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上海滩(伪装者)
字体:16+-

第六章 “粉碎计划”5

“怎么了?”汪曼春很吃惊,“你受伤了吗?”她要撸开明楼的袖子看,明楼故意让她看到一股淡淡的已经淤青的紫红伤痕,就不让她继续往下看了。因为明楼知道,汪曼春是吃哪一碗饭的,点到为止,即可。

“看什么看。”明楼笑着护着手臂。

“你让我看看。”汪曼春不依。

“有什么好看的,一点小伤,你再看,再看,小心我看回来。”明楼笑着扣紧袖扣。

“那个老处女分明就是心理变态!”

“曼春!”

“难道不是吗?她自己没有男人要,就不准自己的兄弟娶老婆,逼着你和我分开……她只要一看见我们在一起,她心里就不舒服,她不是变态是什么?!”汪曼春委屈的情绪终于爆发了,“你明明是她的亲兄弟,倒像大街上捡来似的。明台分明是大街上捡的,却心疼得像块宝。”

“还记得我们读书的时候。”汪曼春抚着自己的心口,说,“因为我是汪家的人,我们每次见面都是偷偷摸摸的,好像做贼似的恋爱。

后来,她知道了。表面上不动声色,我以为她对家族间曾经的往事已释怀,而包容我。她把你从大学里叫回去,我都说,不要回去,中国这么大,哪里没有我们容身之处?你偏偏要回去,你总是不肯信我。结果怎样?你被她打了个半死!还记得我在你家楼下哭了整整一夜,我才十六岁,也是这样的大雨天气,我浑身湿透了,嗓子哭哑了,她都没有动过恻隐之心!”

我在你家门外等了你一宿,终于等到她出来了。她坐在汽车里,正眼都不瞧我,她告诉我,你过几天就出国了,叫我不要再纠缠你。她从车窗里扔出我买给你的衣服,衣服都撕裂了,袖口上还浸着血。”汪曼春情绪激动地哭起来,“她警告我,你所受的伤害全都拜我所赐!我在她眼里就是一个仇人的劣种,一个下贱的女孩子。”

明楼的眼睛模糊起来,窗外的大雨让他回想到从前,如果,当年自己真的选择了放弃一切,跟眼前这个女人私奔了,她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关键是自己当年的确没有背叛家庭的勇气,被明镜送出国去,永远和眼前这个女人失之交臂了。

这是自己的幸运,还是汪曼春的不幸呢?

明楼无法作答。

“从前是这样,现在她还是这样。”汪曼春说,“难道她的心就不是肉长的?”

明楼没有制止汪曼春的恶语攻击,在他看来,在适当的场合听凭汪曼春的发泄是一种极为有效的缓解汪曼春胸中恶气的方法。

唯如此兼顾,方可两得。

明楼掏出手帕来替汪曼春揩了揩泪痕。不知为什么,从前他看见汪曼春的泪,他会揪着心地难过,现在他看见汪曼春的泪,他已经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

现在只剩下机械的动作。

因为他的脑海里,不再有“爱她”或“不爱她”的挣扎,反而被“可用”或“可弃”取而代之了。

这才是自己与汪曼春的真正关系,楚河汉界,泾渭分明。他在想。

有人敲门。

“进。”明楼说。

一名女秘书脸色青灰地走进来,说:“会长。‘樱花号’专列遇难高级长官的名单出来了。”

“这么快?”明楼似乎有些不相信。

“是,是因为,当地警察正在拼凑军装和军衔,以及核对车上大使们的名单。第一次爆炸是在餐车里,正好大家都在用夜宵,所以,死亡率很高。”

秘书把打印好的英文文件递给明楼,文件上密密麻麻一排排军衔及官职名称。

首先映入明楼眼帘的是:

明石元三郎,日军驻新京司令官,陆军中将。

冢田攻木,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陆军中将……

不用细看了,大功已成。

窗外依旧是倾盆大雨,房间里,明楼摘下金丝眼镜,低头做默哀状。汪曼春呆呆地站着,女秘书惶惶不知进退。

雨声、风声、电话铃声、脚步声,掩饰不住伪政府每一个官员的惊慌,更掩盖不了伪政权与抗日联盟正面交手后,第一个回合的惨败。

“……歼灭日军中将二人,日军大佐二人,内阁专员二人,汪伪政府高级政要十八人,日军及汪伪情报员多人,共计一百七十五人。”

一张“樱花号”专列的完整“歼敌名单”同时呈交到了重庆政府及延安。

此次刺杀行动,极大地震慑了日寇,震慑了汉奸。这也是“国共”联手抗敌之成功杰作。延安党中央通令嘉奖参与“炸毁樱花号”的上海“锄奸”小组,并给予集体二等军功。

国民政府蒋介石亲发嘉奖令,表彰这次国共谍报战线上的成功合作。

“……鉴于‘毒蝎’英雄虎胆,智勇双全,成功实施‘粉碎计划’,歼敌一百七十五名:热血英豪,功勋卓著,破例晋升少将军衔。并赐予四等云麾勋章一枚,中正剑一柄,望再接再厉,杀敌报国。”军统局上海站A区站长宁海雨在上海法租界一幢秘密办公楼里亲自替明台授勋。

明台佩戴好少将军衔,胸前挂着光灿灿的四等云麾勋章,腰悬中正剑,立正敬礼。

“明台自当洒尽热血,杀敌报国!”

他以这次完美出击,获得荣誉及信任,算是给自己的上任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明将军,少年英雄,英名远扬。”宁海雨面露欣慰之色,“上海站A区行动组,我就全权重托了,这里是行动组的成员名单及联系方式

宁海雨交给明台一份名单。

“还有,你的生死搭档于曼丽以‘粉碎计划’中的出色表现晋升为少校谍报员。”

“是。明台代于曼丽感谢党国栽培!”

“哦,说起这个于曼丽,她为什么没有随你一同前来?”

“宁站长,我与她有约定,每赴一次陌生地点,我在内,她就一定在外。”

“好,好极了。”宁站长对他很赏识,“谨慎行事,因事制宜,果然你胸有丘壑,堪当重任。”

“宁站长,听说前任组长‘毒蜂’于一个月前壮烈殉国,我想知道他是怎么牺牲的?”明台手握名单,很认真地询问宁站长。

宁海雨脸上浮起一层朦胧的雾光,他低着头,很惋惜地说:“‘毒蜂’是我的老部下,他太自信,太自负。上个月前有很多迹象都表明他的行踪已经暴露了,我命令他蛰伏一段时间,再伺机而动,可是他不肯听,继续活动,被76号的汪曼春给当街打死了!”

“汪曼春?”明台在思考。

“对,76号,现在是‘二春’当权。一个是情报处处长汪曼春,一个是行动处处长梁仲春。从今天开始,他们就是你要对付的劲敌!‘粉碎计划’完美一役,全局上下对小老弟都是交口称赞,我很欣赏你的工作能力,我相信你能够在上海滩掀起天风海浪,震慑敌胆。”他用了小老弟一词,明台淡淡一笑,这位上司必然也是摸清了自己的来历。上司对下属客气,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投鼠忌器”,一种“鸟隔羽毛、人隔肚皮”。

总之,不是路。

不过,明台想,自己是凭军功立威,至于关系,在军统局也没有人大得过戴笠。自己只要低调为人,高调杀贼,没有什么桥过不去。

他在宁站长面前展开了行动小组名单,看到第一行第一个名字:郭骑云。

“郭骑云?”

“对,他是前任行动组组长‘毒蜂’的副官,现在,他是你的副官。听从你的调遣。”宁站长从抽屉里取出一份秘密文件递给明台,说,“这是‘毒蜂’留下的行动组刺杀伪政府官员的一份名单,附有计划表。你可以拿去做参考。你可以执行前任‘毒蜂’的计划,也可以自己拟定最新行动方案。”

“是。”明台立正答。

“我的办公地点每三个月换一次地址,我会跟你保持联络的。”

“是。”

“在敌占区,一定要注意安全,注意隐蔽和保护好自己,你随时随地都要以一个伪装者的面目来示人,要学会舍取藏拙。”

“明台谨记长官教诲,一定不辱使命。”

“你有新打算了吗?”宁站长似乎觉得明台虽然年轻,却深有城府。

“我要送一份厚礼给汪曼春。”明台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