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234章、僖嫔别闹了!

“今早永和宫来报,说庶妃章佳氏有喜了。佳妃,你替哀家去瞅瞅。”

昭嫆赶忙屈膝称“是”,这慈宁宫惹得跟孵小鸡的温室似的,出去跑跑腿儿也能透透气,这可是个不错的差事呢。

章佳氏这一胎可怀得不怎么是时候,太皇太后才刚病,她就爆出有两个月的身孕。

好吧,其实是太皇太后没病着的时候就怀上了,只是一直瞒着。如今太皇太后凤体违和,阖宫都得尽孝心,可章佳庶妃不怎么识字,又怀着身孕,哪里经得起去宝华殿跪颂佛经?德嫔便传了太医,将章佳氏有孕之事主动公布了出来。

如今昭嫆等四妃已经将章佳氏的份例提到了贵人级别,好叫她稳稳养胎。

如无意外,这应该就是十三阿哥了。

其实昭嫆前后也见过这章佳庶妃几次了,长得不错,白嫩嫩水灵灵,姿色虽不及良贵人和王常在,亦别有一番温婉动人。

如今有了身孕,脸庞渐趋丰润,倒是喜气了些。

昭嫆将太皇太后的赏赐亲自送到,笑着说:“过些日子你的肚子就该大起来了,太皇太后赏赐你这些缎料可都是极好的妆缎呢。”

章佳氏衣着素雅,梳着小巧精致的把子头,头上只簪了两朵绒花,唯独左侧鬓角簪了一只成色极为通透的白玉雁钗,莹润的光泽衬这她诚惶诚恐的神色:“太皇太后凤体违和,还如此关心嫔妾的身孕。嫔妾实在无以为报。”

昭嫆笑着说:“你养好了身子,给太皇太后生个白胖健康的曾孙儿,便是对她老人家最大的报答了。”

一旁的德嫔也笑着连连点头:“佳妃娘娘说得极是,妹妹只管养好身子便是,万事都不要操心。”

章佳氏拢着自己尚未显怀的小腹,满脸都是将为人母的喜悦。

德嫔亦是喜悦的,她保着皇嗣平安落地,便是一份功劳,皇上总要感念一二她的用心。

昭嫆打量着章佳氏头上那支钗,心下微讶,一个小小庶妃,难得有如此珍贵的首饰,便簪道:“头上这支雁钗不错,很衬你的气度。”

章佳氏面带柔婉母性的微笑,她抬手抚摸着那只雁钗,柔声道:“这支钗是德嫔娘娘赏赐的。”

“哦?”昭嫆一怔,德嫔倒是挺大方的嘛。她眯了眯眼,德嫔受到冷落后,章佳氏一个月里总能有两三次侍寝的机会。哪怕是只这两三次,若回回都带着这支钗,康熙想来也会注意到……德嫔,这是展示贤惠给康熙瞧呢。

一旁的德嫔笑而不语。

昭嫆在永和宫很是蘑菇了些时辰。永和宫里大缸中的冰块都可都是足足的,凉丝丝舒爽。待她凉快够了,才折回慈宁宫侍疾。

回去之后,太皇太后已经睡着了,温贵妃正在殿外廊下扇着风,似乎也是热得够呛。见昭嫆回来,贵妃便嗔怪道:“你倒是会躲懒,这会子才回来!”

昭嫆讪讪笑了笑,打开白檀手上的食盒,娇俏说:“臣妾可给贵妃带了好东西,贵妃若再数落臣妾,臣妾可就不给了!”

温贵妃一愣,瞅着那冒着丝丝凉气的冰碗,愣是直接将手里的团扇给扔了,什么气度仪态也全都丢在一旁,一手捞了那碗最大的冰碗,便呲溜溜开吃!

昭嫆掩唇轻笑,看着刚刚从殿内走出来的满头热汗的苏麻喇姑,笑着说:“嬷嬷也来用一碗吧!”她特意带了三碗,便是把苏麻喇姑也算在里头呢。

这冰碗,原也不是什么太稀罕的物什,不过是一碗酸奶,里头加上鲜嫩的莲子、菱角、甜杏仁,还有切成小块的水蜜桃、西瓜瓤以及去了核的红樱桃,再天上足足的碎冰,便是一碗酸甜冰凉、鲜美可口的冰碗了。炎炎夏日,吃上一碗,最是解暑。

苏麻喇姑也热得够呛,忙谢了昭嫆,便捧起冰碗大口吃了起来。

一碗冰碗下肚,那叫一个透心凉。

温贵妃又重新拿起了那柄苏绣的团扇,优雅地摇曳着。立于殿外廊下,静静等着。

过了午时,宜妃和惠妃便来接班儿了。贵妃、四妃、太后、太妃们轮流侍疾,班次是一早就排好的。太后太妃年纪大,只是偶尔来侍疾,尤其是太后,就算真来了,还能真叫她亲奉汤药不成?也就是坐在床头陪太皇太后聊聊天。主要劳动力还是贵妃和四妃。

唉,谁叫她们是小辈儿呢。长辈有事,晚辈服其劳。

互相见了礼,寒暄了几句。昭嫆与温贵妃便各回各宫,午睡歇息。

照旧,昭嫆顺道将自己昨日抄录的经文送去宝华殿供奉着。可到了地方,却瞧见宝华殿中竟是一片乱糟糟的。

昭嫆蹙着眉头,扬声问:“佛殿清净之地,谁在里头生事?!”

她如此扬声一斥,纳喇贵人、兆佳贵人等人忙让开路,欠身退到一侧。

昭嫆这才瞅见里头的僖嫔脸红脖子粗,如一只斗鸡般揪着王常在的衣袖,跟拎小鸡似的生生给拎到昭嫆跟前,“娘娘!嫔妾方才瞧见了!王常在的膝盖上绑了护膝!在佛祖跟前,耍这种虚头巴脑的玩意儿!可见王常在根本没有把太皇太后放在眼里!”

昭嫆眉梢一耸,膝盖上绑了护膝?这似乎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她扫了一眼殿中,她敢说,宝华殿里祈福的嫔妃,有一个算一个,都没跑儿!这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儿,素来没谁会揭露出来。

可僖嫔就敢一针挑开,还真是没事儿惹事儿。

王常在此刻小脸蛋发白,身躯瑟瑟颤抖,却强自咬牙道:“嫔妾……没有!”

僖嫔勃然大怒,“你还敢狡辩!”说着便要伸手上去掀王常在的旗服下摆!

王常在大惊失色,连忙弯腰捂住,大叫道:“僖嫔娘娘岂可如此羞辱嫔妾?!”

是啊,就算旗服里头还穿着裤子,那旗服下摆也不是可以随便撩起来的。王常在虽然位份不高,毕竟是皇帝的嫔妃。

昭嫆咳嗽了两声,虎着脸斥道:“僖嫔,别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