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554章、废太子

直亲王眼中滑过一丝狠厉之色:“与其回京之后,阻碍颇多,不如咱们就在半路上把胤礽给作了!”

阿禩大骇,“大哥!!你这种心思最好收一收!!”

直亲王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冷笑,他拍了拍阿禩的肩膀:“八弟,胤礽当年可是险些害死皇贵妃娘娘,你难道就不恨?!”

阿禩俊脸一沉,他自然恨,可自打知道一切都是索额图所谋划,太子并不知情之后……他固然还是会恨太子,却并无取太子性命之意!十三弟有一句话说得对,好歹是兄弟,何苦要置之于死地呢?当然了,若是汗阿玛要赐死太子,他也不会阻拦。

阿禩心想,大哥这是对太子动了杀心了。

心下一转,阿禩扫了一眼四周,便低声道:“我自然恨之欲死,可是……汗阿玛让我押送太子和十三弟回京,若是路上除了什么差池,我可担待不起!”

直亲王皱眉:“只要做得干净些,叫胤礽‘畏罪自尽’不就得了?!”

“大哥!”阿禩脸色一寒,“汗阿玛岂是那么好糊弄的?!这种心思,你最好早点掐灭了!我可以撂下话,太子一定会平安回京,我不会太子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了‘意外’!!”

阿禩最后这句话,明显是在警告直亲王。

直亲王脸色发乌,“八弟!!”

阿禩摆了摆手,又叹着气道:“当年额娘为保九妹和十五弟,险些丧命,罪名更是险些被栽赃嫁祸到惠妃娘娘头上。我知道,大哥也恨太子欲死!”

直亲王被一语戳中心事,便索性脖子一梗道:“没错!胤礽不死,我与额娘便永无宁日!八弟,你也是如此!”

阿禩叹息连连:“如今太子虽然谋反,可汗阿玛毕竟还没下旨废黜之!”

“这是早晚的事儿!”直亲王撇嘴道。

“没错,太子做出这种事情,被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咱们何苦在这个时候横生枝节?”阿禩反问道。

直亲王跺了跺脚:“八弟,胤礽固然是保不住太子的之位了!可我担心,汗阿玛碍于仁德之命,只怕会饶了胤礽性命。”

阿禩心道,汗阿玛是不可能杀太子的,但却未必只是碍于仁德之名……太子再不好,也是汗阿玛亲手教养长大的亲生儿子啊!三十年父子之情,又岂是轻易能磨灭的?!

“汗阿玛怎么做,我不晓得。可大哥若要杀太子,除非得到汗阿玛允准。”阿禩眸色深深打量着直亲王。

直亲王看着廉郡王这根难啃的骨头,只得恨恨跺脚而去。

阿禩看着直亲王的背影,便立刻吩咐身边侍从:“自今日起,太子和十三阿哥每日三餐,都必须经人试毒,方可入口!”——大哥杀意如此之重,还是多防备着点吧。

不过阿禩的防备显然是多余,因为康熙刚刚时拟了圣旨,命直亲王胤褆与额驸乌尔衮快马加鞭,先行一步回京宣旨,那是一道索拿索额图、格尔分父子等人下狱的旨意。明显,这是要赶在消息传回京城之前,先拿下索额图,以防其生出叛乱之心。

阿禩听闻这个消息,不禁自语:“怪不得他要跑来游说我……”合着是自己要返京传旨,没机会路上杀死太子了呀。

这样也好,他也能安心押解太子回京了。

康熙四十二年九月中旬,康熙御驾回銮紫禁城。

当日便紧急召开大朝会,当即下旨:

朕诞膺统绪,宵衣旰食,惟以不克仰承上天之眷佑、丕显祖宗之鸿庇为惧。而胤礽罪尤日积、昏暴僭越,而今更悖逆人伦、无君无父,于朕北巡途中谋逆刺君,实乃十恶不赦!朕念天地祖宗付托之重,尔忝青宫、何以笃祜而对天下?!今废胤礽太子之位、加以禁锢,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明显,这是一道正式的废黜诏书,是康熙亲笔所拟,在回程的路上就写好了。是昭嫆给磨的墨。开头康熙是先是大夸了自己何等勤政,又言太子是何等暴戾昏聩,这样的储君实在无法承继祖宗基业,所以朕才要废黜他。

这道旨意,在许多人的意料之中,因为前不久直亲王和额驸乌尔衮持圣旨返京,拿下索额图父子,关押与天牢之中。便足以猜到,这天要变了!

胤礽谋逆,致使骁骑营精锐死伤过半!谋逆之罪,十恶不赦,是废黜胤礽最大的罪名,更是无可辩驳的罪名!!

话说,历史上的胤礽真的谋反过?似乎原本并没有吧?而且足足比原定历史早了五年废储!

是因为她的缘故吗?昭嫆抬头望着钟粹宫外阴霾的天,自打回来,紫禁城便是这般阴云密布,多日不散。

如今废太子被关押于上驷院,十三阿哥被牵累也关在了养蜂夹道,一个是养马之地,一个是养蜂之地!说白了,全都不是住人的地方!如今天气愈寒,都不是久住之地啊,可康熙正在气头上,谁人敢在这个时候求情?

胤礽谋反,从某种程度上看,可以说是康熙逼出来的,也是康熙给予的机会。

沾上“谋逆”二字,谁要为废太子求情,变得掂量一下是否会沾上谋逆大罪。

饶是如此,还是有不少腐儒老臣为太子辩护,说废太子“素来温恭孝顺,勤于学业,陡然行谋逆之举,实在令人惊诧”,请求康熙“细查此事,以免伤父子情分”。

而康熙却在朝堂上言明:“朕与胤礽再无父子之情,谁敢为胤礽求情,与之同罪论处!”

同罪论处?胤礽犯的可是谋逆之罪啊!

如此一来,满朝战战兢兢,再无人敢求情求彻查了。

相对的,反胤礽的势力高涨,直亲王胤褆与明珠一党在前朝大肆扩张,屡次上折子请求康熙严惩废太子!说谋反之罪,罪在不赦!请康熙诛杀胤礽,以正国法纲纪!

看到这样的折子,康熙也是气坏了,一口气跑到了昭嫆的钟粹宫。

康熙把那一堆奏折全都丢到昭嫆的案桌上,“嫆儿!你瞧瞧!胤褆都干了些什么!!竟然要朕下旨赐死胤礽!!天底下有他这样的兄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