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上海滩(伪装者)
字体:16+-

第十五章 丧钟为谁敲响1

“看上去好安静。”阿诚站在乱坟岗前跟梁仲春说话。

“安静得叫人心里直发毛。”梁仲春抽着烟,皱着眉头。他站在一簇簇黄土堆前,十几名行动处的特务全副武装,以立正的姿势站在他身后。

黄土堆下,是五个将要被执行死刑的犯人。另外还有一名医生和摄影师,医生负责检查囚犯断气,摄影师负责给死囚拍执行后的尸体遗照。

阿诚是两个钟头前赶来的,他先把明镜送回家,然后去苏医生的诊所接了程锦云,他给程锦云发了一个伪造的新政府临时监狱的医师证件,奔赴乱坟岗。

他事先安排好了一辆殡葬车,车上的人员都换成了自己人。

早在事发前,阿诚就以“走私款”重金收买了梁仲春,他以自己的名义,在南京路最繁华的街道上给梁仲春买了一套花园洋楼,让梁处金屋藏娇,为防止梁仲春后院失火,阿诚给他出了一个主意,把嫂夫人和孩子送到乡下去,一劳永逸。梁仲春想,送走了黄脸婆,自己想藏几个就藏几个,不,不必再藏,就正大光明地住在一处:自己工作繁忙,实在是跟家里耗不起精神来周旋应对。送走妻儿,真的是利国利民、利家利己。阿诚还出面花了一大笔钱,将梁太太和两个孩子送到苏州乡下去了。

阿诚与梁仲春私交过密,但是,还远远没有达到让梁仲春为其“卖命”的条件。

直到明台案发。

阿诚第一时间通知了梁仲春,并亲自带他去面粉厂起获了秘密电台和未曾销毁的军统局密码稿,有让其立功之意。谁知汪曼春得知后,以此案由她全权负责侦破为由,将梁仲春手上的所有资料全部收缴,令梁仲春在76号颜面尽失,他手下的喽啰愤愤不平,居然还有几个小特务要求调动工作,说跟着梁仲春没前途,搞得梁仲春活吞了汪曼春的心都有。

明台被关押、受刑时,阿诚找到梁仲春,请求他的帮助,他一口就回绝了。阿诚说他不强求。他留下了一张照片给梁仲春,那是梁太太和两个孩子的照片,不过照片的背景不在苏州,而在重庆朝天门码头。

梁仲春一下就急了。他急了,阿诚却不急了。

梁仲春找到阿诚,问他到底要怎样。阿诚说,自己是明家恩养长大的,一定要救明台,以报大小姐的私恩。他的条件很简单,三条命换一条命。当然,如果梁仲春舍得杀妻灭子,他也就认了,明台到底不是自己的亲人。天平砝码,人命交易,做就做,不做就两清。

一席话说得梁仲春冷汗淋漓。

他根本就不信什么报私恩,阿诚就是重庆的人,是军统,还是中统?自己不得而知。自己是中统叛徒,是日本人的走狗,不,连走狗都不是,像一条丧家犬。中日战事焦灼,自古以来,成王败寇,谁又能知道下一秒自己的下场将如何?

阿诚是重庆分子,他主子明楼就不用说了,狡猾得像一只狐狸。不过,只有这种人才是自己真正的靠山。无论江山易主、春秋换季,自己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梁仲春答应了阿诚的请求,不过,他附加了一个条件,他要一张中统陈立夫手书的特赦令,并且从现在开始,他的身份要转换为中统卧底。

阿诚听到他开出的条件后,当即笑吟吟地从皮包里取出一张中统局陈局长签发的特赦令,他说:“梁处,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梁仲春对阿诚高瞻远瞩的办事能力甚为折服,于是就死心塌地地跟阿诚合作。

乱坟岗上的空气又冷又湿,月光下,梁仲春看见自己的投影黑糊糊地映在黄土包上,怎么看怎么瘆人。阿诚看了一下手表,说:“一点了,时间到了,执行吧,梁处。”

梁仲春从枪套里拔出手枪来,往黄土坑走去,那里并排了五名死囚。阿诚也提了手枪,随他下去。

梁仲春向阿诚耳语,说:“枪要走火了怎么办?”

“走火了,算我的。”阿诚说,“难道你还不相信我?”

“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才回不了头。”梁仲春拉响枪栓。

“你说错了,你现在是浪子回头。”阿诚对着一名囚犯的后背开了第一枪。

枪声清脆,囚犯栽倒。

“我可是跟定你了,你可别想过河拆桥,半道上甩了我。”梁仲春手起枪响,一名囚犯倒毙。

“这话听起来像新婚夫妇。”又是一枪。

梁仲春紧接着又开了一枪。

最后剩下明台。

明台被人打了一针催眠剂,一直处于昏睡状态,迷迷糊糊的,跪都跪不稳,很显然,他的姿势是半卧着,阿诚把他扶正,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小少爷,我们回家了。”他的枪口对准明台的后心就是一枪,“麻醉”子弹让“血”从“血袋”内冒出,大功告成。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拍照和检查死囚是否咽气,是否需要补枪。一切程序严格执行完毕,殡葬车直接拉走了五具抗日分子的“尸体”。

阿诚跟梁仲春一起默默目送殡葬车的离去。

“千万别出纰漏。”梁仲春说。

“放心。”阿诚拍了拍梁仲春的肩膀,给了他一把银行钥匙,告诉他,“上海银行保险柜127号,我给你存了五十根‘黄鱼’。”他说完就往前走。

梁仲春一把抓住他,说:“你答应扶我上位的。”

“当然,你等着吧,76号马上就能改地换天。”阿诚自信满满,一脸春风。

房间里静悄悄的,和煦温暖的风中夹杂着一屋子的药香,阳光柔和地照在明台的脸上,无比温馨、甜美。

76号的行刑室里他承受了生命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昨夜的乱坟岗上他再一次经历了生死轮回。

奇迹终于诞生了。

明台睁开了双眼,他长长的睫毛挂着晶莹剔透的泪,他有些疑惑,这泪水从何而来?他模模糊糊中看见了锦云秀丽的面庞,他惊疑,他难以置信,难以确定自己身在何处。

“锦云?”他试探着,生怕下一秒“幻觉”消逝,重新跌落到万丈深渊。

“明台。”锦云应着声,声音明显带着哽咽。她的手指缠绕着他伤痕累累的锁骨,明台开始不自觉地战栗,这是酷刑遗留给他的后遗症,他的身体认为这是上刑的前奏。

锦云心疼地抱起他的头。

“明台,没事了,你得救了。明台,你活过来了。”

明台感觉一切恍若隔世。

“锦云。”他的泪水终于洒落在锦云的肩头,“我以为我们今世无缘了。”

“我爱你。”锦云哭出声来,“我真心爱你。”她想着这无关“策反”,自己原来一直深爱于心,自己要让眼前的男人明白,自己是十足真心。

“我也以为,我今世的爱彻底死了!谢谢你,救活了我的爱!”锦云说。

听了这话,明台心暖如春。

“人都说,死过方有重生。”锦云抱着明台低语,“爱情也是一样。”

她的双唇紧贴过来,由于锦云刚刚替明台尝过中药,那一瞬间,沁人心扉的药香流于唇齿之间,裹挟得明台顿时感觉双唇像着了火一样的滚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