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162章、昭嫆失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昭嫆嘴里正嘀咕着万琉哈氏这个姓氏,想着有点耳熟。正在此时,慈宁宫的周太监来了,说是太皇太后有事传召。

昭嫆心里犯了嘀咕,这会子都快傍晚了,太皇太后这个时候召她去作甚?

然而太皇太后传召,她自是不敢有丝毫异议,连忙换了一身稳重些的琥珀色绣福寿团花云锦旗服,外罩一个四合如意小坎肩,披着晚霞,往飞快往慈宁宫去了。

慈宁宫内殿中,照旧燃了檀香,太皇太后穿一身绛紫色团福字纹常服,正与坐在一旁绣墩上的温贵妃钮祜禄氏有说有笑。

然而昭嫆一进去,太皇太后便敛了笑容。

昭嫆顿时觉得有些不妙,忙更加谦恭地上前行跪拜大礼,礼节一丝不苟,“臣妾给太皇太后请安,愿太皇太后万福金安。”

太皇太后并不叫昭嫆起身,而是冷眼扫过昭嫆的额头,气势凝重迫人,“佳妃。”太皇太后口中吐出这两个字,宛若千钧。

“臣妾。”昭嫆老老实实跪在地上,神情愈发谦恭。

温贵妃都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她看了一眼昭嫆,忍不住求情,“太皇太后,不如先让……”

太皇太后立刻厉声打断了温贵妃的话:“你不必插嘴!!”

温贵妃甚少见太皇太后有如此严厉的时候,只得偃旗息鼓,暗自瞥向昭嫆,美眸中带着些许惶惑。

太皇太后脸色有些阴郁,她重重将手上的青金石佛珠撩在身旁的炕几上,厉声问:“佳妃!你可知错?!”

昭嫆神色一震,心下却是微一松,太后是问错不是问罪,那就好……只是却有些犯愁,她到底是哪里惹了老太太不悦了?

如此想着,昭嫆忽的心头一阵,难道是指昨夜,她穿着侍卫服跑去乾清宫之事?!她举止应该很隐秘才对,怎的竟被老太太发现了?!

昭嫆不敢抬头去看太皇太后的脸色,忙磕了一个头,小心翼翼道:“只是皇上突然起了兴致,所以才命臣妾……”——昭嫆自然还不犹豫把责任往康熙头上推!

太皇太后见昭嫆承认昨晚之事,脸色微微和缓,却仍旧怒斥道:“佳妃,你入宫也有好几年了!该知道轻重!皇帝胡闹,你也跟着胡闹不成?!你是皇帝的嫔妃,岂能胡乱穿着服制?!你的规矩都学到哪儿去了!”

昭嫆更加低垂了脑袋,不就是穿了一下侍卫服,玩了一下cospla吗?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

昭嫆只得再度磕头道:“臣妾一时糊涂,臣妾知错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面对这位老太太,谁能不服软?除非是不想活了!

太皇太后重重一哼,“你恩宠愈盛,竟是愈发不知深浅了!哀家最恨的,便是恃宠而骄、罔顾规矩之人!!”

昭嫆心中骤然明白了,太皇太后恼怒的,是她失了规矩,更是康熙对她的破例!

嫔妃怎么能穿侍卫服呢?这明显不合宫规,然而康熙却赏赐了她一身侍卫服。可不就是破例了吗?

幸好太皇太后不知道康熙赐给她一块天子龙牌,否则只怕更要震怒了。

一套侍卫服顶多只是康熙玩笑般的举动,分量不重。而天子龙牌,代表御驾亲临,其分量是不言而喻的!想到此,昭嫆心中一阵胆寒,决不能让太皇太后知道这件事!!幸亏昨夜她没有亮出龙牌来,否则早就露馅了!以后,她一定要把龙牌藏好了,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决不能拿出来!!昭嫆暗自咬牙。

太皇太后虽严词呵责,但应该只是敲打她一下,若太皇太后真的震怒,也不会私底下叫她来,保全她的颜面了。

想到此,昭嫆心中倒是安定了来,忙一咬自己的舌尖,疼得几欲飚出泪来,含着哭腔道:“太皇太后息怒,臣妾知道错了。”

温贵妃看着昭嫆,面露几分不忍之色,她忙打量着太皇太后的神色,似乎有些和缓,便忙趁机道:“佳妃既然已经知错,还请太皇太后宽恕她这次。”

太皇太后长长吐出一口气,对昭嫆道:“你是哀家眼中的贤妃,该时时记着规矩,更改提醒皇帝记着规矩才是!”

贤妃?这是打一棒子给一甜枣吗?

昭嫆忙恭顺地道:“臣妾谨记太皇太后教诲,绝不敢忘!”

太皇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你记住便好。”然后便叫昭嫆平身,又语气温和地教导了昭嫆几句,便叫昭嫆退下了。

温贵妃也与昭嫆一同告退,一同走出了慈宁宫。

温贵妃看着昭嫆通红的眼圈,劝慰道:“太皇太后是爱之深责之切,她老人家其实还是很看重你的。”

看重?!是很看重啊!她的在太皇太后眼中的价值,也不过是用来平衡良贵人罢了。一旦她有丝毫专宠的迹象,太皇太后便难以容忍!

“是,贵妃姐姐的意思,我懂得。”昭嫆温顺地道。太皇太后故意把温贵妃也叫来,无非是想让温贵妃帮她求情,好让她记温贵妃一个人情罢了!

温贵妃才是太皇太后真正看重,真正照拂之人啊!!

昭嫆幽幽叹了口气。纵然这是太皇太后的算计,她也少不得得承温贵妃这次人情。

温贵妃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待走得略远了些,她便急忙问道:“你到底是错穿了什么服制?太皇太后竟如此生气?”

昭嫆笑了笑:“一套侍卫服罢了。”

温贵妃听了,眨了眨勾人的美眸,笑道:“是吗?本宫倒是有些好奇呢!”

昭嫆无奈地道:“贵妃再好奇,臣妾也不敢再穿了。”

温贵妃叹了口气,“太皇太后她这回,未免也太……”温贵妃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是啊,连温贵妃都觉得太皇太后是小题大做。

昭嫆笑了笑,没有多言。

回到钟粹宫,没过一会儿,御前的大太监顾问行便来了。

“皇上让奴才来取回那套侍卫服。”顾问行一板一眼地道。

昭嫆微微一忖,忙问:“皇上只叫取回侍卫服?”

顾问行露出疑惑的神情,“那是自然。”

昭嫆松了一口气,也就是说那块龙牌还可以继续留在她这儿。

康熙的意思,她懂了。

康熙此举不过是做给太皇太后瞧的,并非是恼了她。

虽然稍稍有些遗憾,但昭嫆还是立刻叫白檀取了那套服制出来,交给顾问行带回去。

康熙也不便与太皇太后唱反调,此后顾问行取走侍卫服后,这个月里,再没来过钟粹宫。

一时间,钟粹宫一下子冷清了许多。

现在六宫纷谈,说入宫一来一直盛宠优渥的佳妃娘娘如今也要失宠了。

“奴才查了,那些不像样的话,都是从景仁宫传出来的!”白檀气呼呼道,“才被皇上撤换了所有宫女,这才安生了几日?!”

昭嫆淡淡道:“随她说去!”——她若真的失宠,只怕太皇太后反倒要不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