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295章、忧忡的四四

昭嫆与安嫔,一出了门,便挑着阴凉的地儿散步。出了芳椒殿,西侧是一小片紫竹林,从竹林间穿过,依稀能听见野禽扑棱翅膀的声音,偶尔还会窜出几只松鼠,松鼠的颊囊鼓鼓的,也不知塞了多少东西,当真是有趣。

穿过竹林,便是抄手游廊,在曲曲折折的游廊中漫步,看着两侧花木扶疏,锦鸡仙鹤齐飞,也当真别有一番风景。若走累了,便可在游廊的美人靠上歇息,十分便宜。

一路赏玩着,昭嫆估摸着快到尚书房下课的时辰了,便打算往前头的观澜榭迎一迎。

观澜榭建在瀑布跟前,水流哗哗,林荫阵阵,倒是个乘凉的好地方。

阿禌垫着脚,趴在水榭的栏杆上往下瞅,“额娘,水里有鱼鱼!”

瀑布流下,形成一方小池塘,池底扑了鹅卵石,因此不至于被飞流而下的瀑布冲击起泥沙,因此池水清澈见底。池中有不少锦鲤,黄鲤灿灿、红鲤灼灼,灵动地甩着尾巴,游弋欢动。

攀援古树生长的凌霄花的花瓣偶尔吹落泉中,引得一群鲤鱼争食,端的是有趣。

昭嫆叫太监去取了些鱼食,递给阿禌,让他喂鱼玩。

阿禌便立刻欢实地朝泉中洒着鱼食,瞬时便是鱼头攒动,那叫一个热闹。阿禌开心地咯咯笑着,一口气洒光了一大碗鱼食。

“额娘,用完了。”阿禌举着那个空碗,那眼神,分明是还想继续喂鱼。

昭嫆那帕子为他擦着小手,道:“鱼儿很笨,不知饥饱。你若是一直喂,它们就会一直吃,生生给撑死。”

阿禌瞪大了眼珠子,“真的吗?!”

昭嫆点了点头:“所以阿禌要引以为戒,不要总那么贪吃!”

阿禌囧了,他忸怩地甩了甩小屁股,道:“额娘,人家才没有太贪吃!”

还不承认,这小兔崽子,肚子这会子才刚刚消下去呢!若不是她拦着,一碗水果圆子甜汤哪里够?!

正在这时候,两个身穿锦衣半大孩子,朝着观澜榭走来。昭嫆定睛一看,正是她的阿禩和四四!

四阿哥已然是个半大少年,长得高高瘦瘦,眉眼处甚是肖似康熙,尤其那一双凤眼,简直是拓印过来的一般。

阿禩笑着快步进了观澜榭中,“额娘和姨母怎么转到这儿来了?”

是啊,再往西可就是西园了,也就是皇子阿哥的住处。阿哥中已有长大的,嫔妃的确不宜去西园。

四阿哥随之进了水榭中,端端正正打了个千儿:“胤禛给贵母妃请安,给安母嫔请安!”

安嫔微笑着轻轻颔首。

昭嫆笑着说:“怎么只有你和阿禩,六阿哥呢?”

四阿哥表情微赧,有些说不出话来。

阿禩笑嘻嘻道:“六哥肚子又不舒服,请了假,今儿休息。”

什么叫“又”不舒服?昭嫆挑了挑眼皮,好像自打来了园子,六阿哥就格外惫懒。

昭嫆掩唇笑着:“德妃不在,六阿哥愈发爱躲懒了。”——康熙对待六阿哥,不同于别的儿子,一直颇为娇惯呢。从前有德妃叮咛,六阿哥只得乖乖进学读书,如此被催促着,学业上倒也还中允。如今这架势,只怕要被阿禩这个弟弟落下许多了。

四阿哥神色有些羞窘,“六弟怠惰,让贵母妃见笑了。”

昭嫆笑着说:“倒也不能怪六阿哥怠惰,夏天天热,连大人都不爱动弹,何况是小孩子了。”说着,昭嫆便打趣道:“四阿哥没跟德妃写信打小报告吧?”

四阿哥急了,他急忙摇头道:“我怎么会背后告六弟的状?”

昭嫆掩唇咯咯笑了:“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倒是当真了!”

四阿哥脸颊微微泛红,“贵母妃……”贵母妃的性子,怎么这么爱逗弄人?额娘便从来不会逗他一下。

四阿哥叹了口气,道:“不过,六弟身边的保姆们相比会时时写信跟额娘汇报六弟的近况。若换了从前,额娘必定要写信训斥六弟。如今……”

四阿哥没有继续说下去,如今额娘快生产了,心思都在肚子里的弟弟身上呢,早把他和六弟抛在脑后了,偏生六弟心性单纯,竟然一点都没察觉额娘的冷淡。唉……

见四阿哥落寞的样子,昭嫆便晓得他的苦恼。于德妃而言,四阿哥虽然读书用功,但木讷嘴笨,不会讨人欢心,而六阿哥虽然嘴甜,读书就太不用功了些。德妃的心愿,是有一个跟四阿哥这般用功读书、又跟六阿哥那般乖巧嘴甜的儿子。

德妃这是要将希望寄托在肚子里的孩子身上,自然就厚此薄彼,对四阿哥和六阿哥的关心就少了许多。

昭嫆目光炯炯看着四阿哥那张忧忡的小脸,便笑着相邀:“出门前,我叫小厨房蒸了些杏仁甜酪,四阿哥要不要去吃一碗?”

听得“甜酪”,四阿哥微微怔忡,他嘴唇动了动,有些怅然的样子。

昭嫆有些疑惑:“怎么了?你不爱吃杏仁甜酪吗?”——那东西软软甜甜的,小孩子不都爱吃吗?

四阿哥急忙道:“不,儿臣只是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经常吃甜酪。后来回到额娘身边,额娘说吃多了甜食会伤牙齿,便不叫吃了。”

四阿哥竟然还记得在佟皇贵妃宫里的事儿?

昭嫆笑了笑:“甜食的确不宜多吃,却也没必要戒了。”

四阿哥低声道:“儿臣也不是戒了甜食。只是……小时候不懂事,抱怨永和宫的甜酪做得不如景仁宫好吃,才惹了额娘生气……”四阿哥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昭嫆蹙眉,德妃心眼也太小了点吧?一碗甜酪而已!

一瞬间,昭嫆有些心疼这个半大的孩子。

康熙子嗣众多,自然无暇关心这点小事,德妃这个亲娘当得更是不合格!

昭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柔声叹道:“别太委屈了自己。如今都自己单住了,喜欢吃什么,就差遣底下奴才去弄。”

看着昭嫆那泛着母性的面庞,四阿哥一瞬间鼻子酸酸的,“贵母妃……”

“好了,去吃甜酪吧!”昭嫆可不想惹哭了四阿哥,便笑着将他请到了芳椒殿。

说来,四阿哥这还是第一次来昭嫆的芳椒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