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287章、畅春园芳椒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渐渐炎热了,康熙便下旨,起驾前往畅春园行宫避暑。

畅春园行宫是在前朝园林的原址上扩建修成,从三藩之乱结束后的第二年便开始修了,直到去年才完工。只因那时候太皇太后已经病重,康熙自然走不得。

这下子好了,今年的夏天不用住在蒸笼似的紫禁城里了。

“你打算带谁去?”昭嫆托腮,盯着康熙问。

康熙笑着说:“自然是带嫆儿去!”

昭嫆眨了眨眼睛,“还有呢?”

康熙微微沉吟,“皇额娘是朕的嫡母,自然也要同去避暑。所有入读的阿哥也要跟着去,省得朕一时不盯着,全都惫懒了。再加上咱们的小阿禌便是了。”

昭嫆伏在肩上,吐气如兰,“你不打算带上王常在?”

康熙“噗嗤”笑了,眼中带着戏谑之意:“她不是崴伤了脚,到现在还没好吗?”

那都是上上个月的事儿了!荣妃以王氏扭伤脚踝,行走不雅为由,将她拘在了延禧宫东配殿中。

就算是断了脚,这么久也该好利索了。可荣妃不放人,这明晃晃故意拘着王氏,省得她乱蹦跶啊。

康熙也心知肚明得很,却一味听之任之,便可见他的态度了。

“嫆儿若是担心无聊,就把安嫔带上吧。”康熙随口道。

昭嫆眯着眼睛点头,若说这宫里嫔妃,她对谁最放心,自然莫过表姐李清若了。料想以康熙口味的挑剔程度,可不能跑去吃表姐豆腐。她表姐可都三十多岁了。

“荣妃也去吧。”昭嫆笑着说,荣妃的年纪比她表姐还大呢,昭嫆绝对放心。

“好。”康熙点头,又问:“还要再添谁吗?”

昭嫆沉吟了片刻,“宜妃吧。”——最近宜妃似乎想开了样子,虽然昭嫆对她还不是十分放心,但这次去畅春园带上她,权当是示好,也权当是试探了。

“德妃和温贵妃都有孕,自然不能去。惠妃老成持重,就留下来照应宫中吧。”之前惠妃干的好事,昭嫆至今膈应得很,她可不愿意给慧妃这项福利。

“嗯,也好,留在宫里清净,也叫她好生思过。”康熙淡淡道。

康熙二十七年五月,御驾奉太后前往畅春园行宫避暑,伴驾同行的有佳成贵妃、宜妃、荣妃,以及太子、众阿哥。养在太后膝下大公主以及荣妃的二公主也被特许伴驾避暑。

畅春园坐落在京城北面,此去不过半日路程,清晨起行,晌午便抵达了。这还是因为御驾走得慢吞吞的缘故。

这座行宫占地足足有三千多亩,自大宫门而入,便是九经三事殿,越过此殿,进入二宫门,才是康熙的寝宫清政殿。清政殿是园中最大的一座殿宇,仿照乾清宫的格式修建而成,其华丽恢弘自是不必多说。

与宫中不同的是,清政殿后头是一片花圃,栽满了玉兰、海棠和牡丹,寓意玉堂富贵,花圃中还放养着无数孔雀、白鹤、竹鸡和梅花鹿,在加上几株前朝遗留的古树、古藤,端的绿荫阵阵,一派盎然。

这样好的景致,紫禁城如何能有?御花园中虽也有不少花木,但动物就很少了,只有一个鲤鱼池,昭嫆喂鱼都喂烦了,每次看到池中肥硕的锦鲤,就恨不得钓上来清炖了!

从花圃中迤逦穿过,便是一座精明华丽的宫殿,昭嫆抬头看着那殿宇的匾额,正是“芳椒殿”。

昭嫆看着陪着她一路赏景走过来的康熙,她脚下还穿着花盆底鞋,早已觉得腿脚酸乏,便问康熙:“我住哪儿呢?”

康熙止步在芳椒殿外,笑着说:“就这里。”

昭嫆呆住了,这芳椒殿,可是处于康熙的清政殿正南面的宫殿,和清政殿一样是位于畅春园中轴线上的殿宇!

这样的地理位置,在紫禁城,就相当于坤宁宫!

芳椒殿这个名,也合乎中宫身份。汉时,皇后寝殿曰椒房。

“这……不太合适吧?”昭嫆讷讷道,但她看着这座美轮美奂的殿宇,也不免有些痴迷。

康熙执着昭嫆的手走进了芳椒殿,芳椒殿正殿面阔七间,其规制也是胜过钟粹宫正殿一筹。殿中的一应摆设,堪称铺金设玉。

地板是方砖墁地,铺着柔软的猩红藏毯,上头纹饰俱是如意莲纹。

白砗磲做成珠帘,金银丝翠罗为帐,七彩琉璃为宫灯……

高逾尺的红珊瑚盆景,足足一对,摆在了西墙边儿的博古架上,作为赏玩之用。

罗汉榻上铺着大红色的瓜瓞绵绵妆缎坐褥,这大红的颜色,是只有中宫才能享用的。

那坐褥上,铺了两方象牙编成的坐垫,象牙温润清凉,编成坐垫自然远胜凉席十倍。然而其价值也是普通凉席的千倍不止。而在这芳椒殿中,却并非是最金贵之物。

镶嵌羊脂玉的小插屏静摆在剔红炕几上,几上还摆了碧玉雕琢的荷叶捧盘,盘中放着一双黄灿灿的佛手,细一看才知,那佛手竟是用上等的黄玉雕琢而成的。

白玉太平有象摆件一对搁在罗汉榻两侧,象背上的瓶子是赤金累丝打造而成。象身上,还嵌着青金石、绿碧玺、红珊瑚珠子,光华累累。

一尊硕大的赤金三层宝塔熏炉正袅袅燃烧着凤翥香。连一旁的盛放香料的香筒都是象牙的。

最金贵的,是摆在东次间正中的紫檀木月牙几上的那尊大玉山,足足一人合抱的巨大玉石,虽只是青白玉,而非白玉,然而这么硕大的青白玉也堪称罕见了!

大玉山上雕琢瑶仙山楼阁图,仙云蔼蔼,仙宫巍巍,仙山中仙鹤瑞兽不计其数。其雕工精湛,堪称绝世之品。想也知道,如此稀罕之物,肯定是从康熙的私库中挪出来的。

东墙上,还挂着一幅字,并非名家,然而字迹却令昭嫆十分熟悉。

那是康熙的字。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这是屈原的《湘夫人》。

其中有一句: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

正应了这椒房殿之名。

“玄烨……”昭嫆不免有些感动。

康熙低语在她耳畔呢喃:“这芳椒殿中的墙壁,都是用椒泥涂就,嫆儿可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