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凰:神医弃妃
字体:16+-

1946想要九皇叔和凤轻尘的命

1946想要九皇叔和凤轻尘的命

顺我者冒,逆我者亡。

凡是王锦凌想要换掉得人,总能因各种原因被罢免下来,聪明的人主动辞官,王锦凌也不会赶尽杀绝;如果想要和王锦凌死磕,王锦凌也不惧,大家就斗一斗,看谁棋高一着

王锦凌不是一个眷恋权势的人,虽然他现在位极人臣,权势滔天,生杀予夺,可从来没有想过,一直死守着权势力不放。

他这么做也是不得已的,除了这些人确实怀有二心,不利于朝廷稳定外,他也要给王家留一条后路。

此次清洗,空出许多重要的位置,王锦凌没有提拔任何一个,与自己或者王家有关的人,而提拔了不少曾经的太子党。

那些官员曾是江南王的部下,几乎都受江南王的事牵连,虽不至于罢官丢命,可多年来都得不到重用,甚至有不少人因此闲赋在家。

王锦凌从中挑了一些得用的人,把人提上重要职位,可谓是给足了江南王的面子,要是半年后江南王回来主持大局,王锦凌也能顺利交权,不让江南王忌惮他。

当然,就算江南王没有重回的希望也没有关系,帝王权术讲的就是平衡,要是某一派的实力太强大,威胁到皇权,那就离死不远了。

王锦凌知道自己权势滔天,这个时候不仅不能壮大自身实力,还要尽力缩小,他打压了一派,就得扶另一派上来,好让各方势力相互制衡。如此一来,无论最后谁当皇帝,王锦凌都能平安抽身,王家也不会被牵连。

处在权利中心,还能看得如此透彻,也能放得下,王锦凌没有辜负他君子之名。敏夫人时不时从从后妃口中,得知前朝的消息,也忍不住在心中夸赞王锦凌:东陵九倒是挑了一个好助手,得王锦凌何愁不得天下。

后宫这些妃子,把王锦凌的举动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看不出王锦凌此举的深意,可并不代表敏夫人看不懂。

敏夫人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妇人,她的目光也不放在小小的后宫,她对局势的敏锐度,就是很多男子亦不及。

从王锦凌扶持前太子人的举动,敏夫人敏锐的察觉,九皇叔遇险了!

一山容不了二虎,如果不是九皇叔有危险,王锦凌绝不会大力扶持江南王的人。

即使不能确定,这都是一个好机会,敏夫人不想放过

。而就在此时,好消息又传来了,连城的人找到了凤离清歌的下落。

凤离清歌生了一个儿子,不过她身边有人在暗中保护,他们无法靠近,只能从孩子出生的时间推断,孩子是蓝景阳子嗣。

“好,好,好。”要不是有一群女人盯着,敏夫人都要欢呼出来了。

“既然蓝家有后,凤轻尘也就没有存在必要了。”敏夫人将手中佛珠握得紧紧的……

不管东陵九有没有遇险,她也要东陵九遇险。就算东陵九没事,也不能让凤轻尘活着。

没有凤离嫡女,凤离族的人才会向着凤离清歌和她的孩子;凤轻尘因东陵九而死,凤离族才会与东陵九反目成仇。

凤离王都死了,凤离嫡女也没有活下来的必要!

已踏入皇陵的九皇叔和凤轻尘完全不知,远在皇城的敏夫人,正在暗中谋划,想要取他们的性命……

九皇叔和凤轻尘已经走进了,九州地图上标示的那座皇陵前。

皇陵就像一座小山,站在皇陵前,一眼望不到底。即使有地图,皇陵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面前这两扇像城门一样高大的石门,将他们的路全部堵死了。

九皇叔和凤轻尘抬头看了一眼,凤轻尘默默地后退:“凭我们几个人,估计推不开。”

这两扇石门,少说也有千余斤,要不是中间那一条细缝,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完整的石头,镶嵌在山里,与山连为一体。

“不能炸。”九皇叔后退一步,看了一眼皇陵的结构,默默将用震天雷炸开的法子从脑海中抹除。

前朝的皇陵建得都像宫殿,里面早就被挖空了,震天雷威力太弱炸不开,威力太强,说不定就把整座皇陵给炸毁了,引起地陷,他们也得给前朝皇帝们陪葬了。

“找找看,应该有别的路。”暄少奇上前,带上一双薄如蝉翼的手套,在石门摸索,试图寻找类似机关一类的出路

“大家一起找。”凤轻尘从智能医疗包里面,拿出两打医用手套,递给九皇叔与十八骑:“小心点,这可不是暄宫主的天蚕丝手套,很容易破。”

这个地方到处都是尸毒、毒虫,他们在皇陵走了一个来月,早就习惯什么都直接碰触,有伤口的更是不敢轻易碰触皇陵的东西,就怕着了道,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石门光滑平整,除了中间那条缝外,没有一丝凹凸,绝不存在什么机关,暄少奇和十八骑立刻放弃,将目光放到石门旁的石块上。

“我们分开找。”暄少奇足尖一点,跃到皇陵顶上。

九皇叔看了一眼,也跃了上去,与暄少奇一左一右找了起来,十八骑则在石门两旁查找。众人寻得非常仔细,一寸寸的摸过去,没有放过任何一点细节。

凤轻尘想了想,还是选择和雪狼一起,默默站在下面等。

皇陵很大,不是一两个时辰,就能寻完的,一人一狼也不好意思一直站在不说话,便围着皇陵走起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当然,凤轻尘能帮得有限,主要是雪狼。雪狼虽不是狗,可狼鼻子也很灵的,雪狼东嗅嗅、西嗅嗅。还别说,真让雪狼发现了不同之处……

“嗷呜……嗷呜”雪狼大叫一声,狼尾巴竖起,呲牙咧嘴,一脸凶狠,好像遇到凶猛的敌人一样。

“发现了什么?”凤轻尘问了一声,雪狼又叫了两句,却不肯往前走,直到九皇叔、暄少奇和十八骑过来,雪狼才往前跑。

雪狼越来越精明了,回去一定要好好奖励它。

九皇叔赞许地看了雪狼一眼,对身后的十八骑道:“跟上去看看。”

在雪狼的带领下,众人一路跑到皇陵西南方向的一个小角落。

这个角落很不起眼,一堆石头杂乱无章的堆在那里,像是建皇陵多出来的废料,凤轻尘和九皇叔没有看出什么不寻常,可雪狼却对着那个角落大声咆哮,九皇叔准备上前查看,却被雪狼咬住了裤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