丹,而十长老依旧在痛苦的嚎叫着。

“晨风贤侄,放了他吧!”周顶天见到聂晨风傲然而立没有放手的意思,他微微惊道,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怒意。

“哦?既然周伯父都发话了,那晨风放了他便是!”聂晨风撤回了灵力凝集的苍龙爪,而后淡淡的对那颤抖着起身的十长老道:“但愿十长老能够遵守之前的约定才是啊,晨风承让了!”

他都把别人伤成这样了,却厚着脸皮、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说“承让了”,还承让个屁啊?

十长老闻言,收回金丹并未说话,向周顶天恭敬地示意了下,狠狠地瞪了聂晨风一眼后转身飞走了。周破云也灰溜溜的跟着十长老,只是再也没有了先前那种“云端舞剑”的傲气与潇洒!

“爹爹!”周仙儿这时才飞到了周顶天的身边诉说着什么,而后担忧的道,“爹爹,你怎么受伤了?”

“呵呵呵,没事的,你好好地招待晨风贤侄吧!”周顶天不容分说的道,而后对聂晨风笑了笑,“贤侄啊,周伯管教子弟不严,让你见笑了,你这一段时间便先在此修炼吧!”

“嗯,多谢周伯父!”聂晨风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

在周顶天走后,聂晨风随周仙儿来到了圣地后面的断壁处。此地非常广阔和幽静,周围都是千丈悬崖,因而只能从圣地的正门下山。

“聂公子,凡公子,你们就住在这里吧!”周仙儿指着眼前贴紧石壁的殿宇道,“此地甚为幽静,天地自然之气充裕,对你修炼很有帮助的,晚上我来找你!”

聂晨风闻言点了点头。

“对了,阿黄,你也别打扰周姑娘了,好好给我在这里看门吧!“聂晨风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而后如是说道。

阿黄自然明白他所担忧的问题,怕这周仙儿与她的父亲太过接近而自己被看出些什么端倪那就不好了,毕竟这周顶天可是王者的存在啊!

“嗷呜——本龙出来了!晨小子,你的那里还能行吗?”阿黄一声咆哮激动的道,尾巴摇晃着用小龙爪子指了指聂晨风的胸部。

“啊——”

突然,周仙儿轻声惊呼道:“它……它怎么会说人话?”

凡提闻言顿时翻了翻白眼,心中咒骂着:“这银龙当然不会说人话咯!你没看到人家指着那白发小子的胸部流着口水说yin话吗?”

“嘿嘿,这阿黄本来就会说话,它是很神奇的禽*兽呢!”聂晨风解释着。

“天啊,好神奇的四脚蛇哦!”周实憨厚的叹道,顿时引来阿黄的一阵狂咬,逗得一边的白衣仙女抿着小嘴。

不一会,待周仙儿和周实走后,聂晨风率先进入了殿宇中,感受着空气里丝丝的游离之气,感叹道:“这里的确是修炼的好地方,一个门派拥有的风水宝地真是好啊,怪不得能出那么多的天才,只可惜当年我……”

“晨小子,你和紫馨妹妹就好好亲热吧,本帅和阿黄到隔壁潇洒去了。”凡提看了看房间后道,桃花眼不断地向一尺银龙“暗送秋波”。

“嗷呜……是啊,哇哈哈哈,话说本龙也要和这猥琐男叙叙旧,嗯哼,先告辞了。”阿黄挤眉弄眼的道,还未等聂晨风发飙便一摆龙尾、抓着凡提消失了。

聂晨风见此不由得惊道:“难道这一人一龙要做什么不可见人的事?”

一旁的木紫馨闻言面红耳赤,娇嗔道:“晨大哥,你想到哪里去了?他们肯定是要去偷吃偷喝啊!”

“呃……这个……”聂晨风恍然大悟,不好意思的看着木紫馨道:“这个……纯属判断失误啊!”

好了,现在没人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能发生什么事呢?没出乎意料,聂晨风猴急的吻着木紫馨雪白的脖颈,两只大手也不老实的抚摸着她的柔腰。

“嗯……晨大哥……紫馨很热……你不要……”木紫馨娇嗔着,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

在木紫馨娇喘连连有些情动的时候,聂晨风突然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木紫馨的身后,他也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

“晨大哥,我……你为什么……”木紫馨不明所以,玉颜绯红的道,全身却是如蛇一般不安的扭动了起来!

“嘿嘿,我干什么?修炼啊!现在正是考验定力的时候,心乱之际强迫自己静下来才会事半功倍的!”聂晨风找着理由道。

木紫馨闻言乖巧的点了点头,呼吸却是越来越急促,而后曲折也在一旁坐下,开始了修炼。

凝神屏息,消除玄揽,摒除杂念;抱元守一,心神相交,水火既济;阴阳相衡,日月相辅,法力而丛生……

就这样,两位青年男女没有做些该做之事,而是很快进入了修炼状态。

不知不觉中,天也很快暗了下来。

夜幕时分,聂晨风也自然地睁开了双眼,随后他吐出一口浊气,看到到身边的木紫馨却是突然一惊。

只见,她此时全身上下都笼罩着金色的气体,那些空气中的龙气像是在朝拜,“喝喝喝”的滋润着她的玉体,甚至还发出阵阵的龙吟之声,紧接着,那些龙气化为了一个金色的大茧子,并且将其包裹在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