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97章、半夜胎动

最后,不只是肉丸子被留下了。还留了一只八哥犬……就是那个长得可怜兮兮的皱巴脸犬。

昭嫆瞅见通贵人对猫狗似乎挺感兴趣,便叫她也选了一只。其实通贵人蛮喜欢猫的,只是瞧见昭嫆养了狗,怕猫狗不和,松狮又是大型犬,害怕养的猫会被欺负得很惨,便也选了只狗。

昭嫆有些不解:“你不是更喜欢牡丹犬吗?”——作为宫廷狮子狗,它长相是最乖巧可人的。

通贵人指着那只八哥犬,叹道:“它总直勾勾看着我,太可怜了,它看得我心都化了!”

额……昭嫆无语了。

八哥犬就长那样儿!时时刻刻都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有了这两个小东西,钟粹宫倒是热闹了起来。

肉丸子还小,吃不了太硬的东西,一般也就吃点米糊糊,里面加点蔬菜鸡蛋什么的。别看简单,肉丸子却吃得很带劲。满满一铜碗,一口气吃光,连碗都舔得干干净净!

胃口真好,怪不得长得跟个肉球似的!

看肉丸子吃饭,实在是件叫人开胃的事儿!

昭嫆端起那碗胭脂米粥,就着小菜,吃得很是入味。吃着吃着,突然感觉到自己脚边被蹭了蹭,低头一瞧,原来是肉丸子跑到了她的脚下,一边蹭着一边摇尾巴,还吐着舌头,眼珠子滴溜溜瞅着昭嫆筷子上夹着那块五花肉。

“你想吃呀?”昭嫆夹着肉冲肉丸子比划了两下。

肉丸子立刻蹦了起来,可惜它肉太多、腿太短,只蹦了半尺高,自然咬不到那块五花肉。

昭嫆坏心眼地笑了,“嘿嘿。”

“呜呜、呜呜!”肉丸子还不会汪汪叫,叫出来的声音像哭似的。

昭嫆这才忙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乖,你现在还不能吃肉,何况这肉还是咸的。”

“呜呜!”肉丸子一副很生气的样子,便开始撕咬昭嫆的裤腿。肉丸子压都没长齐呢,自然咬不疼人!

白檀却吓了一跳,飞快上来,将肉团子揪到了一旁。

昭嫆想了想,便道:“叫膳房煮一碗烂糊的肉粥!”

白檀忙问:“娘娘想吃肉粥了吗?您是要猪肉的、羊肉的,还是……”

昭嫆摇了摇头:“不是我吃,给肉丸子吃的。”

白檀低头看了看胖滚滚的肉丸子,突然有点妒忌它……娘娘都没赏过我这个呢!

“记得叫膳房别加盐!”——她虽没养过狗,但也知道狗是不能吃盐的。

白檀一脸疑惑,“不加盐?它又不是乳母……”阿哥们的奶娘都是不许吃盐的,为的是能出好奶。

昭嫆也懒得解释这里头道道,只说:“养狗跟养小婴儿差不多,襁褓中的孩子也是不能吃盐的。”——所以才不许乳母吃盐。

白檀将信将疑,便去了膳房了。

半个时辰后,一碗热乎乎的肉粥就被端了上来,一股脑倒进了肉丸子的饭碗中。肉丸子闻见肉香味,立刻撒腿就要往上扑。昭嫆忙一把拽住了它的尾巴!!

刚出锅的肉粥,你也敢喝!不怕烫死!!

可惜肉丸子不懂,气呼呼“呜呜”叫着,一副随时准备咬人的凶样儿!

昭嫆生气,“随你去!”便松了手。

肉丸子可以行动了,便毫不犹豫冲了上去,吃肉粥!

它那蓝色小舌头刚添了一口……

“嗷嗷嗷!”

烫得它满地打滚!!

昭嫆翻了白眼,“被烫着了吧?哼哼!”

“呜呜……”肉丸子耷拉着被烫红的舌头,泪眼汪汪。

昭嫆只得叫人拿了只小勺来,端起它那只饭碗,舀了一勺,吹了吹,才送到它嘴边。

吃一堑长一智。

肉丸子瞅着那勺肉,满是渴望之色,却不不敢舔了……

可是,它终究还是抵不过肉香的**,伸出小舌头,小心翼翼地触了一下。

咦?不烫了?

然后,大口开吃!

就这样,昭嫆一勺一勺喂着,肉丸子吃得甚是欢实!

一碗肉粥吃完了,肉团子肚子都吃得滚圆了,撑得它只得肚皮朝上慢慢消化……

白檀啐道:“这个贪吃鬼!”

昭嫆打了个哈欠,“时辰也不早了,抱它去窝里睡吧。”她也得回后殿歇息了。

夜色深沉,昭嫆换了一身玉色软缎寝衣,低头打量着自己肚子上微微凸起的一小团……心底不禁异常柔软。

“对了,今儿是谁侍寝?”昭嫆问。

“是赫舍里庶妃。”素英低眉回话。

“她?”昭嫆都快忘了这个人了。赫舍里氏入宫也一年多,的确也该侍寝了。赫舍里庶妃是跟她同一年入宫的,享嫔位礼遇,入宫后就直接住进了长春宫正殿,一应用度自然也都是嫔位级别的。

虽然她颇有礼遇,但在六宫众人眼中,却是个最不起眼的存在。平日里她也是安安静静的,从不掺和任何事,也极少见她说话。安静沉稳,是她的标签。

素英道:“赫舍里庶妃三个月前就来了月事,身子干净之后,绿头牌就挂上去了。今儿是她第一次侍寝,人已经接去乾清宫了。”

昭嫆“哦”了一声,“绿头牌挂上去这么久,才被翻了牌子?”

素英点了点头,“好像是今日在御花园碰见了皇上,所以皇上才翻了她的牌子。”

昭嫆眼梢一挑,“是吗?”——只是不晓得是偶然呢,还是……

入了宫的女人,谁不盼着得宠?赫舍里庶妃有这个心思,也不稀奇。眼下她怀着身孕,卫氏的身子还没养好,都不能侍寝,眼下的确是赫舍里氏承宠的好机会。

不过她转念一想,赫舍里庶妃长相并不出挑,就算蒙了宠幸,想要得宠也难。康大老板可是好色之人,想当宠妃,第一个少不了的便是姿色。

因此,昭嫆也没有太在意,便睡下了。

落下闱帐,昭嫆安然睡下了。

睡到深沉之时,忽然肚子一抽搐,生生把昭嫆给疼醒了!也把帐外守夜的素英给吵醒了素英急忙掀开闱帐,见昭嫆捂着肚子,不由大惊:“娘娘怎么了?可是那里不舒服?”

昭嫆深深喘了两口气,笑着说:“没事儿,是胎动了。”她已经有四个月的身孕,到了这个月份,的确偶尔会胎动。

素英也松了一口气,“不过娘娘您的脸色不是太好,要不奴才去请太医吧。”旋即,素英又忍不住狐疑:“娘娘才四个月身孕,即使胎动,应该不至于这么厉害吧?”

昭嫆摇了摇头:“算了吧,只是胎动厉害了些,反正明天周太医就要来请平安脉了。”——也不差这么一宿。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