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异姓王爷
字体:16+-

第114章 太子特使

三月金陵,阳光明媚,春意正浓,天地间充满着一派盎然的勃勃生机。此时也正是这座号称“虎踞龙盘”之地的风景最迷人时刻,湖光山色、水陆接天;秦淮河旁,玄武湖畔,无一处不让人惬意十足、流连忘返,真是一片太平盛世。

黄昏时分,趁着外城门就要关闭的前一刻,就见有五个身材健硕、神态剽悍的中年汉子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前前后后地就进了内城。如果仔细打量这些人,他们虽然是一身汉人的打扮,可是长相古怪、面容刻板、神态刚毅,仔细一看就知道不是中原人士。他们先是在金陵城最热闹的棋盘街上装着若无其事地溜达了一阵儿,然后就悄悄地进入了玄武大街,随后这五个人凑成一伙,步履匆匆地向西而去。

在宽阔的玄武街的尽头就是赫赫有名的江南应奉司衙门,这五人个人来到高大威严的衙门口,就见为首的一个三十多岁、长着一副鹰钩鼻子的中年人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上前交给了在大门口值勤的都司衙门的亲兵。

这个都司衙门的亲兵接过信一看,只见信的封面上赫然写着“江南应奉司都司雷”的字样,顿时不敢怠慢,迅速地将信还给这人,立即变成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然后双手抱拳,将头一低让到一旁,低声说道:“各位跟我来,雷公公有请!”

虽然这几个人一副冷傲的神色,可是等他们尾随着这个亲兵进了衙门,顿时都暗自惊叹了一声,----这中原的衙门怎么这么漂亮?比我们那儿皇帝的皇宫还气派!一路之上处处千姿百态的假山、明暗相间的回廊、大大的鱼池和各式各样的花草,就连穿梭其间的那些下人也是衣着光鲜、举止得当,这一切看得这些人一个个目瞪口呆,从他们的表情上就可以判断出,他们几个还是第一次到中原来,尤其是到这素有烟花之地、温柔之乡地金粉之地。

宽阔敞亮的庭院里九曲回廊,鸟语花香。此刻正是黄昏时分,夕阳西下,彩霞满天,落日的余晖将整个庭院笼罩在了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在一座颇为精致的小楼前,那个在前面带路的亲兵停住了脚步,回头说道:“各位请在此地稍等片刻。我去里面通报一声!”说完转身而去。

这座小楼一共三层,雕梁画栋、廊腰缦回,周围是清一色地高大挺拔的翠竹,如众星捧月般地将小楼映衬其中,掩饰其内;小楼的后面是一座高高的假山,前面是一块波光粼粼的巨大的人工湖,这个幽静雅致、巧夺天工的所在只要看上一眼,谁也会觉得神清气爽,流连忘返的。更不用说这几个异族之人了。

这几个人贪婪地看了一阵子,不由得就面面相觑起来:中原就是好啊;刚刚在大街上的那副看起来不可一世地神态也在瞬间灰飞烟灭了。----在这里面住着的人,简直比他们的皇帝还尊贵。岂是他们几个敢在这里横冲直撞地。

时间过去了足足有半刻钟,就见刚才那个亲兵快步从里面走了过来,冲着他们几个人道:“各位,我们雷公公让你们进去呢!”话音未落,就见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细皮嫩肉的小太监昂首挺胸地走了出来,小太监朝着这些人瞥了一眼,瞥了瞥嘴,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们几个谁是头儿?跟我进来吧!”举止之无礼、神态之傲慢,语气之冰冷。让这几个人心中顿时大为不快。

那个为首的人使劲儿压了压心头的不快,走到这个小太监面前,操着有些生硬的汉语,拱手道:“这位公公,我跟你进去!”

那个小太监以一副极不信任的眼光瞅了他一眼,质问道:“你是头儿?”

这个人没想到连一个小太监地架子就这么大。可是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何况此次前来责任重大。忍辱负重那是在所难免。于是急忙笑道:“正是。在下便是他们几个地头!”说着急忙将手中地一块沉甸甸地金子塞了过去。

那个小太监不由得一晃。急忙向后一躲。一看这人手里拿地是一锭黄澄澄地金子。竟然勃然大怒。细声细气地呵斥道:“休要在我面前摆弄这些黄白浑浊之物!----快跟我进来!”

这个人好生无趣。可是也发作不得。只得乖乖地将那锭金子又放回了兜里。乖乖地跟在了那名小太监地身后。心中不由得又多了几分地敬畏之情。

沿着特质地红木楼梯。这个英俊地小太监一直将此人领到了三楼上一个宽敞明亮、装修极其考究地客厅里。然后冲着旁边地一张椅子一努嘴。说道:“你----在这儿候着。我们雷公公一会儿就到!”说完转身而去。

从一楼到三楼。虽然走得都是楼梯。可是也已经让这个人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给了。这里面地任何一件东西在他地眼里都是那么地精妙绝伦。还有那隐隐传来地不知名地乐曲之声。更让他觉得自己是到了一个世外地桃源。----就刚才那个小太监地打扮和举止。也让他感到自惭形秽;就更不用说那个还不曾谋面、号称“江南王”地雷公公了。

这个人站在质地精良、用料考究地猩红地地毯上。看了看旁边那把擦得光亮可鉴地椅子。真不知道是坐下好。还是站着更舒服一些。正在他手足无措。局促不安地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咯咯笑了几声。

这个人吓得浑身一哆嗦,手不由得向腰里一伸,与此同时回头一看,就见一个浓眉大眼,器宇轩昂地中年太监赫然站在了眼前。

看来人目空一切的架势、雍容华贵的气度,此人判断出面前这个高个子的太监,肯定就是自己要见的那位号称“江南王”的大太监雷恭允了,于是急忙快步上前深施一礼,同样操着不太熟练的汉语,恭敬地说道:“大夏国太子特使刚浪陵参见都司大人雷公公!----在下代表我们大夏国太子宁宁哥殿下----祝雷公公福寿……福寿安康,永……永享荣华富贵!”

雷恭允是太监出身,谄媚溜须他可是行家,一看这本来是一句让人听起来极其舒服的谄媚之言,偏偏让这位叫刚浪陵的家伙说的生硬晦涩,结结巴巴,其口气也是大煞风景,如果不仔细去听,还以为这家伙是在给他大念悼词呢,惹得雷恭允一阵哈哈大笑,他可没心思跟一个冥顽不化的蛮夷去计较,于是用手轻轻一个虚扶,笑道:“你们的那个叫什么……宁宁哥的太子前些天派人送信来,说有要事相求于洒家,不知道你们的太子找洒家到底有什么事?”

刚浪陵一怔,他以前也是李元昊得力的部下,在整个大夏国那可是上街都敢横着走的人物,谁敢对他这样傲慢无礼,如今自己对着一个太监行此大礼就已经觉得很委屈了,可是人家竟然一句客气话都不说,别说好茶好水了,连个座儿也不让,真是岂有此理!

其实这位特使大人在走进这座院子的一刹那就预感到了,这个太监被人称为“江南王”绝不是什么夸大其词,他更明白大夏国目前的艰难处境,那可不是元昊大王一统大夏国的时候了,于是就见这个刚浪陵脸上红铜色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急忙再次拱手道:“回雷公公的话,我们大王被你们大宋拘禁之后,如今我们的太子只想着和大宋国永结盟好,称臣纳贡,世世代代做大宋的臣子,两国永远没有干戈之争!----我们太子希望雷公公能帮着我们在大宋皇帝驾前多多美言,如果雷公公真的能促成此事,那我们大夏国的子民将世世代代记住雷公公的大恩大德!”

雷恭允听完后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说你们这些蛮人啊,也真是的,你们觉得手里有几匹高头大马、攒了几石大米白面,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天地间就容不下你们了,就认为我们大宋是那么好欺负的了,就敢一门心思的嚷嚷着造反,这回尝到厉害、吃到苦头儿了吧!----真是自不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胜者王侯败者贼,纵然这个刚浪陵就是有了生吞活剥这个阉货的心思,那此时也得忍着,于是急忙附和道:“雷公公说的是,雷公公说的是。只要雷公公能让你们朝廷罢兵,册封我们太子为西夏王,我们太子愿意以倾国之力来报答雷公公的大恩大德!”

刚浪陵虽然不通汉人的那套繁缛礼节,可是他也并不傻,他知道自己跟这个雷公公打交道可不能只靠着空口白牙说白话,就见他不慌不忙地伸手入怀,拿出了一个蓝色的精致小盒子,然后恭恭敬敬地递了上去,努力做出一番讨好的脸色,笑道:“这是我们太子殿下让在下送给雷公公的一件小小的礼物,不成敬意,还望雷公公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