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弃少
字体:16+-

第429章:酒爷咬死别人家的狗

如果你的大脑得出基因匹配的结论,那么你就会更依赖你的恋人,更享受与对方接吻。也就是说,接吻的过程其实是对恋人的识别过程,男人和女人可以通过对方唾液的化学成分进行分析,识别出对方是否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科学家还发现,处在热恋中的人的血液中的复合胺含量会下降,而较低的复合胺含量据认为能引起人的强迫性情绪,这也可以解释处在热恋期的情侣为何对自己的异性伙伴如此迷恋……”

荷尔蒙、肾上腺素、苯乙胺、后叶催产素、后叶加压素、雌激素、睾丸激素……方穆云和司徒灵都听糊涂了,她们心里都在质疑这是爱情吗?爱情真的如李逍遥说的一样,都是些人体的化学反应?

“我说这些是为了让你们知道爱情,现在说说方穆云的事情,正如我之前说接吻识爱人,你现在和你男朋友接吻,应该不会身体变软,不会迷恋,那是因为你的大脑对唾液进行化学分析,判断出你们不合适,当然什么都有例外,你男朋友和你分手也可能是情势所逼,迫不得已,如果你和他接吻还和初恋一样,那么恭喜你,你男朋友还爱着你……”李逍遥滔滔不竭地说道。

爱情很多人不懂,有的人爱了一辈子都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但是李逍遥用科学来解释爱情,让方穆云和司徒灵短时间内知道爱情的本质。

“穆云的男朋友爱上了别的女生,照你这样说——穆云和她男朋友是没机会和好了。”司徒灵道。

方穆云哭得更厉害了。

“旧情复燃也不是不可能的,最简单的方法是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好。”李逍遥道。

“那我要怎么做?”方穆云哭泣地问道。

“你平时是怎么对前男友好的,现在一样这么对他,你的好,会让他心怀愧疚,会想办法补偿你,而他现女友肯定会吃醋,吃醋就会针对你,你就故意让前男友知道,你前男友知道现女友是这样一个人,一比较,自然而然就会感觉还是你好,就会回到你身边。最后我要说的是,他能背叛你第一次,就可能有第二次第三次。”李逍遥道。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方穆云心里重复着李逍遥的话,这样令人担心又不稳定的爱情,她心里开始抗拒了。

“穆云,听我的,不要再想那个渣男了,我以前就说过他不是好人,可你偏偏不听,现在分了也好。”司徒灵对方穆云劝道。

“好,我听你的。”方穆云一抹眼泪,不再哭泣,想开了,用李逍遥的话说,爱情不过是化学反应而已,没了以后还会产生。

当方穆云想跟李逍遥道谢的时候,李逍遥已经走远了,看着李逍遥离去的背影,她感叹道:“唐爷果然厉害,把感情看得那么透彻。”

“穆云,你还记得吗?唐爷曾经也追过你,现在后悔不?”司徒灵笑嘻嘻地道。

方穆云脸蛋一红,白了司徒灵一眼,没好气道:“他也追过你,还治好了你的眼睛,是让你看到光明的人,我断定你心里是后悔死的那种。”

司徒灵叹气道:“你说的没错,我是后悔死的那种,特别是去过大唐山庄后,更后悔了,大唐山庄太美了,那里真的是仙界一样,无忧无虑。”

天稍稍变暗,李逍遥就出发了,一路上用轻功狂奔,回到大唐山庄的时候,韩婉儿和程佳还没睡觉,正在看电视剧。

看到李逍遥回来了,韩婉儿和程佳都非常高兴,一左一右地围上去,抱住李逍遥。

“茶茶他们呢!”李逍遥问道。

“他们睡觉去了。”程佳应道。

“那我们也去睡觉。”李逍遥邪笑道。

第二天早上,王茶茶习惯性地早起,自己去洗脸刷牙,然后坐在餐桌上,等着吃早餐,她双手撑着下巴,眯着眼睛,小脑袋一点一点地在打瞌睡。

昨天晚上太疯狂,韩婉儿和程佳下不了床,李逍遥只好自己起来做早餐,他做了鸡蛋面端到王茶茶桌前,轻声喊道:“茶茶,吃早餐了。”小孩子打瞌睡的时候不能太大声喊,不然会吓坏小孩子。

王茶茶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李逍遥后,又闭上了眼睛,小嘴嘀咕道:“又梦到了表哥,表哥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

李逍遥伸手点了一下王茶茶的额头,笑道:“你没白日做梦,你表哥我真的回来了,快吃早餐,一会你还要上课呢!”

王茶茶感觉到额头上真实的触感,尖叫一声,然后从椅子上跳下来,抱住李逍遥的脚,兴奋地喊道:“表哥,我好想好想你了。”

李逍遥把王茶茶抱回椅子上,微笑道:“吃完早餐再想。”

王茶茶用力地点头,高兴地道:“嗯,我听表哥的话,我是乖孩子。”

王茶茶欢快地吃完早餐,然后跟一起一样,受了委屈就告状,她坐在李逍遥大腿上,依在李逍遥怀里,嘟着小嘴,奶声奶气地告状:“千酒抢我鸡腿吃。”似乎抢了不少,她用手指数了半响才抬头对李逍遥道:“抢了我七个鸡腿,他还打死了二丫家的狗狗,他不是好孩子。”

“千酒为什么要打死二丫家的狗?他没伤人吧?”李逍遥担忧地问道。

“千酒没打人,村里的人都怕他,他好凶,二丫家的狗狗朝他叫了几声,他就把二丫家的狗狗打死了,表哥你是不知道,二丫都被吓哭了,后来表嫂和佳佳姐把他带回家打屁屁,还跟二丫家道歉了。”王茶茶奶声奶气地道。

“没伤人就好。”李逍遥松了口气,至于把别人家的狗打死的行为,他认为这是正常的,他小时候更夸张,动不动就把人打残,活撕动物更是家常便饭,没办法,身上流淌着充满暴力的血液,脾气暴躁是天生的。

“雅儿呢!她乖不乖。”李逍遥问道。

“雅儿没我乖,她需要佳佳姐和表嫂带着玩,我不需要,我能自己上学,自己回家,自己玩。”王茶茶得意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