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181章、主银主银、疼屎偶了

当最后一抹光幕敛去在天际,佟皇贵妃的眼中最后一丝期盼也湮灭了,她眼中一片灰暗,在晦暗中,突然一抹冰冷的火苗窜了起来,她却骤然满是毒恨地道:“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女儿要死!为什么死的……是我的孩子!”

她扭头狠狠瞪着昭嫆:“你的孩子、德嫔的孩子,都好端端的!为什么我的孩子却活不下来?!为什么?!”

佟皇贵妃歇斯底里的吼叫声响彻整个景仁宫。

昭嫆瞪大了眼睛,“你疯魔了!小公主是难产夭亡的,你又什么资格怨恨旁人?!”——真是不可理喻!

“我为什么不能怨?!”佟皇贵妃整个宛若癫狂一般,她恨得睚眦尽裂,眸中的狠毒之意几欲冲破出来!

“一定是你们背地里诅咒!我的孩子才会夭亡!”佟皇贵妃嘶声厉喊,宛若鬼魅附身!

昭嫆又是气愤又是无语,她真不该跟这个疯婆子理论,那简直是浪费时间!

正在这时候,佟皇贵妃骤然暴怒,她大吼一声:“贱人,去死!!!”她瞬间拔地而起,不知何时手中竟多了一把锋锐的剪刀!

那剪刀的尖锐直刺向昭嫆的心口!!

昭嫆方才与佟皇贵妃理论,因此离她不过两步之遥!

何况,佟皇贵妃的举动来得太快太没有预兆的了些!昭嫆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和躲闪。

“刺啦!”昭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尖锐的剪刀刺破了她胸前的绸子。

然后紧接着便是“叮!”的一声!

那是金石交击的声音,剪刀仿佛遇到了极为坚硬之物,至此便生生寸进不得半分!

是那枚福豆!

昭嫆突然想到自己佩戴在衣襟内的,可不就是那枚还未完全摸索清用处的福豆吗?

惠妃、荣妃二人齐齐变色!谁能想到佟皇贵妃竟然骤然暴起,怒刺向佳妃呢?

然而,并没有佟佳氏预料的鲜血喷出!

荣妃第一个回过神儿来,急忙大喊道:“赶紧把皇贵妃拉开!!”

此刻,佟皇贵妃也意识到自己没有的剪刀被什么生生抵挡住了!她狠狠咬牙,将剪刀一收,然后扬起来,再度朝昭嫆雪白的没有丝毫遮挡的雪白脖颈刺去!!

昭嫆急忙后退躲闪,后背却撞在了一个宽阔僵硬的胸膛中。而那转瞬刺来的剪刀却戛然被阻挠在了半空。

一只手已然死死攥住了佟皇贵妃的手臂!!

那是……一只无比熟悉的手,带着墨淡淡的墨香与沉香交融的气味。

没等昭嫆说出口,佟皇贵妃已然身子骨一个哆嗦,手一松,剪刀“哐啷”掉在了地上,“皇……皇上……”她扑簌簌的泪下,身子已经萎软跪在了地上。

众妃忙上前请安。

昭嫆惊魂甫定,飞快从康熙怀中闪开,忙屈膝行礼。

康熙身穿靛青团龙常服,脸色黑沉得有些吓人。

荣妃抚着胸口道:“皇贵妃当真是疯魔了!!”

佟皇贵妃软软跪坐在地毯上,她仰头看着康熙,红肿眼睛泪水朦胧,嘴角却带着微笑,“皇上……皇上表哥,婉贞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她眼中带着憧憬与期许,就像是个等待了夫君良久的妻子,终于久别重逢一般。

康熙的脸上冷得没有丝毫温度,他冷冷道:“带她去后殿,没有朕的旨意不许放出来!”

“嗻!”

御前太监,忙上前硬生生架起佟皇贵妃软绵的身子,便往后殿而去。

佟皇贵妃依旧含泪带笑,回首看着康熙,直到消失在视线中。

康熙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忙看向昭嫆:“佳妃,你可有受伤?”

昭嫆忙摇头:“臣妾贴身佩戴了一枚福豆,就坠在胸口,方才正好挡住了,因此没有受伤。”

不过……在福豆被见到刺中之后,脑子里便有个声音喊叫不止:“嘤嘤嘤!疼屎我啦!!!嘤嘤嘤!!主银主银!!疼屎我啦!!!嗷嗷嗷……”

总之,就是这些,在昭嫆脑子里嗡嗡乱叫,循环播放。

简直是超级噪音啊!!

昭嫆被吵得耳膜都生疼了,真恨不得大吼一声“闭嘴”。

然而她不能喊出声儿。

康熙忙一把握住昭嫆的双手,急忙追问道:“当真无碍?!”

昭嫆捂着胸口那被衣襟破损的地方,红着脸道:“不过……臣妾得回宫更衣了。”衣服划破了恁大一个口子,若不是她用手捂着,只怕都要露出来了!!

荣妃见状,便道:“不如皇上陪佳妃妹妹去钟粹宫吧,这里有臣妾和惠妃打理既可。”

康熙扫了一眼殿中,便点头道:“那就交给你们了。”

“是!”荣妃惠妃齐齐屈膝下去,并恭送康熙离开。

钟粹宫。

“主银主银!!嗷嗷嗷啊,要屎了!要屎了!!”

魔音灌耳啊!

昭嫆实在是忍无可忍,便强撑着对康熙道:“那臣妾先去内室更衣了。”

康熙突然眼神一变,坏兮兮道:“朕陪你进去吧!”

昭嫆眼珠子一圆,险些要瞪出来,你丫还能要点脸不?!她嘴角抽抽,“皇上请稍坐片刻,臣妾很快就出来。”

说罢,便撇下康熙,飞快钻进内室去了!

进了内殿之后,昭嫆第一时间,将那枚福豆给揪了出来,她瞅着那翠绿福豆上的一抹淡淡的划痕,“嗷嗷嗷!主银主银!!疼屎偶了!”

昭嫆把嘴巴凑上前去,压低声音,恶狠狠道:“闭嘴!!”——老娘的耳膜都要破了!!

“嘤嘤……”昭嫆脑海中的哭叫声变得小小声儿了。

昭嫆吐出一口气,一边宽衣,一边低声道:“你是个什么?翡翠成精了?”

“嘤嘤,伦家是通灵玉精啦!”

划破的旗服丢在了地上,肚兜也丢在一旁,昭嫆低头瞅见,自己心口处,双丘间,是一小块福豆形状的红痕,可见方才的冲击力之大,还是造成了轻微的冲撞伤。

“通灵玉精是个什么鬼?”昭嫆黑脸着问。顺手从花梨木衣柜中寻了一个水红色绣并蒂莲的新肚兜穿上。

“伦家不是鬼!是灵物!”小福豆气呼呼的声音在昭嫆脑海中响起。

“哦,你怎么突然会说话了?”——从上辈子开始,跟了她那么多年,就没出过声儿。

“天地灵气枯竭,伦家才陷入永眠。这些年吸收了不少元阴、元阳之气,才恢复了些元气。刚才又替主银挨了一下,才被硬生生唤醒的。”小福豆满腹委屈地说。

“你替我挨了一下?难道不是巧合刺向心口?”昭嫆满是疑惑地问。

“才不是呢!伦家是灵物,护主是本能!哪怕再沉睡中,还是会帮主银挡灾的!”小福豆又嘤嘤哭了起来,“这一下子,消耗了伦家好多元气呢!嘤嘤嘤!”

这时候,外头响起康熙的声音:“嫆儿!你在里头嘀咕什么呢!”

昭嫆嘴角抽抽,你丫的耳朵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