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580章、小情人被小白脸勾走了^_^

濡儿和傅德的关系,进展很好。

昭嫆虽然要多留濡儿几年,但并不介意让濡儿和傅德多多培养感情。

但是濡儿如此频繁地往武英殿跑,玄烨相当不满意。

俗话说得好,女儿是父亲上辈子情人,玄烨的现在就像是自己的心爱的小情人被小白脸给撬走了,他能痛快才怪!

这一日,玄烨瞧见濡儿打扮得贼漂亮从坤宁宫美滋滋跑了出来,老脸嗖的黑了几分,这这个小妮子,肯定又要去武英殿私会富察家那小白脸了!这会子玄烨已经浑忘了,富察家那小白脸还是他中意的人选之一呢!

“女儿给汗阿玛请安!”出门便迎头碰上了玄烨,濡儿忙乖巧地蹲个万福礼。

玄烨怒斥道:“今天哪儿都不许去,老老实实待在坤宁宫!”

濡儿呆了片刻,道:“汗阿玛,今儿是六哥家小侄儿洗三,女儿正要出宫去庆贺呢。”

玄烨傻了眼,哦是了,老六家的刚刚又给他生了个孙子。旋即,玄烨老脸尴尬极了,合着是他误会了呀。

“咳咳!快去吧。”

濡儿一脸狐疑地看着她爹,汗阿玛最近怎么好像特别爱找她的茬啊?!只不过濡儿还急着出宫,也没多问,忙道:“是,那女儿告退了。”

看濡儿欢快远去的背影,玄烨突然脑中一闪,不对啊!富察家那小白脸不就是老老六福晋的亲弟弟吗?!今日老六府上洗三,富察小白脸肯定也要去的!濡儿果然还是去找那小白脸厮混了!

可恶!!朕居然忘了这茬了!

很可惜的是,濡儿已经走远了,玄烨再想叫回来已经是晚了。

玄烨恨恨咬牙切齿,大步进了坤宁宫正殿。

昭嫆正在歪坐在罗汉榻上,一手搭在明黄云缎引枕上,后腰上靠着两三个鹅羽软枕,正翻开了一本纳兰词欣赏着,而小禝儿在他腿边玩七巧板,玩得不亦乐乎。

那七巧板泥金彩绘,做工精良,正是九阿哥的怜幼居出品的东西。当然了,怜幼居最大的股东是昭嫆,自然一有了好东西,阿禌便第一时间送了来给弟弟玩。

玄烨却气呼呼跑了进来,张嘴便训斥昭嫆:“你也不好好管管濡儿!这丫头,愈发不像话!堂堂固伦公主,一点矜持也没有!!不像话!”

额?矜持?是在说濡儿频繁与傅德约会的事儿了?

昭嫆眨了眨眼,忙叫保姆嬷嬷把小禝儿抱下去午睡,又忙拉着玄烨到榻上坐,亲自端了一盏茶水给他,叫他喝了茶消消火。

茶水玄烨倒是喝了个干净,但是火却丝毫没消,“嫆儿!你给朕好好约束一下这个小丫头,总往武英殿跑,早不知被多少人看在眼里了!”

“额……这个嘛……”昭嫆支支吾吾,这事儿就是她一手怂恿的啊。

“濡儿这样跟阿德往来,的确有点不太好……”毕竟这个是个礼教严苛的时代,濡儿毕竟还没被赐婚给傅德呢。

玄烨忽的一愣:“你叫富察家那小子什么?阿德?!”玄烨鼻子哼哼,叫得也太亲昵了点吧?!

看着玄烨那张毛酸气的老脸,昭嫆有点无语,便道:“是濡儿整天在我面前这么叫,我也跟着习惯了。”

玄烨黑着脸瞪昭嫆:“依朕看,濡儿就是被你惯出来的!”

昭嫆心中吐槽,什么叫我惯出来的,难道你没惯过那丫头?!

嘴上只得连连:“是是是,濡儿的确有点任性,回头我好好说说她。”

玄烨这才消了几分气。

昭嫆眼珠子骨碌一转,又道:“濡儿总这么跟阿德来往,也着实惹人非议,要不……你干脆把婚事赐了吧!这样就不会有人说闲话了。”

“什么?!”玄烨的老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昭嫆忙道:“只是赐婚而已,先把婚事定下,等过两年再正式下嫁。”

“那也不行!”玄烨脸色黑得都能滴水了,他恨恨道:“太便宜那个小白脸了!”

昭嫆:额……话说傅德不是你先相中的候选人吗?怎么现在不但不肯赐婚,还叫人家“小白脸”。好吧,傅德的俊脸的确蛮白皙的,比起玄烨这张又臭又黑的老脸强多了,当然了,这番心里话,昭嫆打死也不会说出来滴!

昭嫆瞅着玄烨那张臭脸,怎么觉得有点酸酸的?哦,是了,闺女被阿德勾搭走了,玄烨这是嫉妒了呀。

呵呵。

这个老康,越老心眼越小了。

昭嫆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道:“我说老康啊——”

玄烨陡然怒目一瞪,“你你你……居然又这么叫朕?!”——太没规矩了!太放肆了!

昭嫆白了玄烨一眼,“老康喽!你这个年纪,不叫老康,难道要叫你‘小康’不成?!”

玄烨拍案而起,昭嫆忙上去按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回了罗汉榻上,“老康啊,咱们都是过来人了,就别做那个恶人了!既然阿德挺好的,你还挑剔个什么劲儿。”

玄烨此刻的注意力早已不再富察傅德身上,而是在“老康”这个称呼上了!他气得鼻孔冒烟,“朕、还、不!老!!”

都五十多了,还不算老?昭嫆撇撇嘴。

然而她这幅不屑的模样,更激怒了玄烨,玄烨气得胡子乱斗。

昭嫆见玄烨炸毛,也不敢再撩拨他了,忙一下下扶着他的胸口:“好了好了,你至于吗?不就是个称呼而已嘛!”

玄烨冷哼:“称呼而已?朕若是叫你‘老嫆儿’,你乐意吗?!”

昭嫆眼珠滚圆,一股子恼怒之意如火山爆发般暴了出来:“你敢!!!”

见昭嫆恼羞成怒,玄烨倒是不怒了,他笑了:“你看嘛,这事儿搁谁身上谁都不乐意。”

好吧,人都是不服老的……昭嫆瞬间熄了火,她努了努嘴道:“不叫就不叫呗……”

玄烨拍了拍昭嫆的手背,“咱们好不容易才做了夫妻,却已经是老夫老妻喽!”说着,玄烨眼中满是怅然之色。

昭嫆摸了摸自己的干燥的脸,胶原蛋白的流失着实让人苦恼啊。这些年,昭嫆身份愈尊,每日享用的保养品也是最顶级,整日吃着燕窝、阿胶、雪蛤这些昂贵的滋阴养颜之物,还要服用雪莲玉容丸,脸上擦的面膏更是周炳焕专门为她精心调配,只有如此才能稍稍缓解岁月的侵袭。

她为妃为妾二十五载,才走上中宫之位。满打满算成为玄烨的名正言顺的妻子,还不到一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