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上海滩(伪装者)
字体:16+-

第九章 黑色星期五2

“我是你的上司,我希望彼此间能够真诚合作,也希望你将来在我面前尽一个副官应尽的职责,而不仅仅是煮一杯咖啡来讨好我那么简单。”

郭骑云知道他要表达的意思了:

“组座,我们行动组的电台有两部,前一部因为‘毒蜂’殉职,被76号搜走了,除了‘毒蜂’,还损失了一名谍报员。另一部在我这,就藏在影楼里。这里是法租界,相对安全,也很隐蔽。”

“电台还在用吗?”

“在。”

“重新更换一次母本,这是命令。”

“嗯。”

“我想让这家影楼多一个女主人,你觉得怎么样?”

郭骑云的神经一下绷直了,细微的变化,没有逃过明台的眼睛。

“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有女人。您派人来,不太方便。”

“你简历上可没写这一条。”明台喝着咖啡,想着心事。

“所以,卑职请求组座格外关照。”他话说得委婉,其实是回绝了新上司的新指令。明台始终觉得这个郭骑云身上有许多未解之谜。

第一个谜就是“毒蜂”的死。

此刻,门铃响了,三长一短,郭骑云脸上顿有仓皇之色。

“是谁?”明台问。

“是……中共的地下党。”

“谁?”明台倏然站起来。

郭骑云硬着头皮,说:“三长一短,是中共上海地下党的暗号。‘毒蜂’跟他们曾有合作,现在是国共两党合作期间,大家相互有通往来。不过,三长一短,是他们紧急求救暗号。”

“去开门。”明台说。

“是。”郭骑云快步下楼去开门。

明台掏出手枪来,子弹上膛。他慢步走到楼梯口,他的枪口对准了楼下的玻璃门。

郭骑云打开门,看见一个穿中山装的中年人,他不认识此人,照惯例问道:“先生,我们今天不营业。”

“我不是来照相的,我找人。”黎叔说。

“找朋友还是找亲戚?”

“找妻舅。他从下江过来,不识路。”

“下江人去陪都的多,他到上海,一定另有缘故吧。”

明台听得心里堵得慌,原来,国共两党联络的暗号与军统局上海站的联络暗号,几乎换汤不换药。这只能证明一点,“毒蜂”与共产党合作由来已久,双方早已熟悉。

那么,“毒蜂”行动组与共产党合作,就是郭骑云身上的第二个谜。

黎叔一走进来,明台就认出来,此人就是他在香港来福巷错认的那个身手不凡的中年人,他居然是共产党。

明台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明镜的身影,他脑子里一片混乱,收起了手枪。

“事情紧急,我才来请你们帮忙。”黎叔说,他的目光突然停在影楼的楼梯上,明台风度翩翩地走了下来。

“是你?”黎叔眼中有惊异之色。

“我们见过面,还交过手。”明台说。

“对,你一见面就想要我的命。”黎叔淡淡一笑,问,“为什么?”

明台对这个问题有些尴尬,说:“我要是说,我当时认错人了,你信不信?”

“做我们这一行的,相识就是缘分。认错了,证明我和你有缘。”黎叔说。

这口吻很像“惠小姐”,明台想。

“你来有什么要紧事吗?”明台问。

“你们这里谁做主?”黎叔看着明台和郭骑云,显然,郭骑云从哪方面看,都比明台够资格担当重任。

“我做主!”明台的声音清亮,掷地有声。

“那好,我是上海地下党‘锄奸’小组的组长,我叫黎叔。我们的组织曾经和你们的上任‘毒蜂’有过多次友好合作。所以,危难关头,我来请你们帮忙,事情非常棘手。”

“出了什么事?”明台问。

“半个小时前,我的一名手下去东湖宾馆窃取一份汪伪军需官的重要文件,她失手了,在宾馆门口被76号的鹰犬给逮捕了,幸好,她把文件及时扔进了垃圾箱。”

“需要我们做什么?”

“我跟她约定,如果失手,把敌人引到月色咖啡馆,由我设法营救。”

“76号的人不是傻瓜。”

“的确不傻。所以,我在她包里事先放了一封密写信,写了晚上八点,在月色咖啡馆碰面。因为时间很紧,所以,特务们直接带她去了指定的咖啡馆。”

“既然圈套是你定的,你就直接去营救好了,何必找我们呢?”

“他们有十三个人,这是我没有预计到的。他们一般只出动一组,六个人,这次,他们两组同行了。我需要帮手。”

明台想了想,看了看黎叔,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见到这个人会有一种异样的好感,是因为他跟姐姐认识吗?他是大姐的朋友吗?那箱子最终落到“惠小姐”手上,那么,他跟“惠小姐”是什么关系呢?上下级?

“咖啡馆内部图,有吗?”明台问。

“我画给你。”黎叔掏出一支笔来,郭骑云马上提供一张信笺纸,黎叔快速画出内部结构,出入的途径,一目了然。

“你手下长什么样?”明台一边问一边快捷地勾画出进出的方向和具体撤退的路段。同时,一张照片摆在了明台眼帘下。

“惠小姐。”明台脱口而出。

“你们认识?”黎叔的目光对着明台别具深意地一瞥。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明台的嘴角挂着一抹笑意。所有在他心中生出有关“两党”的小障碍,由一张照片全部破除。明台的心底想着只有两个字:营救。

“制订计划,马上准备行动。”明台说。

黎叔收起照片,由衷地说了句:“谢谢。”

“等一下。”明台忽然想起什么,说,“如果我们配合贵党营救成功,贵党从汪伪军需官身上获取的利益,是否能双方共享?”

黎叔微微一笑,颔首说:“当然。”

明台点点头,说了句:“出发,具体细节车上说。”

四个小时以后,月色咖啡馆酿就惊天大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