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上海滩(伪装者)
字体:16+-

第十章 姻缘天注定3

于曼丽听到这个的时候,觉得自己可以插言了。她走过来,对郭骑云说:“郭副官你放心,我不会妨碍你的**。”她语气淡漠。

“我对你没有恶意”郭骑云向于曼丽解释。

“有恶意也无所谓。”于曼丽蹙着眉角,显然她不是不领情,她是真的无所谓。“我去准备呼叫2号线,等候重庆的最新指令。”她转过身,问,“郭副官,电台在哪里?”

郭骑云叹了口气,看看二人,似乎没什么可以回旋的余地。郭骑云说:“你跟我来。”

明台站起来,他的余光目送着郭骑云和于曼丽上楼的背影。明台对电台没有占有欲,他对掌握第一手情报有超强的控制欲,他觉得他对谁都不放心,除了于曼丽。

明台在楼下煮咖啡,他在等待于曼丽一会儿向自己报告最新的重庆电文。

而此刻,跟随郭骑云进入密室收发密电的于曼丽,却面临着突如其来的艰难抉择。

一张令于曼丽难以置信的电文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是不是真的?于曼丽额头沁出汗来。

因为这绝对是真的。于曼丽自己听译的电文。

她现在知道郭骑云不愿意让人插手电台的真实含意了,这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可是,这种保护层被自己给打破了。

郭骑云面无表情,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来,重新写了一份大同小异的电文,改掉了原文上触目惊心的关键词。

“你把这个拿给他。”郭骑云说。

“不,不行。”于曼丽很激动地站起来,“我必须要告诉他。”

郭骑云啪的一声按下电台的电源开关,说:“你想害死他吗?”于曼丽愣住。郭骑云接着说:“以他的性格,你不怕他‘大闹天宫’,最后压在五指山下,永世不得翻身?”

“他只信任我,我是他的生死搭档。如果我都不对他讲真话,他还会信谁?”

“你对他讲了真话,他将成为第二个‘毒蜂’,而你将成为刽子手。”郭骑云说,“你自己考虑好前因后果,千万别冲动。”

“如果他有一天知道了?”

“只要我们遮盖得好,他就不会知道。就算他有一天知道了,他也不会责怪你。”

“他会的。”于曼丽喃喃自语。

“我不替你做决定,既然你已经蹚了这趟浑水。”郭骑云说。

“他就在下面等着。”于曼丽已经有些恍惚了。

“所以,你要尽快抉择。”郭骑云说,“你还要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在警告于曼丽,于曼丽明白,郭骑云是踩在“中间色”上的猎人,而明台的眼里只有是非黑白。

明台煮好咖啡,一个人在照相馆的房间里溜达。于曼丽神情凝重地从楼上下来,郭骑云紧随她的身后。

明台说:“这么快就联系上了?你们之间好像合作得并不愉快,曼丽?”

于曼丽居然淡淡地一笑。

明台笑着说:“看来,问题不简单,出了什么大事?”

“我们电台的信号很不稳定,接收时间断了三次,电源需要维修,电压也不稳。”于曼丽尽可能拈些行话来敷衍。

“电压的确是个问题。”明台说。

他在楼下煮咖啡,看见灯光一明一暗,晃晃悠悠,就知道电压不堪重负。没办法,为了避免日特、汉奸的搜查,他们用的都是电灯线。

于曼丽把一张译出来的电文递给明台。

上面写着一行字:吴淞口第9号仓库,二十六箱。保证运输。

“是前线物资。”郭骑云很主动地说。

“我们常做摆渡吗?”明台问。

“是。有命令就做。”

“有内线?”

“是,仓库里有内线。”郭骑云进一步地解释,“这种事按惯例都是我亲自去负责,仓库的内线也只认我,比较隐蔽和安全。军需物资上了船,有B区作战组接管,我们只负责仓库与货船衔接这一段。”

“好吧,摆渡照旧,郭副官,你注意安全。”

“是,组座。”

“我把于曼丽留在这,有事情我会主动跟你们联络,箱子里的人头你们处理一下。还有,郭副官,我希望你尽快处理好自己的家事,并做好搬家的准备。”

“搬家?”郭骑云很吃惊。

“这地方不安全。”明台幽幽地说。

于曼丽的心一直悬在半空,她看着明台,喉咙管噎着,忍耐着,面对这个聪颖又独断的人,于曼丽始终难以想象,如果他有一天知道自己欺骗了他,他会怎么样。

天空渐渐陷入黑暗。

今夜一定很漫长。于曼丽想。

一个星期后,上海“烟花间”的一个弃用的小格子楼里,发现了一具无头尸体,穿着长袍马褂,脚上是一双布鞋。

谁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寻花问柳客遭此大难,而且是死无全尸。“烟花间”的老板娘及时报了警,法国巡捕房的警察派人过来看了看,拍了几张照片,就草草了事。

兵荒马乱的年头,一具无名尸首拖到乱坟岗就地扔了就算完事。

半个月后,汪伪76号梁仲春接到新政府治安军队的军需官陈炳的失踪报告。梁仲春发出协查令,搜寻半月未果。

一个月后,汪伪隐匿在上海青石镇的军需库发生大爆炸。

紧接着,上海中共地下党创办的地下刊物《红旗周报》上刊登了《新四军小分队奇袭日军军需库大获全胜》的文章。

这份周报投递到了新政府各个机关,极大地打击了汪伪政府的嚣张气焰。

而汪曼春现在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在明镜身上,她派人把上海银行的保险库盯得死死的,就等着张网扑蝶,等着共产党“飞蛾扑火”。

一个晴朗的早晨,明台被香喷喷的炖乳鸽汤给**了,他欢喜地从楼上蹿到楼下客厅,明镜在小客厅里坐着,看着他欢乐可爱的样子,残留在心的一点点寂寥心绪也被明台温暖的面庞扫得干干净净。

春暖花开,明镜满眼都是明朗舒畅的感觉。

“大姐早。”明台闻香坐下。

明镜趁着明台高兴,跟他说,昨天苏医生来了,专程给他做媒来着。明台当时脸就变了,他知道,明镜说任何事,都是事先有准备的。

他太了解大姐了。她一般是决定了要做,才跟你“商量”。

明台瞬间胆战心惊,他不想自己一不留神,被大姐弄一个媳妇回来。这算怎么回事?

“我才不要结婚呢。”明台说。

“为什么不结婚,你又不比别人差,一表人才的……”

“大哥还没结婚呢,为什么偏偏要我结婚。我不干。”明台甩了手,站起来,鼓着气要走,偏又恋着那一锅好汤。

此刻,明楼和阿诚下楼来了。

明楼看着明台很诧异,问:“你站着干吗?”

“我,等大哥一起吃早饭。”明台一边作答,一边很机灵地溜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明镜忍着笑。

阿诚忙着给他们奉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