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57章、带刺的贵主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转眼已经是康熙十九年的春天了。

二月春风似剪刀,在万众瞩目中,德嫔乌雅氏的胎已经足月。敬嫔宫里的戴佳庶妃也挺起了肚子,只不过后面这只肚子明显不怎么受关注。

这戴佳庶妃与德嫔一般,都是宫女出身,只不过她长相只能算是周正中带着几分清秀,原就是个默默无闻的存在。即使有了身孕,位份上仍旧没有丝毫变化,康熙也只在她有孕之处赏赐了一回绸缎补品,而后去看她的次数统共也才三五回而已。

康熙的不重视,反倒叫她怀得十分顺遂,平安度过了头三个月。佟贵妃为展示贤惠,也将戴佳庶妃的用度,从答应级别提到贵人等级。——当然了,临盆之后,能够继续维持这个等级的用度,那得看她生的是阿哥还是公主。

德嫔发动那天,是个微风习习的晴好天儿。

佟贵妃这个贤德的六宫第一人,立刻便赶去守着了。

昭嫆的钟粹宫距离永和宫还算比较近,便去了一趟,送了支老参,聊表关怀。因为不想跟佟贵妃大眼瞪小眼儿,搁下老参,便走人了。

康熙因忙着朝着,因此未能亲自来瞧,不过已经派遣了御前的大总管顾问行来守着。

德嫔身子骨健康,又是第二胎了,按理说应该生得顺遂才是。

实则却不然,德嫔在康熙十七年十月生了四阿哥,半年后便又怀了这一胎,似乎之前的亏损并未完全补回来。因此德嫔月份愈大,身子骨难免有些不济。

这一胎愣是足足折腾了一天一夜,总算在二月初五凌晨,平安诞下一子。

好在,孩子虽不及四阿哥那么强壮,但哭声还算响亮,身子骨还算健康。

只不过德嫔产后便昏厥了过去,两日后方才苏醒过来,太医也说了,需要细细调养才是。

新春添丁,是宫中极大的喜事。连不怎么待见德嫔的太皇太后都赏赐了不少金银珠宝。

康熙自是不必多说,除了丰厚的赏赐之外,还加封德嫔之母为五品宜人,德嫔之父是内务府五品管领,其母为五品诰命,也算不得出格。可仍旧叫不少宫中嫔妃酸妒不已。

说到底德嫔是包衣,其母自然也是。一个包衣之妻,竟得诰命之荣,可着实是稀罕事儿。

连表姐安嫔都忍不住嘀咕:“同是满人包衣,戴佳庶妃至今仍是庶妃。真是同人不同命!”

德嫔既得康熙厚爱,嫔妃们给六阿哥的洗三贺礼少不得更贵重了几分。

宫里阿哥出生后,洗三、满月、百岁、抓周四个日子,能收四回贺礼,这下子德嫔算是赚了。

洗三礼后,昭嫆的钟粹宫迎来一位稀客,正是永寿宫贵妃钮祜禄氏!!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叫人抬了个花梨木箱子来。

这阵仗,倒是叫昭嫆懵逼了。

直到那箱子打开,那白花花的一片,差点晃瞎了昭嫆的眼!!

银子!!全都是银子,白花花的银元宝!!一个挨着一个,一层摞着一层!!!

钮祜禄氏娥眉淡淡一条,道:“六百两银子,全都在这儿了!”

昭嫆这才恍然想起年前的那个赌注!这钮祜禄氏倒是好记性!更是好赌品!!她自己都快不记得了,这主儿倒是记得真真!!还亲自给送了来!!

便讪讪笑道:“嫔妾当初不过是跟娘娘开个玩笑罢了,没想到娘娘倒是当真了。”

钮祜禄氏一副傲气十足的模样,“话从本宫口中而出,便一个唾沫一个钉!断无可能是玩笑!”

昭嫆:“呃……”

——这位贵主的脾气,说实在的,她倒是不讨厌,反倒还有点欣赏呢。人家不差钱,自然就不至于昧了这点钱儿。

昭嫆便也不再忸怩,笑着道:“贵妃既如此豪爽,嫔妾便不推辞了!”银子这东西,她还是蛮喜欢滴!^_^

交付了彩头,钮祜禄氏正要离去,却忽的瞅见昭嫆榻上的骑射衣装,不由问:“佳嫔这是打算去校场骑马吗?”

昭嫆道:“春暖时节,正是骑射的好时候呢。”

钮祜禄氏明眸一转,扬着唇角蔓起笑意:“是了,之前本宫是有听说佳嫔喜爱骑射。不知,可有兴趣跟本宫比上一场?”

这是要找回场子吗??

昭嫆忙道:“嫔妾骑马只为散心,因此骑术不佳,便不献丑了。”

见她偃旗息鼓的模样,钮祜禄氏撇了撇嘴,一副失望的模样,啐了句:“不比拉倒。”便拂袖而去了。

送走了这位姑奶奶,昭嫆这才忙着换上骑射装束,赶去了校场。

早先曾经跟大阿哥在这儿撞上过,还生了不少的麻烦。自那之后昭嫆便涨了心眼,打听到了阿哥们骑射的时间,刻意避开,便再没生出事端。

照旧带了饴糖喂小白,顺便也分了两块给黑龙驹——就是康熙最喜欢的那匹坐骑,昭嫆每次来都少不了它一份儿饴糖,时日久了,倒是形成条件发射了。但凡她一来,黑龙驹便滴溜溜凑上来讨糖吃了。

“乖!”昭嫆摸着黑龙驹乌黑柔顺的毛,笑容愈浓。

“这不是皇上的黑龙驹吗?怎的在你手里这般乖顺?”

闻见身后传来的声声上扬的熟悉口吻,昭嫆不禁一愣,转头一瞧,一身若榴花般嫣红的劲装骑射服的女子,可不正是方才才告别钟粹宫的钮祜禄氏吗?!

“娘娘怎会在此?”昭嫆脱口问道。

钮祜禄氏红唇一撇,道:“这校场,莫非本宫来不得吗?!”

“呃……”看着她那副傲气凛然的样子,当真是一支带刺的玫瑰。昭嫆忙展露微笑,“娘娘这是来骑马的?”

钮祜禄氏露出几许得意之色,“佳嫔方才不是说,春暖时节,正是骑射好时候。本宫觉得有几分道理,所以就来了。”

满洲勋贵之家的格格,喜欢骑马倒也不稀奇。可钮祜禄氏的举动,怎么看怎么像是故意来围追堵截。昭嫆心底实在摸不准她在打什么算盘。

钮祜禄氏瞅了一眼黑龙驹,便问:“你是要骑黑龙驹吗?”

昭嫆急忙摇头,指了指旁边的白马,道:“这匹马才是嫔妾素日骑的。”

钮祜禄氏扫了一眼,旋即轻轻点头:“乌珠穆沁白马,养得还不错。”

一眼认出品种,看样子钮祜禄氏的确是精于骑射之人。幸好没答应跟她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