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问苍天
字体:16+-

第448章 万恶鬼胎

“麟儿,你先过去休息下吧。待我杀了这王冲再说。”

聂晨风摸了摸火麒麟的脑袋,关心的道。

闻言,麒麟兽也只得退开。

见王冲双眼有着胎盘之形,往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在东帝国日落城日落客栈,离殇天那晚趁女神林若曦受伤想要侵犯于她,后来自己及时出现将之就走,然而那时候一个眼底有着胎盘之形的男子也闯进来想要救林若曦。

要不是那人稍微拖住离殇天,那晚自己还不能从其手中将林若曦抢走。

还有一次自己从东洲之墟归来住进旗来后山,第一次和木紫馨行男女之事前正是遇到了一位蒙面的男子,带着很多杀手和一位玄阶几星的长老,而那位男子同样有着胎盘之眼。

若非和木紫馨在万物钟的笼罩下交*合突破,那么那晚二人已经被那人杀了!

如此想来,原来那觊觎林若曦身体,又屡次谋害自己性命的人,正是这王冲!

越想,聂晨风的杀意越浓!

“哈哈哈,聂晨风,想到什么了吗?”

还未待他说话,王冲见他杀意凛然,出声道:“看出我的真实身份没有呢?”

闻言,聂晨风头微偏。

“你便是传说中十大圣体以外的‘万恶鬼胎’!”

聂晨风吐出这几个字。

他以前听阿黄和凡提吹嘘过,十大圣体以外有一种叫做“万恶鬼胎”的体质,专门吞噬人的心魂、法力、修为,等等来增强自身的修为,特别是十大圣体的天敌,若能集齐各种体质或皇者血脉的话,那么将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

“呵呵呵,猜得不错!”

王冲翩然而笑,挥了挥手中的折扇,眼中的那种血色胎盘之形并未消散!

每当他一吞噬一个人,那么便会显露出本真!怪不得他晋级比聂晨风都还快呢,之前冥皇子,南宫月,现在林耀光,这么多强者被其纳入体中,怎么可能不强大?

“‘万恶鬼胎:腹中有恶,鬼胎丛生,扰乱天下,无恶不作’,原来这些古谚指的是你王冲啊!”

聂晨风看着眼前翩翩君子道。

“是又怎样?”

王冲对其接露出自己的真实体质并不在意,道:“现在只有你我二人知晓,难道世人还会因为我是这种体质而除去我吗?”

他看着他,眼中有着无穷的阴谋。

“如今我已经足够强大,等我再吞噬几位圣体,或者是几位皇者传人,那么我便能率先踏入王者之道,到那时,世人尽知我是万恶鬼胎也无妨!”

听着这些话语,聂晨风并不惊讶,看着他道:“原来你表面上是谦谦君子,私下里却是吞噬诸强身体、阴魂的恶魔啊,还说我晨风是恶魔转世,原来那个人是你!”

面对聂晨风的指责,王冲不怒反笑:“这又如何?如今你臭名远播,你所说的话,除了武皇门,难道还有谁信不成?”

“呵呵呵,这倒是。”

聂晨风苦笑,心中想着。

“告诉你晨风,别以为你是武皇门的传人或者是将来的门主就可以笑傲天下了,我王冲,依旧是皇门皇子,加传人!”

王冲不屑的看着眼前之人,透露道。

“哦?”

聂晨风一惊:“难道你也加入了中都某个皇门?或者是哪个皇门失落的传人……”

“哈哈哈,到时候你会知道的。全天下也都会知道的!”王冲大笑道:“但是,今日恐怕你便要身陨此地了啊!”

“身陨么?”

聂晨风自语,不置可否。

二人谈了这么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二人是好友叙旧呢,实际上,都是针锋相对,宣泄心中的那份自得,与仇恨!

“听闻你那日在仙味客栈当众向女神表白,却是遭到她的拒绝了?”

聂晨风突然如此道,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林小妞了。

追不到世人誉为的“女神”,王冲以此为耻,可以说这是他心中的一个伤疤,屡次向林若曦示好都被拒绝,这令得他感到颜面大失,不过为其却搏得了一个“美男子情圣”的称号。

“哼!我迟早会得到她的人的,当然,她的心也终将归我王冲!”

王冲怒喝道,眼底的贪婪与仇恨尽显!

“这样么?”

聂晨风见他被激怒,心情大好道:“恐怕是要令得某些人失望了啊!”

“你什么意思?”

王冲本来要动手,却被聂晨风此话给震了回去。

“呵呵呵,那林小妞乃是我的女人,谁都不准碰!所以说你要失望了!”聂晨风淡然一笑,像是已经得到了女神芳心的样子!

这可不得了,王冲闻言顿时勃然大怒,抬手便向聂晨风拍去!

心思缜密的他的确是得知这白发少年与女神之间的暧昧关系。当然,那次去南岭的天之裂痕,其实王冲也在,只是他在十段地狱中又遇到了一份机缘,一份传承而已——而这份传承,与他加入冥皇门,却有着莫大的关系!

“小子,你是找死!”

王冲右手成爪,吸取一切火焰来为之所用,也是前不久突破玄阶七星焚丹境的他,强大得令人骇然,每一击,都至少蕴含五百丈方的威能!

“呵呵呵,有的人终于恼羞成怒了啊!”聂晨风打击道:“不过,你三弟王哲死于我手中,确实也应该如此。”

“啊……”

王冲摇头大吼,怒发冲冠。

正是因为当年这白发小子初次进入混乱之城,与他守卫城门的三弟王哲产生了矛盾,才有后来王羽为之出头、挑战的一切。他三弟王哲之死,源于其竟是想动木紫馨的身体,被暴怒的聂晨风闯入分门,一刀劈斩,乃是王冲的硬伤啊!

俗话说“骂人不揭短”,而聂晨风这招顺口一提,则是令得王冲备受煎熬的催化剂!

“去死吧!”

阴阳扇闪动火海,荡起阴阳太极之图案向聂晨风笼罩而来。一来就是他厉害的绝杀斗技!

“阴阳封杀!”

见此,聂晨风微微心惊。从未与王冲交过手的他今日总算了解到此人的厉害了。

“君字震敌!”

面对王冲的含怒一击,他不敢有所大意,也使出绝杀之斗技。

“轰隆隆——”

“君”字临九天,太极照八方。

冥冥之中,混沌二气在其中繁衍而成,两种绝杀之斗技轰然相撞!

“嘭——”

聂晨风眉心溢血,君字飞回。而王冲也倒飞而出,嘴角溢血!

凶悍的一交手,二人竟是打了个平手!

当然,他并未用尽全力,还有七倍战力未曾催发上,而王冲也没有!

“哼,新仇旧恨,今日一起了结!”

聂晨风怒喝道,双手催动万物钟向王冲镇压而去。

“正有此意,白发小子!”

王冲也早就想与之交手了,此时被激怒,损了颜面,他要找回场子!

“阴阳扇,给我挡住那破钟!”

“叮叮当当……”

“嘭——”

两件不知何等品阶的宝贝,在火海中斗得难分难解。

同时,二人身形再次肉搏战在了一起。

“哼,你这聂族的丧家之犬,还想颠覆陈吴二族重振聂家?”王冲与之拳拳相交,恶狠狠地打击道:“真是痴心妄想啊!”

“混账!”

聂晨风闻言也怒了,他最恨别人骂他丧家之犬,因为那的确是他的心病!

“呵呵呵,小子,别说是你聂族,如今听说周族都快要灭亡了,想必,坚持不到一个月了吧?”

王冲再次打击,透露着东洲的消息。

闻言,聂晨风心惊,一听到东洲的情况,稍微恢复了镇定,十多年的苦修,心性岂是王冲三言两语能够影响的?

“哈哈哈,白发恶魔,我知道你是想来取得此地的无妄业火,寻回你聂族的圣器,可是即使寻回了,那时候我王家二师叔大师叔也该出关了,你凭借一把圣器,护得住周族吗?”

“切,懒得和你废话,老子今日斩了你!”

聂晨风破口大骂,犯了大战中喜欢骂人的习惯:“斩了你,王家王鹰老匹夫,王老大王老二,到时候统统都要给老子哀痛欲绝,我再提着魔刀上去切下他们的头颅!”

“啊……小子,你真的把我惹怒了啊!”

王冲疯狂了,手握一张书一般的黝黑东西,超聂晨风印来!

“嗯?”

见到那死亡之气浓重的古书,聂晨风心中一惊,他还不知道这王冲有这等宝贝儿。

不过,一直观战的火麒麟却是害怕了起来,不是害怕王冲此人,而是震惊于那部古书与他的胎盘之眼!

“生死薄!”

王冲轻启嘴唇道出三个惊天动地的字儿眼,听得聂晨风脑海嗡嗡作响!

难道说这件宝贝乃是冥皇门赐予他的?还是他在天之裂痕中得到的?

看到一本翻开着的书,黑压压的,在天空上任凭无尽的禁忌之火灼烧反而冒出滚滚死亡之气,浩荡的威势压得聂晨风都喘不过气儿来,他有些心惊!

“你有生死薄,我有死亡魔刀!”

聂晨风怒骂道:“老子就不信劈不开你!”

“唰——”

他双手握着死亡魔刀催发出七倍战力,向高天之上的王冲劈去,知道王冲到时候肯定是要用这“生死薄”来抵挡,他想要一刀将之劈碎!

“嘶嗯——”

半月形的刀芒拉扯开此地的空间,而那生死薄,依旧急速翻开,黑黢黢的吞噬着一切!

“嘭——”

刀书相遇,狂暴的能量引得被火焰烧得通红的岩壁,坠落下一块块岩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