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问苍天
字体:16+-

第420章 皇门涌动和轮回时代

“下长老,我听说风皇子回来了啊!”

武皇门,精武堂,一位身着白道袍的天长老一脸笑意的说着。

“呵呵呵,是啊。我也听说了。”下长老更是激动,老泪纵横的道:“我就说嘛,这姻缘定下的武皇传人,绝对乃是有大气运者,承蒙上天之眷顾,不是一般人能够灭杀得了的。”

“哦?”天长老大手摸了摸长长的白胡子,道:“这风皇子貌似老实,实则狡猾如狐,我当初才不信他就这么死了呢。”

“看吧,他不仅回来了,而且还将三个任务都完成了,中途斩杀冥皇子、yin皇子,两位超级玄者啊。”天长老一脸骇然的道:“这可是我武皇门,多年未曾有过的大事啊,涨了我皇门的气势!”

“嗯。少主修为深不可测,听说已经是玄阶六星裂空境的境界了!”下长老了解得仔细,说道:“他越来越强,又有如此多的宝贝在身,若真是动起手来,恐怕连你我都不是对手呢!”

“话虽如此,但是这次事情可不是小事啊,杀了两位四邪门的皇子,恐怕整个中都又要闹一番了啊!”天长老预料到。

“嗯。想必那四邪门又会有一番作为,至于地狱门,它还不敢明目张胆的来!”下长老推断道:“如此的话,我等的皇门传人的大选,也要加快了!”

“是啊,老夫也没想到这风皇子出去十天,便接连突破两星,果真是奇才!武皇传人,看来非他莫属!”天长老眸光湛湛,说这句话的时候,像是看到了整个皇门崛起的希望!

“是的。那风云无霜三人肯定有问题,我等也已经怀疑他多年了,只是苦在没有证据而已。”下长老凝重的道。

“嗯。这次去看看风皇子那边如何,怎么说!”天长老如是道,不过转而又骂着:“该死的臭小子啊,耍滑头,回来了也不来拜见一下我等,竟然还等着我们两把老骨头,亲自去看望,真是无法无天啊!”

“呵呵呵,少主是有这等劣性,不过心性城府堪比你我。若是有可能,我会尽量辅助他当上皇门门主的。他手中的死亡魔刀,的确是武皇当年的贴身宝刀,虽然他乃是聂族聂震天之子,本不是我皇门之人,但是如今武皇门大难在即,立位传人也无可厚非!”下长老说着,和天长老走出了精武堂。

“是啊。武皇死亡魔刀自己认的主,这风皇子遇到它也是一番姻缘,我等自然不会违背,但恐怕雄霸两位长老还蒙在鼓里,要保举邪无霜为传人呢!”天长老担忧着,“说不定,到时候风皇子手中的魔刀,恐怕都要被逼得交出来!”

“这样么……”

下长老一脸凝重,不由得和天长老加快了脚步。

————中都学院,银白色八卦玲珑塔的第九层,一位白衣白发的老人负手而立,苍老的双眼像是能够看穿时空。

似乎是想到当年,最终老人还是叹息着:“唉,大师兄啊,你为何这么冥顽不灵?”

“当初你要保住那位大杀三神兽族的杀神,如今却要保住那人之后,怎么处处都在与我作对呢?”

“隐世潜修一百年,我还以为你在那场‘王者之战’中陨落了,却没想到你竟然能够逃脱诸位强者的追杀,活到了现在。”

“不过,你伤势未好,半人半魔的状态虽然比以前更厉害了,可与我白衣王作对,就像当年,你还是要落败的啊!”

白衣王仰望着玲珑塔的天穹,自顾自地说着。

“那白发少年,闹我中都学院我便暂且放过,他如今杀了四邪门两位皇子级人物,恐怕离四邪门彻底狂暴的日子,也不远了!”

“他,看来最终也只能像百年前那杀神一样,落得天下人共讨之的下场!”

最后一声叹息,白衣王飞到了玲珑塔的塔尖,深深的看了一眼猎魔三山后,身影便就次虚淡了!

————四邪门——冥、妖、兽、yin,位于黄河一侧的南面,成方正之势分居中都南方,势力几乎遍布了整个南部。

三正门——武、情、东,位于黄河一侧的北面,势力自然为中都北部,当然近些年来由于实力减弱,被四邪门渗透吞噬了一部分。

不过,也不知道是历来争斗形成的,还是天然而成的掎角之势,或者更可能是两千年前七大皇者之间也有纠纷,天生这四邪门和三正门便势如水火,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进行斗争,因为在百年前“帝国大战”引起的“王者大战”中缔结了盟约,但还是有人在暗中做作怪,想要搅动苍茫大陆一番腥风血雨!

比如,这次四邪门暗中勾结地狱门,买通情报,想要偷渡占领武皇门的各个要地,虽然以失败告终,但却依旧虎视眈眈。

毕竟,眼看武皇门没落,三正门之间也不是很和睦。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呢?不过,这也不是说来就来的问题,还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如此,全都因为聂晨风一人的搅动,各个皇门也都有了动作。

冥皇门:

一个全身笼罩在黑雾中的老婆子大发雷霆,阴森的气息令人骇然,听说了自己的爱徒冥皇子死于那白发少年的手中时,黑雾散发开来将整个冥皇门大堂都笼罩了。

这时候,一位玄阶的强者走了进来,“启禀门主,一位名叫王冲的男子求见!”

“哦?”

大怒中的黑老婆子发出惊疑声,片刻的沉吟,又道:“嘎嘎嘎,那就请他进来吧。”

那声音之刺耳,像是幽冥鬼叫。

妖皇门:

一位妖艳如蛇般的女子有着一蛇臂,跪在堂中,在其身边,有着一妩媚动人的女人,此时,她正轻蔑的看着旁边受责罚的妖月公主。

这妖月公主乃是这妖皇门的传人之子,在此无可厚非,为什么这柳惜月又在这妖皇门?难道她与妖皇门有什么关系?

而大堂上方,乃是一位背对众人而立的光团男子,乍一看,竟然是一位王者般的存在。

郝然,此人便是妖皇门的门主了。

若是聂晨风在此的话,他一定会认出这头顶白光的男子,正是当年分身联合陈啸天、吴毒二人前来灭杀聂族、夺雪饮狂刀的人,但却被手握狂刀拥有强**力的他,灭杀了王者分身!

兽皇门:

许震匍匐在地上,正与一个光头男子谈着话。

“好了。你所说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光头男子背对而立,看也不看许震的道。

“是,门主!”许震眸光灼灼,凶狠的眼光一闪即逝,丝毫没有当初和聂晨风所见到的那样,憨厚、老实!

“如今你真实的修为乃是玄阶六星,本王再允许你进入皇血池修炼,尽量提高你传人的修为,隔一段时间后,还有大事要做啊!”光头男子转过了面,虽然一脸横肉,但是看向堂下许震的目光却是极为温和。

“那我东洲许家怎么办?”许震问道。

“呵呵呵,孩子,这你不用担心,你流落凡尘多年,如今回归乃是天意!”光头男子tian了tian嘴唇道:“至于许家许云封等人,本王会招揽过来的。”

……

yin皇门:

一位猥琐的男子桃花眼乱转,紧跟随着一位身着黑色披风、内穿劲衣的女子进入了皇门。

“轩儿,本帅真的对你一往情深,情深一往啊!”

“死开啦猥琐男!”

南轩儿怒瞪着凡提,一脚踹了去。

“哎哟,痛死本帅了!”

不过看着前面那身材凹凸的女子,他又在那里摸着小弟弟自我陶醉了:“哎呀我的妈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

南轩儿闻言,扭动的没差点一滑,直接倒了过去。

借此机会,嘿嘿笑着的凡提连忙去扶住了她!

这凡提乃是聂晨风叫他去的,留待以后他位居门主的时候有大用。

“武冥妖兽yin情东”,七大皇者排名依次。

据古书记载,当年,武皇一人技冠群雄,从而建立的武皇门也最为强大。

而至于情皇门,也就是“凝皇门”,和东皇门相对较弱,都是武皇的好友情皇、东皇建立的。

至于后来时过境迁,武皇门又像是受了终极诅咒一般,每立一位门主,只要进阶王者,或者是王者般的存在直接当上门主、接受皇血池的淬体,隔一段时间都会莫名的消失!

现如今已经隔了八代,每一代两百年,一共一千六百年。而皇者十代崛起从两千年开始,持续了两百年,算起来,也就是一千八百年了。如今距离百年前那场帝国大战,又过去了近一百年的样子,所以算来,也是一个“轮回时代”的第一千九百年了!

而聂晨风现在二十四五岁,实则不止修炼了这么多年,那日在东洲之墟借得王婆婆逆天改命换得时间空间,这才令得他修为之崛起。当然,相比于其他青年来说,他的进步已经算得其中的逆天存在了,但是,还有很多的青年强者不显山、不漏水,身份也神秘得可怕啊。

然而,离他与烟絮雪在七彩湖岛分别,已经是事隔七年之久了。

很多时候不是说他变了,而是说他成熟了,或许用情不专,或许杀伐果断、心性淡然,但这却是修士要走上王皇之道,需要踏破的必要过程!

修炼,不仅仅修身,还在于修心!

从百年前的“帝国之战”引发“王者大战”,从这看来,难道说“轮回时代”的起始又将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