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异姓王爷
字体:16+-

第十八章 随夫上阵

说实话,在前世的时候,岳明对软弱无能的宋朝皇帝和那帮大臣们恨的是牙根直痒痒。北宋后期和整个南宋丧权辱国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后来的满清;如果他还在前世当经理,看到宋朝这段历史,最多也就扼腕叹息一阵子,可是如今他已经身处这大宋王朝,并且这个世界里还有他值得去呵护的亲人,如果一切可以重来,谁愿意再看到后面的那段悲惨?

刚才岳明是实在看不下去,随口说了几句,没想到这王拱臣还真给他面子,于是接着说道:“王大人,小而言之这是抓几个小蟊贼,无关痛痒;大而言之,这就是军事行动,牵一发而动全身啊;眼下我大宋正和西北的李元昊开战,敌军的奸细深入到我大宋的腹地,偷运急需的军用物资,绑架我方的技术人员,说不定这里面还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巨大阴谋!如此事关我大宋胜败的军机要务,说不定最后还得惊动朝廷,王大人你可不要小觑,一定要亲自坐镇指挥啊!”

王拱臣是真宗天禧三年的进士,后来进入知谏院,因上书反对王钦若怂恿真宗皇帝的泰山封禅大典而被一贬再贬,多少年来一直备受冷落,没想到岳明最后一句“事关我大宋胜败的军机要务、惊动朝廷”,突然又让老头子埋藏在心底的热血重新沸腾了起来。

岳明一看事情有望,笑道:“此事最好由大人您全权负责,火速调集厢军和巡检司的人马,由石将军亲自指挥实施抓捕行动。然后根据事情的轻重缓急,再由大人出面向朝廷说明情况,岂不是更好!”

王拱臣一听心里就是一动,不由得对眼前这个年龄还不及弱冠的年轻人大加欣赏。调动当地厢军和巡检司的人马在他的权限之内,让石德奎亲自指挥又能有的放矢。将那几个奸细一网打尽了,那是他居中指挥得当的功劳;如果事情办砸了,那就是他石德奎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武夫办事不力的后果,于是笑呵呵地就点头答应。

石德奎一听王拱臣同意了让他亲自指挥,刹那间就觉得天旋地转,激动的心情顿时难以抑制,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这个岳公子肯替自己出面说话,急忙感恩戴德地看了一眼岳明,然后就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任守忠一看王拱臣采纳了岳明的建议,冷笑了几声,冲着王拱臣道:“王大人,此事洒家也想临场督办一下。一来我也避一避泄密的嫌疑,二来呢,过一段日子洒家就要回京一趟,如果见到太后和枢密院的王大人,这军事上的事情也要说上几句,王大人你意下如何啊!”

王拱臣虽然对这朝廷的事情有些心灰意冷,可是他知道这帮阉货们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如果要让他们不痛快了,一旦搬弄起是非来,那可就大大不妙了。现在他的政治热情已经在心底开始发芽,考虑问题立即就不像刚才那样对什么人都耐搭不理了,急忙拱手对任守忠道:“既然如此,那本官就和任大人亲自上阵指挥!”

任守忠哈哈一笑,回头对岳明道:“岳公子也要避避嫌啊,不然石将军带人去扑空了,我们就是长着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岳明一看这帮人尔虞我诈起来还不算,居然要把他也拉上,可是任守忠说的理由冠冕堂皇,根本就不容他不答应,正在踌躇间,王拱臣笑道:“岳公子就别推辞了,日后说不定你也是一个堂堂的朝廷命官,早早见识一下、开开眼界也是大有裨益的!”

“那好吧!”岳明一看就连始终在旁边一言不发的石德奎也点头称是,于是只好勉强答应。

王拱臣之所以让岳明也跟着,是他觉得有这么一个有功名在身的人在旁边跟着,日后免得你任守忠到了京城,上嘴唇一碰下嘴唇,随心所欲的胡编乱造;还有就是,日后此事一旦有了什么是非,也好多一个有力的旁证。

岳明虽说对谁都笑呵呵的,可是凭着他王拱臣多年修炼出来的独到眼光,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个读书人很有见识,根本就不是任守忠这样一个不男不女的阉货所能左右的。就这样,还没和敌人交上火,自己人先在窝里短兵相接的干了一场,等到他们的意见达成一致,你一言我一语地研究部署好行动方案之后,就已经到了傍晚时分。

大家在苏府吃过晚饭,王拱臣就开始调兵遣将,当上了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刚见面时,这位府尹大人四平八稳,不温不火,可是如今发起官威来顿时就让人刮目相看了,不愧是在江宁府经营了七八年的光景,不到半个时辰,一支来自不同单位和部门的人组成的临时部队就在苏府大门外待命了。

岳明来到门外一看,这支队伍真是热闹,如果把禁军比喻成当地驻军、厢军比喻成驻当地的武警部队、那巡检司充其量就是公安局了。厢军和巡检司分别派来三百人,由一个提辖和巡检副使率领,两个人将队伍集合完毕后,齐刷刷地来向王拱臣报到。

王拱臣背着手在队伍面前来回走了几步,满意地点了点头,看了看在一旁面无表情的任守忠,然后一挥手,命令道:“出发!”于是,这支市长任总指挥、军区司令任副总指挥,驻当地武警部队和当地警察局组成的一支联合部队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岳明随着队伍刚到城门口,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大声喊道:“夫君——”,声音极其熟悉,急忙扭头一看,没想到竟然是施灵灵。

原来施灵灵得了刘管家的口信后,越发的不放心,就赶在天黑之前进了城,正一路打听着要到苏家去找夫君,突然碰上了这队就要出城的官兵。她往道旁一躲,心里更加着急,一心就盼着这些官兵快快走完,没想到无意中竟然发现了自己的夫君也在队伍里。

岳明一看施灵灵心急如焚的样子,心里顿时一阵愧疚,上前简单说了一下今天夜里的情况后,心疼地道:“这么冷的天你还出来找我,我先把你送回家吧!”

施灵灵满脸兴奋地听他说完后,半是撒娇半是认真的道:“灵灵好不容易见到了夫君,怎么能一个人回家;既然朝廷的人让你跟着,那灵灵就跟着夫君一起去!”

岳明一看施灵灵倔强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我的好灵儿,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我这次随官兵进山可是去抓奸细;你要是想去山里玩儿,等以后我再陪你去!”

施灵灵笑道:“如果真是去抓奸细,那我就更不能离开夫君了!一旦这些官兵和那些奸细动起刀枪来,伤了夫君怎么办,有灵灵跟着你,到时候还可以有个照应!”

岳明一看这还真是麻烦了,刚想拉下脸端出大男人的架子,可是施灵灵哪里肯听,小姑娘一看队伍快要走到头了,突然冲着岳明一招手,然后转身就跟了上去。

岳明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撒腿也跟了上去。他清楚施灵灵的性格,让他一个人在夜里跟着官兵进山,她是无论如何也放心不下的,与其让她在家里牵肠挂肚,还不如就让她跟着。反正有这几百名官兵,抓几个敌军的奸细,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再说他早就领教过这小姑娘的胆量和魄力,那天夜里面对着突然找上家门的百十号人,她都没一丝一毫的畏惧,何况这次还是跟着大队的官军去抓人,那就更不用担心什么了。

队伍出了城直奔北郊的金牛山,刚一开始也许是城外的空气清新,这支队伍还像模像样,脚步整齐划一,跺得地上的积雪咔咔直响,要不是去执行秘密任务,说不定还会喊上口号,可是刚一到山下,有些人就开始喘气如牛、挥汗如雨了。再看这些人,头盔也歪了,手里的长矛也开始用来当拐杖了,不是哈气连天就是一副如梦方醒的样子,当初那股雄赳赳气昂昂的精神头早就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