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457章、小银子公公

伊尔根觉罗淑浅蹑手蹑脚来到教引嬷嬷布尔尼氏房门外,轻轻敲了两记。这位布嬷嬷便是被十一阿哥嘱托了好生照应伊尔根觉罗淑浅的那位。

天才刚擦黑,布嬷嬷自然还未睡下,便推门出来,“伊尔根觉罗格格?您怎么还不歇息?”

伊尔根觉罗淑浅咬了咬牙齿,将那封信飞快递了上去:“布嬷嬷,拜托了,请将这封信交给……交给……他。”伊尔根觉罗淑浅赤红着脸蛋道。

布嬷嬷是过来人,岂会不懂?固然延庆馆不许私相授受,可她是皇贵妃安排过来教导秀女的,岂敢无视十一阿哥的意思?

见布嬷嬷不出声,伊尔根觉罗淑浅急了,连忙塞了两锭银子过去:“嬷嬷,求求您,帮帮忙吧!”

布嬷嬷不动声色收了银子,接过那信,而已悄然揣进了袖子里:“格格放心。”

伊尔根觉罗淑浅这才松了一口气,千恩万谢,这才溜回了自己房间。

满怀坠坠躺在自己的小榻上,伊尔根觉罗淑浅只觉得一颗心都碰碰跳得厉害,十一阿哥会帮她吗?

满心焦躁的她,自然无法入眠。

在床榻上翻来覆去,叫赫舍里苒华都有些烦了:“赶紧睡吧!明日还要学规矩呢!”

“哦。”伊尔根觉罗淑浅不敢继续翻煎饼了,只得安安静静侧躺。

就在夜色深静的时候,传来笃笃笃敲门的声音。

伊尔根觉罗淑浅一个骨碌爬了起来,“谁呀?!”

屋外头,月色正明朗,那是个穿着太监衣裳的人,他掐着鼻子道:“我是钟粹宫的太监小银子!”

伊尔根觉罗淑浅心下一喜,急忙要下床去开门,赫舍里苒华急忙制止道:“等一下!九公主身边当真有个叫‘小银子’的太监吗?”——不对吧,一个小太监怎么这么没规矩,竟然还自称“我”?赫舍里苒华本能地觉得不对劲。

伊尔根觉罗淑浅想了一会儿,九公主身边当然没有叫小银子的太监,可她也不是跟九公主求救啊!肯定是十一阿哥身边的太监!

伊尔根觉罗淑浅违心地点了点头:“有,小银子嘛!很机灵的小太监。”

外头的“小银子”一头黑线,明明叫“救命”,居然还有闲心编排,撒谎眼睛都不眨!你个蠢萌的丫头,用脚趾头想想也该明白“小银子”到底是谁!

片刻后,门吱呀一声开了,两位格格是穿好了旗服才出来的。

伊尔根觉罗淑浅仔细打量着门外的小太监,“小银子公公?”她疑惑地吐出这个名字,瞅着月光下那张稚气未褪的俊脸,因为眼角微微上斜的缘故,还透着些许坏坏的邪魅劲儿。

看着这张脸,伊尔根觉罗淑浅眼珠子瞪得滚圆!

赫舍里苒华瞅了一眼四周:“有什么话,进来再说!”免得夜里巡逻的嬷嬷给瞧见了!

伊尔根觉罗淑浅却把脑袋摇成了个拨浪鼓,“不、不!不能让他进来!”一边说着,她脸蛋都涨红了。

“嗯?”赫舍里苒华蹙眉。

这位“小银子”公公不是别人,就是十一阿哥胤禌!伊尔根觉罗淑浅岂能叫十一阿哥这么一个少年男子进入她的寝室?需知男女授受不亲啊!

胤禌忙道:“放心吧!布嬷嬷从前是我的保姆嬷嬷,这会子她请了所有教引嬷嬷,正在后头吃酒呢!半个时辰之内是不会到前院来的!”

一听这话,赫舍里苒华顿时便晓得,眼前这个绝不是太监!保姆嬷嬷?在这宫里,只有公主阿哥才有保姆嬷嬷!也就是这个小太监,是个阿哥!

赫舍里苒华满目惊愕,哪个阿哥竟然扮作小太监来跟淑浅幽会?!

布嬷嬷那可是皇贵妃身边出来的人,也就是说——这位阿哥是皇贵妃的儿子!看着年纪,明显不可能是八阿哥,也绝不可能是十五阿哥!唯一的可就是十一阿哥了!

怪不得淑浅不愿嫁给贝勒巴海,原来竟已经拢住了十一阿哥!赫舍里苒华心中暗自嗔怪,淑儿竟然不告诉她这事儿!

胤禌急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居然给我送了一封救命血书来!到底是谁想要你的命?”——在这延庆馆里,应该不至于闹出人命吧?这个蠢萌的小丫头该不会是故意吓唬爷吧?

伊尔根觉罗淑浅脸颊一红,忙低声将贝勒巴海求娶之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她有些抽噎了:“万一我阿玛应了这桩婚事,我还怎么活呀!”

听了这一席话,胤禌气得一蹦三尺高,“巴海?那个老东西!一把年纪,老不羞!!”说着,他便撸起了袖子,“他都快四十岁了,还想娶个十四!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赫舍里苒华连忙拿绢子掩了掩口鼻,什么快四十了,人家巴海贝勒才三十出头而已!这十一阿哥嘴巴竟这么刁钻。

胤禌这份跳脚几欲暴走的模样,却叫伊尔根觉罗淑浅心中大安,月光之下,小脸蛋红扑扑喜人。

赫舍里苒华轻轻咳嗽了两声:“就算嬷嬷们不会到前头来了,可十一阿哥,您这么大声儿,万一吵醒了两遍屋子里的秀女可如何是好?”

胤禌点了点头,突然又是一愣:“你怎么知道爷是十一阿哥的?!”

赫舍里苒华掩了掩唇:“猜也猜到了……”

伊尔根觉罗淑浅忙道:“十一阿哥请放心,这是表姐,赫舍里苒华。”

一听“赫舍里苒华”这个名儿,胤禌瞪大了眼睛:“你就是非赖着要嫁给我八哥的那个秀女?!”

饶是赫舍里苒华端庄沉稳,脸色也不由一僵。

伊尔根觉罗淑浅气恼地躲了躲小脚:“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表姐!什么叫她‘赖着’,这些都是外祖父他们非让表姐参选的!”

“哦。”十一阿哥点了点头,审视地扫了赫舍里苒华一眼,“长得果然很一般。”

赫舍里苒华气得脸色都黑了三分,若换了是别的女子被这般鄙视相貌,只怕早就动手打人了!

伊尔根觉罗淑浅急忙狠狠瞪了胤禌一眼:“你有完没完!表姐要嫁的人又不是你,你挑剔个什么劲儿?!”

胤禌撇嘴:“我就是挺同情我八哥,想娶自己喜欢的人都不成。”

“别说了!”伊尔根觉罗淑浅急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