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问苍天
字体:16+-

第444章 虚无之崖的显现

“既然雷劫强行丛生,我何不借此契机,突破七星焚丹境体悟天道呢?”

虽然如是想着,却由不得聂晨风不突破。

要知道地雷劫一旦触发,则相当于是引来一次突破天劫,不管你修为达到与否,天道法则都会降下。若是未达到,那么那些法则则会成为最厉害的攻击之力,以作惩罚令你身陨;若是达到,雷劫则会作为淬体之源,法则便会认可你的突破而作为补给!

稍作犹豫,聂晨风双手便握住麒麟角,开始进入明悟阶段。

或许,越是关键的时候,越是能体现他的天赋。

很快的,他便沉浸于畅游天地之间的感觉了。

这不是说他运气总是那么好,而是因为他经历百般磨难必然形成的无上心境!

脚踏圣麒麟,手持死亡魔刀,白发飘然,或起身,或端坐,无论怎样仿佛那白发少年都不会从麒麟的脖子上坠落一般。

与此同时,在他的心间形成了另一番天地,众生命运皆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玄雷劫如何?只是挠痒一般!地雷劫如何?只是淬体而已!高山匍匐,火焰不能焚灭己身,虚空形成,虚无裂缝不能破己体……

“轰隆隆——”

“咔嚓——————”

随着一麒麟一人急速飞上高空云端,铅色的雷电蓦地劈在了他们的身上,甚至,还波及到地面上的阿黄与周仙儿等人。

“嗷呜……该死的,快逃命啊!这混小子简直疯了!”

阿黄看到眼前突地降下一道黑雷,径直将这方土地给撕裂出一条峡谷,它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嗖”的一声夹着尾巴逃掉了。

“嗷呜——仙女啊,我们可不能再在此地呆下去了啊,要不然方圆千丈的有生之物,都要被波及、化为飞灰!”

“这……”

周仙儿皱眉,牵住坐于前面一些的精灵圣女,望了望天空有些担忧聂晨风。

“你放心,这混账小子每次晋级都要闹得惊天动地,死不了的!我们先躲远点,待会再回来。”

阿黄安慰道,说话时,四爪虚抓的功夫却是没有丝毫减慢。

“轰隆隆……”

“咔嚓……”

无数道黑色的雷电有如上苍之爪,撕裂空间抓在了这片禁地边缘,令得波澜起伏的山脉瞬间破裂,断层,形成一条条峡谷。

甚至,有的裂缝中火红的岩浆还喷发了出来!

“嗷呜……该死的,千万别被雷劈中啊,否则,以本龙的肉身不死也要退层皮,至于你们……”

阿黄一边逃,一边祈祷着,不敢再想下去。

幸运的是,阿黄带着两女穿梭在道道雷劫之间,在它敏捷的变向下竟是没有受伤。

然而一道青色的身影却是趁机驾驭着青莲花瓣跟在阿黄的身后——这清冷孤傲、愈发绝美的女子不是女神林若曦还能有谁?

此时,她正冰冷的看着那精灵圣女,像是此女关乎什么大秘一般,随后,当其目光落在周仙儿和身躯变大到三丈长的阿黄身上时,眸子却是有着无边的寒意!

————“轰……”

一道地雷花瞬间没入聂晨风的头顶。神奇的是,竟被是被陷入某种顿悟境的他借着双手传导了出去,而在其身下的火麒麟,似乎是根本不怕这地雷劫。

不过尽管这样,一人一麒麟还是头顶冒烟,肉身在破败——因为这地雷劫蕴含的庞大能量还是有的,只是此时进入某种状态的聂晨风没感觉到,而这麒麟神兽更是死了心要灭杀背上的人类,再痛再苦忍了就是!

“嗯?我的金丹怎么有着丝丝裂缝?”

突然,陷入顿悟的聂晨风被拉回了现实,惊讶的发现脑海中的那枚金丹竟然是有些碎裂的迹象!

“该死的,难道是我没有足够多的自然之气来提供,以至于无法满足突破的条件吗?”

他感应到这貌似没有丝毫自然之气的禁地,顿时皱眉。

“如此,我金丹破碎要怎么修补?”

“七星焚丹境,毫无悬念,金丹要被雷劫轰碎,若是没有足够的能量完成突破修补的话,我岂不是要身死道消了?”

想到此,他不禁后悔起来。

如今自己身上只有那枚地品起死回生丹,外加一株四叶续命草,在临走的时候,下长老倒是偷偷塞给他一些地级木晶,可是前面两样都不能动,而后面的木晶相对他突破所需要的能量,却是杯水车薪啊!

“唉,当初怎么没有多弄些木晶再来呢?”

他大叫失算的同时,肉身还在破败!

“咔嚓——”

又是一道地雷劈在一人一兽上,令得他口鼻溢血,五脏六腑都像是要被烧焦了,全身上下因为缺乏自然之气的补给而失水,在干瘪!

“麒麟兽,我知道你现在也痛苦万分,若是再这样被雷劈下去,你可没有我的宝体坚持得久便要死的啊。”聂晨风**道:“这样,你还不如将我带下去!如何?”

“哞……”

麒麟兽似乎根本不领情,一心想要杀了背上的人类,还发出低沉的怒吼!

开玩笑,这禁地边界的守护者怎是那么轻易妥协的?它被封印在此地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听闻下长老等人说,即使一般九星大成境的玄者误入此地,也会被莫名的生物灭杀。

然而,这么多年来,却是鲜有人知这凶物乃是一尊堪比半步王者的麒麟神兽!

不过,今日聂晨风遇到,不知道该是欣喜还是哀叹!

“呼呼呼————”

一阵阵墨色风暴在一人一兽的头顶上空形成,郝然,越往上,他们触动的雷劫越是凶残!

聂晨风无意抬头,见此更是老脸铁青!

他想要就此飞走,却是发现高天之上有着某种恐怖的禁制,就像是在东洲之墟所遇到的情形一样,不能高空飞行!

然而神奇的是,这尊麒麟兽却有这个本事,如此,又让聂晨风对它的忌惮与好奇,多了三分!

“轰隆隆——”

高级地雷劫瞬间从天而降,眼见就要劈到聂晨风的头顶时,他突然大叫道:“你这麒麟敬酒不吃吃罚酒,难道还真以为本人治不了你不成?”

“给本人下去!”

吼话的同时,他的双手已经蕴含十倍战力,也就是将六百丈方的威能彻底使用出来。

“嘭——”

“哞……”

麒麟角遭受突如其来的重压,硕大的身躯也开始下降,在那道中级地雷降到时刹那落了下去!

然而,麒麟神兽怎么会就此妥协呢?

它在下落的过程中,慢慢适应了聂晨风的大力,整个身体落到玄雷云层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该死的,若不是怕伤了你以后难以当我的坐骥,本人早就用魔刀削去你的双角了!”

聂晨风心中郁闷无比,不得不使出全身法力,双手拖住“君”字,狠狠地向麒麟头印去。

“哼,给我封印!”

“唰——”

“哞……”

麒麟脑袋遭受君字的镇压疯狂地咆哮了,挣扎一番后,意识终于逐渐迷糊起来。

然而最为悲催的是,刚才被激发的那禁忌之高级地雷并未就此停歇,此时已经劈到了聂晨风的头顶!

“呃……”

他只觉得全身都快要散架了,而脑海中那颗金丹,也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能量晋级而被击得崩碎开来,“轰”的一声,炸遍了他的整个识海。

七星焚丹境,突破失败后那些金丹之气竟然隐约还有焚灭他全身的迹象!

“哞……”

麒麟兽也被劈中,最后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载着聂晨风坠落下高空,“嘭——”,一声大响传来,只见麒麟兽的脑袋深深的扎进之前它站在那里仰天咆哮的火焰山中。

“轰隆隆——”

一阵山摇地动后,蛛网模型的峡谷骤然而生,刚才的那座火焰山也被砸出两个大窟窿,乍一看,一人一兽已经深入地缝中,生死未知!

而那地雷劫,还在不停的劈打着这片天地,直到没有一丝一毫的生命气息为止。在这个过程中,某处,有些不知名的修士发出了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是被雷劫误杀了!

与此同时,整片空间也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岩浆迸溅,火山喷发,一道充斥着墨色火焰的虚谷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