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问苍天
字体:16+-

第435章 皇门涌动与大清洗

“咦?整个武皇门怎么被滚滚魔气所笼罩了?难道是晨风……”

情皇门,一个手持方天画戟的蓝发冷眼男子,站在一湖边的凉亭上跳望着武皇门的方向,眉头紧皱着,显出一个深深的凹槽。

男子很冷,看起来身上任何一个部位都不带丝毫感**彩——此人,正是与聂晨风交好的冷无情。

“嗯?是八卦玲珑塔么?”

蓦地,北方滔天魔气中出现了一尊发出银白之光的银色宝塔,宝塔浮浮沉沉,借着魔云之威显得更加圣洁。

“冷无情!”

突然,一娇喝声叫住了正欲飞往北方武皇门的他。

来人身着华贵丝绸,两条在丝丝衣衫下显得晶莹修长,臀翘,柳腰,胸满,脸白,身后跟着数位长老级别的人物。

一回头,冷无情便发现这是情皇门传人凝无心。那日晨风来见他的时候惹了这凝无心,不顾她是情皇门传人的身份,还给了此女一巴掌。

他看着她,并未多言。

可见,两人一向水火不容。

“走吧。”

凝无心冷然道,带着几位玄阶五星以上的长老,往北门方向进发了。

冷无情也不多问,知道这些人乃是皇门派来前去武皇门探个究竟的。

另一边,东皇子也带领几位长老飞速地朝着武皇门的方向赶去,想来,也是看到了远处的魔手与一尊八卦玲珑塔对抗!

当然,这两个正门早就得知今日乃是武皇门传人、门主大会,听到探子来报,说是武皇门擂台争霸赛上出现了变故,所以都寻找着机会去打探下虚实。

然而,隔着黄河的四邪门的人也是蠢蠢欲动。

看来,这武皇门此次的传人确立,令得各方势力也紧锣密鼓啊!

————“轰隆隆——”

发狂的聂晨风才不管那什么八卦玲珑塔,他依旧击出了魔手,势必要将这霸长老斩杀立威!

“嘎嘎嘎,死吧小子!”

霸长老丝毫不惧疯狂地催动着灵气灌注白塔,狰狞地道:“这可是圣器般的存在,白发小子你还能逃得掉吗?”

“唰——”

玲珑塔蓦地将聂晨风笼罩了!

“哼!“他闷哼一声,整个人在莫大的圣器威压下摇摇欲倒,“噗嗤”一声,终于忍不住的吐血了。

若不是魔手对抗着这尊小塔,恐怕他整个人瞬间便会被镇杀,而这,便是圣器之威!

当初他手握雪饮狂刀大杀四方的时候倒是不觉得这圣器有多么恐怖,如今随着修为的增强,分明能够感受到一件圣器的逆天,不仅拥有王者之威能,若是灵气足够,崩碎山河也自然不在话下。

“啊……给我开啊……”

聂晨风的大吼声惊天动地,全身的灵气都被抽得干净!

“嗯?”

感受到宝塔像是要被震飞出去,霸长老一惊,连忙划动双手掌控这尊小塔。

其实论及实力,他只比聂晨风强那么一点儿,魔手与那八卦玲珑塔自然没法比,就算是白衣王亲自与聂晨风对抗,也曾在魔手中吃了亏,当然白衣王当时并未用全力而已,何况这半步王者的霸长老了?

所以,二人谁胜谁负恐怕还很难说。

然而下一刻,惊天动地的咆哮却是崩碎了临近演武场的数座山峰,顷刻间,烟尘漫天,天崩地裂。

“嘭————”

“噗嗤——”

这一次,霸长老吐血的倒退,震惊万分的看着那魔手气势已经在逐渐崩解的白发少年。

“去死吧!”

森然的声音再次响起,聂晨风不顾身上的伤,挥动魔刀再次向霸长老冲去,想要趁玲珑塔失控之际将重伤的霸长老彻底灭杀。

在他看来,若是天下二位长老都要对付他的话,那么今日恐怕在劫难逃了,所以他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霸长老!

“该死的毛头小子啊!竟然……”

“嘭——”

话还没说完,霸长老已经被聂晨风一刀拍飞了出去!

在刚才与魔手对抗的过程中,霸长老灵气也消耗得差不多,本身又没有聂晨风如此多恢复体力的法宝,自然的法力不济而再次遭到重击!

“啊————”

霸长老痛得面容扭曲,脸部的肌肉上下搅动着道:“你这白发恶魔啊——是杀不死老夫的!”

霸长老还在垂死挣扎,也不知道其是否真有底牌,一边逃着,一边大叫,被聂晨风追得在魔云中憋屈不已,走一地,鲜血便流一地。

“小子,你魔手力量已然耗尽,光凭本身实力难以撼动老夫,还是住手吧。”

霸长老不停地叫嚷着,同时在趁机感应着那崩飞出去的圣器玲珑塔。

“哈哈哈……好了,小子,追了我这么久也该让你尝尝老夫的厉害了!”

霸长老蓦地停住身形,郝然神识已经再次感应到了玲珑塔,转过身,狰狞的笑道:“去死吧!”

“八卦玲珑塔,给老夫镇压!”

“轰隆隆——”

陷入一座高山的宝塔在霸长老神识拉扯下居然再次冲进了魔云,威势之强大。

见此,聂晨风大叫不好,若是让这霸长老和那八卦玲珑塔再次合一,那么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然而这时,霸长老的大笑声却戛然而止!

因为他此时竟然发现失去了与玲珑塔之间的联系。

这,正是聂晨风利用“用兵如神”四大古字形成的控兵诀,短暂的影响了那尊小塔。

不过,这却不是长久之计,只有千分之一秒的时间而已。

在这危急关头,突然,一道黑色的俏丽身影出现在黑雾的边际,而在她的身边,竟是站着一位白衣胜雪的女子。

紧接着,只见那女人将伸出纤细的玉手,一抬手,便将不停旋转的硕大玲珑塔给镇压了下去。

并且,在众人还未醒过神的时间内,赶来的女人双手划动,朝着这八卦玲珑塔打出无数道透明的阵纹——她,竟然是在封印这尊圣器!

“啊……”

霸长老见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大叫不好!

“贱女人啊,老夫竟然上了你的当啊!!!”

片刻,霸长老便感应到自己彻底与这玲珑宝塔失去了联系,恼怒万分的盯着那位淡然而立的女人——雄长老!

“哼,去死吧!”

这时候,聂晨风手提魔刀已经来到了霸长老的身前,魔刀一横切,“噗嗤”一声,竟然是将大吼中的霸长老切掉了头颅。

“啊——”

不甘的惨叫回荡天际,一颗滴溜溜旋转的头颅喷洒出热腾腾的血水、滑落高天。同时,一具无头尸也坠落了下去。

“雄长老……你好算计……好算计啊……老夫身后的势力,一定会灭你整个武皇门的……”

凄厉的声音飘荡着,随着霸长老神识彻底地被斩灭而消失了。

然而,身上带血的聂晨风凌空而立,微微侧头,不明白这雄长老为何在关键时候出手救了自己。

可是,她身边所站着的周仙儿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是要依靠这周仙儿要挟于我?

“哼!”

刹那的想罢!既然做了,那么便要斩草除根,反正今日都是死,不如和这雄长老拼了。

于是,双眼猩红的他手提滴血的魔刀再次暴射向凌空而立的两女。

“不要——”

周仙儿的声音突然传来,将蕴含恐怖能量、贴近雄长老白皙额头的魔刀刹那止住了。

“嗯?”

聂晨风头微颤!

“怎么这雄长老没有反抗?”

“仙儿为何又叫我住手?”

“难道?难道她不是在要挟仙儿?不是她派人抓走的她?”

……

就在他不明所以的时候,从不开口的雄长老轻轻地点点头,淡笑道:“晨风,住手吧。”

而此时,后来的含笑也张大了小嘴,差点就看到她的娘亲被聂晨风劈成两半的血腥一幕。

当然,她更是看到了雄长老出手相助风皇子的一幕。这下,她终于明白了一切——娘亲,一定早就知道这霸长老和风云无霜等人有反叛之心,而今日,不过是借聂晨风之手彻底将这些人揪出来,然后灭杀之!

“这……”

聂晨风呆呆的立在那里,手中的死亡魔刀并未放下,不过全身暴戾的气息却是缓缓地收敛了。

“风皇子,放下魔刀吧。”

这时候,天长老也赶来了,笑着看着他道:“待会老夫会向你好好解释的。”

“是啊,少主,这次苦了你啊!”

下长老也老泪纵横,像是经历了心里的一场浩劫一般。

此时,观战的众人也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全都露出了惊骇之色。

这风皇子,竟然斩杀了霸长老?还要斩杀雄长老?

可是,雄长老为何还不生气,反而却帮着他?

难道雄长老没有囚禁这周仙儿?

或者是……

太多的疑问,太多的疑点,统统的充斥着众人的脑海。

甚至后来刚好看到霸长老人头两份一幕的冷无情、凝无心、东皇子等人,全都不解!

“这……”

周仙儿见聂晨风不懂,她轻轻地走过来,玉手轻揽,将其魔刀抚摸了下来,眸子中有着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情感,凝视着眼前白发男子的眼睛!

而此时,见众人全都呆呆的望向自己,雄长老淡然一笑,玉手一挥,将两枚记忆珠丢上了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