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上海滩(伪装者)
字体:16+-

第五章 生死考验4

明台不回头也能感应到搭档的笑容,于是,他嘴角上扬,面带几分自得。

王天风和明台沿着萧萧落叶铺满的小径,走在寂静的山林里。树梢上不停有水珠滴落,湿气很重,空气里裹着新翻泥土的香,军靴踩在泥上,一踩一个脚印,很新鲜的痕迹。

“明天你就要离开这里了。”王天风口气很淡,但是,明台能从这淡淡的口吻中听出老师的“难舍”之意。

“恨我吗?”王天风问。

“怕您。”明台由衷地说。

王天风失笑道:“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

“记得,在飞机上。老师盛气凌人。”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目中无人。”

明台笑起来,依旧很纯很优雅。

“会想念军校的生活吗?”

“会。”

“军校里的人呢?也会偶尔想起吧?”

“会,除了您。”

“一枪衔恨?”

明台低下头,不作答。

“我在军校里,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孩子。有的送到了秘密战场,有的送到了郁郁葱葱的荒冢里,有的送到了血火纷飞的战壕。这些孩子有的敦厚,有的清婉,有的温和,有的烈性,都是好人。就算有贪生怕死的,也是好人。他们只是生错了时代,来错了学校,找错了对象,走错了一步。我的心也是肉长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长长地叹了口气,“送走你们,最难熬的就是等待,有的时候,等来你们立功的喜讯,有的时候等来你们失踪的消息,一旦失踪,你们的骨头和血屑,你们的头发和指甲,我都不可能碰到,那个时候,我就会到荒冢去,看看埋在那里的孩子们……”

“为什么不让我们都战死在沙场呢?采取这种极端残忍的方式来考验……我们。是人,谁不贪生呢?”明台说出心里话。

“是啊,我把贪生怕死的孩子送出去,会带来什么后果呢?一个贪生的孩子,会毁掉我们整个行动网;一个贪生的孩子,会图自保出卖组织。你们一旦走出这个门,所有的危险都是真的了。行动中无所依凭,没有后援,精神上人格分裂,备受摧残,时时刻刻置身于险境。死亡,对于你们来说,就变成家常便饭了。稍有不慎,就会自我毁灭。一个优秀的特工,唯一的生存根基,就是不畏死!唯一的生存法则就是谁也别信!甚至,包括自己。”

明台深受感触,同时对王天风制伏自己的一系列手段和谈话感佩折服。他心底油然而生英雄惜英雄之意。

王天风从手腕上取下一块看似很名贵的手表,明台认得,那是一块瑞士表。

“这块表,是我所有家当里唯一能拿得出手的礼物。送给你。”王天风说。

“我从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表也不例外。”明台看似很不给老师面子。

王天风无语。半晌,他说:“那就留着做个纪念吧。”

“压箱底,您不介意吗?”

“不介意。”

“好吧,我收下了。”一副勉为其难的口气。

“你没有什么要送给我吗?”王天风知道明台给自己买了一套西服。

“原来有的,可是,我改变主意了。像老师这样清廉如水的人,我就不贿赂了,免得挨军棍。”

“你按我的尺码买的衣服,你能穿吗?”

“能啊。等我老了,发福的时候穿。”

“好。”王天风喜欢明台这股调皮劲,骂人都骂得不拖泥带水,他是在干干脆脆地告诉王天风,你老了,“你记着,下次千万别再落我手里。”算警告,也算玩笑,说完王天风向回头路走去。

“您是专程来跟我告别的吗?”明台在他身后问。

“不,干我们这一行的,不需要告别。”

“将来还会再见面吗?”

“有可能,但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老师!”

王天风没有停下脚步。

“我会让您感到骄傲的!”

王天风停住脚步,回眸一看,明台立在树林里,站着笔挺的军姿,清雅、英俊、自信满满,一个帅气中透着坚忍不拔的军礼,让王天风步履轻健,他频频回首,看见明台岿然不动,满身都是月光。

明台和于曼丽走了,走得无声无息,就像树林中的落叶,凭风升降,飘零而去。对于在特殊军校毕业的学生,王天风从不送行,这是他的原则。

他每次都克制住自己内心的难舍,在他看来,他们始终都是要舍得的,牺牲对于他们来说,过于稀松平常。

他每次烧毁一份学生档案,他就会怆然心酸。

此刻,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套包装漂亮的西装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同时,搁在桌上的还有两套军装、军衔及一枚五等云麾勋章,以及一封书信。

王天风展开书信,上面写着很简单的几句话,几乎没有多余的字,干净、简洁。

“老师,我们杀敌去了。军装等物替我们收着,若战死,替我们烧埋了。若胜利回来,我们还要穿着受勋。老师好好活着,正如我们努力死地求生!学生:毒蝎。”

明台第一次把自己的代号写在了书面上。

第一次用这个代号,是给王天风的留书。

王天风感觉内心异常温暖、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