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字体:16+-

第615章、八贝勒穿了阿禩 下 2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大清佳人最新章节!

胤禩喃喃自语:“我是在做梦吧。”

昭嫆苦笑了笑,她也多希望自己是在做梦啊!

这时候,玄烨一脸欢喜地冲了进来,“阿禩真的醒了吗?!”

赤足站在床前猩红地毯上的胤禩看到自己皇父驾到,不禁陡然一惊,他顿时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嘴唇骤然发白发颤:“汗、汗阿玛……”

玄烨见状,连忙快步上前,一把将跪在地上的胤禩给扶了起来,玄烨满目欢喜之色,不住地拍着儿子的肩膀,“醒了就好!”

“汗阿玛……”胤禩眼中满是错愕之色,汗阿玛怎么会亲自扶他起来,怎么会对他这般亲近疼爱?!

玄烨自顾自关心个不停:“怎么样?好些了吗?头还疼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胤禩无从回答,“头……”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痛处,却被玄烨一把拦下了,肃然警告道:“伤还没好,别乱碰。”

胤禩不由浑身一紧,立刻站直了身子道:“是!!”

看着儿子这幅紧张兮兮的样子,玄烨叹了口气,因为昨天大发雷霆,竟把阿禩给吓坏了吗?从小到大,阿禩在他面前,何曾这般战战兢兢?

玄烨轻声细气道:“你伤势未愈,就暂时在你皇额娘这儿养着,郭络罗氏也留下来伺候你便是。”

看着皇父如此关切的模样,胤禩顿时眼圈湿润了,“汗阿玛,那个鹞鹰——”

玄烨看着儿子竟是一副要掉泪的模样,心中不禁暗叹,阿禩自幼便比别的孩子坚强些,自从长大后,便一次都不曾掉泪过,如今竟……

玄烨忙笑了笑,道:“你也听说了?吉林将军刚刚进献了两只海东青,朕知道你也喜欢,给你留一只!”……鹞鹰,就是海东青。

胤禩呆滞住了,“不是……儿子不是说这个……”

昭嫆暗道,死鹞鹰事件吗?果然是在康熙五十几年了。她依稀记得,八阿哥因夺嫡失宠于康熙,所以想尽办法弄到了一只海东青,想要进献给康熙。没想到海东青到了御前,竟然垂垂欲死,因为这事儿,康熙皇帝龙颜大怒。所以说,刚才胤禩说什么宗人府大牢,便是因为康熙发作,把他关进宗人府了吗?

等等!昭嫆心中陡然一个激灵!坏了,若是那个胤禩穿了阿禩,那她的阿禩呢?难道去了那边那个胤禩的身体里?替胤禩去蹲大牢了?

开什么玩笑!!

昭嫆怒气冲冲快步上前,插进了父子俩中间,怒视胤禩:“你刚才说,你被关进了宗人府大牢?!”

玄烨皱眉。

胤禩点头。

玄烨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昭嫆扶着额头,麻蛋,这该怎么办啊!

玄烨这才晓得事情大条了,阿禩的确很不对劲,“刚才你叫人传话说,阿禩脑子坏掉了……”

昭嫆头大如斗,她眼珠子冒火,气呼呼等着玄烨:“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事儿!!”

昭嫆这一声大吼,没把玄烨吓坏,倒是把胤禩给吓坏了!胤禩满目惊愕地看着眼前这个陡然化身泼妇的“瓜尔佳皇后”,竟是直接对着汗阿玛大吼大叫?!

当然了,更令胤禩惊愕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玄烨舔着一张讨好的脸,干巴巴笑了笑,好声好气道:“先别急,阿禩是因为脑袋受伤才会如此。”玄烨又忙不迭吩咐李德全:“赶紧去传太医!阿禩的病,一定能治好的!”

昭嫆气得跺脚连连:“这不是病!!”尼玛是换了魂儿了!!

“都是你干得好事!你把我的阿禩给打没了!”昭嫆气得大吼大叫,宛若泼妇!

玄烨讪讪然,“朕也不是故意的……”

昭嫆气得磨牙霍霍。

郭络罗英兰见状,连忙上前扯了扯胤禩的袖子,“爷,地上凉,您快回**躺着吧。”

这会儿子,胤禩还光着大脚丫子呢!幸好脚底下踩的是柔软的藏毯。

胤禩回头看了一眼那明黄色的锦褥,惊恐摇头:“不行,这可是僭越!”

“爷……”郭络罗氏蹙眉,又说这种浑话了。

玄烨在昭嫆的怒火威势跟前,愈发气弱,见此情形,连忙对胤禩道:“这些小事儿就不要介怀了,赶紧去躺着,头上伤还没好,仔细又着凉了!”

胤禩呆滞地看着自己的皇父,满是不可思议之色:“汗阿玛……”

昭嫆重重叹了一口气,对玄烨道:“你难道还没看出来不对劲吗?!”阿禩断断不会如此!

玄烨叹着气点了点头,“阿禩这是得了失忆症了。”

昭嫆快吐血了,失忆症你妹的!!

玄烨又急忙对昭嫆道:“不过嫆儿你放心,一定能治好的!”

治你个祖宗十八代!!昭嫆默默问候了一下玄烨的先祖们,她深吸一口气,对胤禩道:“你应该是八贝勒,对吧?”历史上的八阿哥,虽然被称之为“八贤王”,但是他在康熙一朝,只是个多罗贝勒而已。后来雍正登基,虽然封他为亲王,但那不过是圈禁的前兆罢了!

胤禩点哦点头:“是,皇额娘。”——胤禩心想,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眼前这位既然是汗阿玛的皇后,他就应该尊称一声“皇额娘”才对。

康熙眉头皱了起来,阿禩当年初封便是郡王,何来这“八贝勒”的称呼?!康熙心心头一沉。阿禩的反应已经够奇怪的的了,连嫆儿也……

昭嫆只得继续问胤禩:“你生母是谁?”

胤禩愣了愣,他仔细打量着昭嫆的脸,带着几分疑惑道:“是……您?”

昭嫆嘴角抽搐,你到是记住了老娘我刚才的话了!

“对了,良嫔卫氏现在还活得好端端的,你要不要见见她?”昭嫆淡淡抛出这句话。

胤禩登时惊呆了,他急忙问:“额娘她还活着?她在哪儿?!”

昭嫆扬着眼角睨了玄烨一眼。

玄烨此刻已经傻了眼了,他几乎怀疑自己的老耳朵是不是出现幻听了!阿禩管良嫔叫“额娘”?!

昭嫆幽幽吐出一口气,她扫了一眼四周,淡淡吩咐道:“你们退下,还有英兰,你也先去耳殿照顾嫒儿他们吧。”

郭络罗英兰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忙屈膝一礼,“是,奴才先告退了。”

此话一出,胤禩愕然了,她一把抓住了郭络罗英兰的手腕:“英兰,你刚才说什么?!”

郭络罗英兰一脸疑惑:“我没说什么呀,只说告退而已。”

昭嫆暗道,胤禩强调的不是这个,而是“奴才”二字的自称!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