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227章、阿禩入读

康熙二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四,庶妃万琉哈氏在翊坤宫诞下一子,是为十二阿哥胤裪。

因添丁之喜,这一年的新年过得十分热闹。

来年的春天,六阿哥胤祚和八阿哥胤禩的入读之事便被提上了日程。

康熙为这两个儿子特意千挑万选,择了翰林院侍讲学士张玉书为师。

向来每个皇子都会配备一名专门的师傅,然而六阿哥与阿禩同时入读,康熙便只点了张玉书一人,同教两位皇子。

听到这个消息,昭嫆松了一口气。这张玉书是饱学鸿儒,曾经修撰过《明史》,深邃于史学,精于春秋三传。而且他不只是翰林院侍讲学士,还兼国子监司业,可以说是个有着多年经验的老牌教育者了。

康熙为阿禩择了这么一个精于史学的老师……是想让阿禩“以史为鉴”吗?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啊……

阿哥所那边正月里便开始拾掇了,宫中的阿哥所有两处,便是乾西五所和乾东五所,统共十座殿宇。因昭嫆住在东六宫,因此阿禩的住处被安排在了乾东五所的第四座殿宇,也就是四所殿。

乾东五所统共五座长条形的殿宇,一座挨着一座,分别住着大阿哥、三阿哥、四阿哥、阿禩和六阿哥。这样给生母请安,也方便许多。

五所在东六宫之北,西临御花园,而昭嫆的钟粹宫也紧挨着御花园。所以,阿禩竟成了离生母寝宫最近的阿哥。若要晨昏定省,不过才两刻钟的路程。

四所殿也是在昭嫆的亲自督办下,才拾掇妥当,从前阿禩管用的家具摆设,全都给搬了过去,还着意添了许多。

阿哥所面积都不算大,一模一样的规制,全都是三进的四合院式宫殿,每一进都是一殿两厢的格局,面阔三间。一个孩子住着自是绰绰有余,将来长大成婚,用来安置妻妾也是很充裕的。

阿哥读书是极辛苦的,每日都要卯入寅出,也就是早晨五点就要起床,一直读书到下午三点,略年长些阿哥三点以后还要去校场练习骑射、摔跤。

五点啊!昭嫆自己都起不来!好在她一直都让阿禩早睡早起,若是天一黑就睡下,即使早晨五点起来,也是能睡足的。——哦不,早上五点就必须抵达读书的地点——尚书房,因此起码要四点起床才行!尼玛,这可够早的!

尚书房设在乾清宫左侧,大约也是为了方便康熙监督儿子们的功课。

尚书房中,还设有一满一汉两位总师傅,地位十分要紧。因此皇子见了,也需长揖礼行礼,师傅也只需还以揖礼既可,无需像别的臣子那样打千请安。

皇子的午膳也是在尚书房用,一应饮食取自乾清宫御膳房,有专门的侍卫负责送去,自然了,师傅和总师傅也能享受这样待遇。

只是昭嫆想着,早晨起得那么早,只怕不到晌午阿禩就该饿了。故而叫自己的小厨房准备充足的糕点和奶茶,也省得阿禩饿肚子。

皇子伴读一共有四人,一般会从母族中选取二人、宗室子弟中选取二人,因此阿禩的伴读是她二嫂马佳氏所生的次子文征、昭景与敏恬的长子文衡,宗室子弟则选取了辅国公常舒的的长孙兴泰和幼子观保,这四个人里,除了文衡比阿禩小些,其余的都比阿禩大两三岁,都是比较懂事的年纪了。

阿禩正式入读的那日,昭嫆还以为自己根本起不了那么早,却没想到出奇地早早醒了过来,看着外头漆黑的夜色,睁着一双大眼珠子,怎么都睡不着了。

直到阿禩小小的人儿来到钟粹宫请安。

昭嫆不觉有些心酸,她高三的时候,都没这么早起过!自己儿子才刚满六岁,就得如此贪黑起早!

昭嫆打量着阿禩,倒是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双眸囧囧,“昨晚可有早早睡下?”

阿禩道:“天色刚黑就睡下了。”

昭嫆点了点头,便将食盒教给了伺候阿禩的太监小江子,对阿禩道:“里头都是你爱吃的点心糕饼,还有奶茶。分量很足,记得不要一个人吃独食,给别的阿哥分一分。”

阿禩重重点头,一副小大人似的模样,“儿子谨记。”

昭嫆吸了吸鼻子,“去了要好好读书,你若是读书不好,你征表哥和衡表弟可要替你挨师傅打手心呢。”

阿禩道:“额娘放心吧,阿禩不会让表哥表弟被打手心的!”

看着儿子自信满满的样子,昭嫆也稍微松了一口气,又忍不住问:“住在乾东五所还习惯吗?底下奴才可还听话?”

阿禩笑嘻嘻道:“挺好的,那么大的地方,全都是我了!嘿嘿!”

被这小东西这么一“嘿嘿”,昭嫆黑线了,看样子搬出去以后,你很得意啊!阿禩是三日前就搬进了阿哥所,权当是提前适应环境。

这小子,看样子很是适应!或者该说是,自己做主了,猴子称大王了,所以很得意!

“老老实实读书,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昭嫆黑着脸训道。

阿禩依旧笑嘻嘻的,“额娘,时辰不早了!我再不走,可要迟到了!”

你倒是很有时间观念嘛!昭嫆哼了哼鼻子,挥了挥手:“赶紧走吧你!”她才感喟了几分钟?好端端的伤怀情绪全都被这小兔崽子给冲没了!只剩下无语凝噎!

对于活泼好动的男孩子而言,搬出生母住处,独自居住,又开始读书,大约是很值得高兴的事儿吧?记得上辈子,她幼时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也是很高兴的,上学的那天,也是很高兴。

罢了,高高兴兴,总比哭哭啼啼好。

心里松懈下来,昭嫆便觉得困意袭来,于是脱了外袍,歇下旗髻,便又回了后殿,入睡了。

一觉睡饱,浑身轻松。

用过早膳后,昭嫆抱着小阿禌,为他吃碧粳米糊糊。小阿禌的胃口极好,不挑食,只要是软和好咽的东西,他都来之不拒,所以现在胖得跟个小肉球似的,若是踢上一脚,估摸着都能滚出去老远了。

阿禌还不会走路,却很喜欢到处爬,昭嫆生怕她磕着碰着,所以专门给他整了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头家具摆设一概全无,地上铺着两层厚厚地毯,地毯上则零散着各种抱枕、引枕和毛绒玩具。

小阿禌便在这里爬得欢实,若是爬累了,便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个水貂兔子又啃又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