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异姓王爷
字体:16+-

第一卷 江南除奸 第四十九章 杀猴骇猴

今天是苏达善过世的第五天,按照习俗要过了“满七”才会出殡发丧,如今整个苏府上下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岳明站在门口,看着这个连门口的打灯笼都被白纱罩住了的苏府,心里微微一叹,就和施灵灵、陆秉文还有那个亲兵卫队长走了进去。

灵堂设在内院,岳明刚想和他们一起到灵堂去上一炷香,鞠个躬,表达一下哀悼之意,可是刚一进内宅就看见那个大客厅的里里外外都挤满了人,里面不时地传来一阵阵大骂叫嚷之声,随后就听见有人一声声哀求和好言抚慰,饶是如此,外面的一帮人也跟着里面大声起哄,要多热闹就有多热闹。

岳明一看这么沸反盈天的,哪里有一点儿哭送亡灵的肃穆,全被这帮人给搅了,和陆秉文他们上前去,仔细一听就发现这些人全是以债主的身份前来的。

陆秉文摇头叹息道:“昔日苏家如日中天的时候,别说是在金陵、江宁府,就是整个江南一带那也是行业的龙头,可是苏老爷子这一去,家无男丁,同宗同族的有没有撑得住台面的人,唉,我看这苏家织坊恐怕是支撑不下去了!”

岳明心里一阵惋惜,宋朝的经济繁荣,就在于朝廷懂得农商并举的国策,既然苏达善能将苏家织坊做到如此规模,那无论是管理还是经营必有常人不及之处,这么大的一个企业,如果只是因为董事长去世就破产倒闭,那也实在可惜了。

这是就听见里面有人大声叫嚣:“我说你一个脏老头子在这儿管什么用?说到天边儿上也拿不出一文钱来,你快去让你们的大小姐出来。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此人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老头带着哭腔哀求道:“顾老板,我们老爷身遭不测,两位小姐悲痛欲绝,对什么事都听不进去,如果你们再苦苦相逼。哪还不知道要出多大的乱子啊!”

岳明一听这不是刘管家吗,不由得一阵摇头,这个老刘怎么也糊涂了,这帮人就是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你越说过不下去这帮人闹得越凶啊。

刘管家地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嘿嘿一笑,扯着嗓子道:“做买卖的都要将就个礼信,你们苏家遭遇了不幸,出了变故不假,可是我们这些人也得活命不是?他苏老板家大业大。还在乎我们那几个小钱,不行,今天就是说到朝廷的金銮殿上去,也得把我们供货的款项付清。不然----不然我们就要从灵堂里将苏达善的两个女儿拉出来,看她们还要不要脸!”

此话一出,门口这些人也大声起哄:“对,如果拿不出钱来,就将苏达善的那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拉出去卖了!”随即就听见一阵污言秽语。吹口哨、打响指之声不绝于耳。

岳明一听火往上撞,这那是什么讨债地,纯粹是一伙上门找晦气的,仔细一看,这围在门口起哄的虽然身上也是满身罗绮,可是那一举一动哪像个商人。纯粹就是一帮地皮无赖,有几个如果拔去头上的帽子,分明就是个秃子,无疑,这些人当中有一半也是白莲社派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