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上海滩(伪装者)
字体:16+-

第五章 生死考验3

明台克制自己的泪水。他想叫一声“冤”!始终没有叫出来,因为铁案已铸定,冤狱已织成。王天风用事实教育了明台,什么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可惜,太迟了。

孙武练兵,杀吴王宠妃立威!

王天风带兵,杀戴笠之把兄弟,以儆效尤!明台绝无生还之道。

王天风拿出一把手枪来,放在小餐桌上。此刻,枪与明台卸下的勋章搁置在一起,极为讽刺。

“你们两个,阵前违抗军令,事后贿赂上级,该当死罪。按我们军校的老规矩,你们一人殉法,一人上前线。二选其一。”王天风声音很冷,刺骨的寒,“你们可以抽签以决生死。”他算是给出了一个比较公平的“竞生免死”的法则。

“死亡”于瞬间具体化了,且不容回避。

明台想过自己的死法,不下几十种,无不是悲壮、激烈、勇猛、豪迈、飞扬。唯独没有想过要殉法。

再没有什么死法,比殉军统局的“家法”更加让人屈辱了。

偏偏,王天风决计不肯饶他。“需要人帮忙吗?”王天风说。

小餐桌上那把手枪格外刺目。

倏地,于曼丽、明台几乎同时以旋风般的速度扑向小餐桌,明台手快一秒压住枪,于曼丽奋力来夺,明台一拳击中她的脸,于曼丽仰面倒地,她浑身都在剧烈颤抖,哭都哭不出来。明台脸色煞白,却坚定刚毅地拿起手枪。

枪很重,重到明台几乎丧失了拉枪栓的勇气。

枪很轻,轻巧到分秒内就能将一个血肉之躯化为腐草败泥。

明台感觉到,自己短暂的一生中,**、傲气、懊悔、惊惧、屈辱、痛苦、悲伤都混淆在了一起。

于曼丽倒在地上,伸出手来,她的手显得苍白无力。

“明台!不要啊,明台!”她的咽喉似乎被一口气堵住,吐不出来的是悲苦、痛恨。

“曼丽,记住,报仇容易释仇难。记住,你叫于曼丽!”明台嘱咐她。

王天风说:“你还有什么未尽之遗言,尽管开口。看在我们师生一场,我一定替你把‘后事’料理得妥妥当当。”他稳稳当当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茉莉花茶。

明台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以标准军姿立正。

“姐姐、大哥,对不起!”他说第一句话时,已心胆俱碎,痛楚难当。

“于曼丽,替我多杀几个鬼子!”他扯着喉咙喊出第二句,情绪悲壮,视死如归。

“姆妈,不孝孩儿来见您了!”第三句,两行清泪落下,毅然决然地扣动扳机。

只听得于曼丽一声凄厉的惨叫,盖过了扣响扳机瞬间的声音。尽管如此,机舱里的人也清晰地听到了咔的一声,枪机撞击滑轨终端的刺耳声,是空枪!

手枪依旧握在手上,人依然岿然不动,心却已经大彻大悟。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diezhanshanghaitan_weizhuangzhe/6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