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上海滩(伪装者)
字体:16+-

第八章 小团圆1

光阴真的是太漫长了。

明镜的内心是孤独的,尽管她自己不承认。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一种情绪,每逢春节,她都会有一种孤寂无根的感觉,清冷双绝地待在空荡荡的公馆里。

从前,明台小的时候,她会有一种“家”里很热闹的错觉。

桂姨在厨房做着年夜饭,穿着大红锦缎袄的绵宝宝明台在客厅里拍小皮球,丫鬟陪着他玩。明楼在客厅里写春联,阿诚给他研着磨。自己忙里忙外,祭祀、摆宴、放灯。

一家人到公馆门外的小街上去放鞭炮。

明台胆子最大,每次都要自己去点地炮,刺刺刺的声音嘭嘭嘭地响,明镜总要遮着耳朵,大声叫着阿诚,快把小少爷给抱回来。

明台总是咯咯咯地笑着,跑着,穿梭在烟火中,让阿诚追着他跑得满头大汗。

此刻,她孤独地面对着年复一年飘落在公馆路灯下的雪花,她真的很想让时空倒转,让自己也变成一个小女孩,在母亲的怀里撒着娇,跟父亲一起玩“九连环”,尽情享受家庭的温暖。

老式相框里框住的不只是流动的岁月,还是静止的永恒。父亲和母亲的笑脸,自己如花的笑靥永远定格在往昔的老相片中,再美丽的烟花终究也会在绚烂中破碎。

今年的春节真是冷寂了,她想,厨房里只留了一个老妈子做了些应景的饭菜,其余的佣人都回家过年去了。

明台远在香港,说是留在港大过年了。兵荒马乱的,她也没有要求小弟来回奔波。明楼说是要赶回来,现在看来,也是口头一说,自己偏偏当真了。

远处,爆竹声此起彼伏,预示着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了。

忽然,一大束燃放烟花的嗖嗖声破空而来,就在明镜的眼前绽放开来。她震了震,感觉到了什么。艳丽多彩,五光十色,照亮了明公馆的上空。

明镜赶紧走出门去看。

果不其然,门口的草坪上,明楼和阿诚正在燃放烟花,一束一束又一束。明楼和阿诚都穿了簇新的立领长袖中式棉袍,一看就知道是精心准备好的。

明镜心中漾起一丝温暖,家人就是家人。

明楼回眸看到明镜,笑吟吟地走过来,拢了拢袖子,朝着明镜开玩笑似的半作揖,朗声说:“大姐,新年快乐!”

又一束烟花冲上云霄。

明楼真是煞费苦心,只为了博自己开心一笑。

明镜终于笑了。

“红包。”明楼向明镜伸手。

明镜打掉明楼的手,说:“你今年贵庚?红包?”

明楼笑说:“自古以来长姐为母,姐姐是明家的长辈,我在姐姐跟前,再大也是孩子,自然就要讨赏的。”

“你什么时候学得这样伶俐乖巧?”

“要钱的时候。”明楼说。

阿诚偷笑。

一片烟花灿烂,爆竹声如狂雷撕裂夜空。远处,证券交易所、上海银行等高悬的大型座钟敲响了新年的钟声。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diezhanshanghaitan_weizhuangzhe/6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