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临大唐
字体:16+-

第30章 宋女命运

独尊堡八大护法之一的烈火战狮的人头被挂在宋家山城的城楼上,紧接着听说独尊堡的迎亲队伍全军覆没,就连独尊堡大总管也都没能够逃生,所有人的尸体被堆砌成一座小型的京观,下场简直惨不忍睹,整个岭南都受到极大的震动,此次宋阀与独尊堡之间的联姻,何等重要,结果却出现这种事情,能够想象这件事情对于整个岭南,还有整个巴蜀的影响。

如果天刀宋缺没有闭关参悟破道的契机,恐怕会忍不住亲自提刀追杀李延武等人,只可惜,他现在根本无暇他顾,但是,整个宋阀却是群情汹涌,这件事情,对于宋阀而言,简直是**裸的羞辱,而且将人头送过来,更是**裸的挑衅。如果宋阀还不采取行动,岂不令声望大损。

“寇仲、徐子陵听令,你们马上率领天刀骑兵,给我救回大小姐。”地剑宋智愤怒的发号施令,宋阀在岭南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弟子领命!”寇仲、徐子陵退下,对于李延武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其实他们心里倒是有些佩服,作为年轻人,谁不想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只可惜,大家立场不同,注定只能够是敌人。

“三弟!”地剑宋智看向宋阀的第三号人物银须宋鲁道:“你亲自去一趟独尊堡,与堡主解晖解释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够让这件事情,影响到宋阀与独尊堡之间的结盟。”

“二哥,我知道了。”银须宋鲁捋了捋胡须,他的外号叫做银须,自然是因为拥有一副漂亮的银色胡须,每次遇到事情的时候,他都会习惯的捋一捋银须。

“二老爷,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要不要请阀主出关?”宋家各个行业的执事都很担心道,他们觉着这个时候,也只有阀主出面,才能够稳定局面。

“不行,阀主如今正值破道的关键时刻,岂能打扰。”地剑宋智反对道。他非常清楚破道的契机是如何难得,武道封侯之艰难,绝对非凡人能够想象,所未宗师易成,封侯难求,这天下宗师无数,而能够武道封侯之辈,可谓是凤毛麟角。如果因此破坏了这次突破的契机,所有人岂非万死难辞其咎。

看到宋智如此激烈的反对,众位执事也就没再提议了,阀主破道封侯,对于整个宋阀而言,绝对是比天好大事情。

李延武领军昼伏夜行,巴蜀毕竟是独尊堡的底盘,他如今与独尊堡可谓结下死仇,自然是受到诸多阻拦,几乎巴蜀所要要道,都有独尊堡的堡丁守卫,整个巴蜀好像一个铁桶,将他们困在里面。

“王爷,这种情况,好像不太妙啊。”伍云召担心起来,虽然他们昼伏夜行能够避开独尊堡的眼线,可形势仍然很危险。独尊堡的人简直分疯了一样,号令整个巴蜀各大门派分兵搜索,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很快就会被发现。

李延武却是不怎么放在心上道:“放心吧,我们不是已经传信

让天锡回京了嘛,相信很快就会有接引我们的兵马。”巴蜀虽然是独尊堡的势力,可是汉中却驻扎着大唐的军队,只要汉中的军队一动,危险自然会迎刃而解,他唯一担心的执事窦老太婆会从中作梗。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们也不得不做好完全准备。”伍云召格外的谨慎道,身为大将,这是必须具备的素质。

“你忘了,我们还有最后一张王牌!”李延武笑着道,当初擒下解文龙,实在是一步妙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形势也不会像今天这么发展。而且有解文龙在手,关键时刻,还能够保命,就算不能保命,也能够拖延独尊堡一段世间。

“岳皓,你带着这封信送到独尊堡,千万不要有任何差错。”李延武将早准备的信拿出来道。他相信解晖一定会顾及独子的安危。

“王爷,你放心交给我吧,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岳皓妥当的将信收进怀里。他对于巴蜀,可谓是了若指掌,这个任务,恐怕也只有他能够很好的完成。

“走,我们去看一看解文龙还有玉华小姐。”看着岳皓离开之后,李延武朝着伍云召笑着道。这都好几天了,他该去见一见这对苦命鸳鸯了。

“文龙公子,你还是吃点东西吧?”宋玉华将一块面饼递到谢文敏面前,这才多少天,本来一个风流倜傥的佳公子,如今已经变得差点让人认不出来了。宋玉华看着他变成这样,自然很替他难过。

可惜,解文龙却是一点不领情,一把退开宋玉华道:“你给我让开,你个扫把星。”如果不是宋玉华,他会变成今天这样吗?对于这个女人,他充满了厌恶。

宋玉华手中面饼掉在地上,眼泪差点掉出来,她完全没想到,解文龙对她的态度竟然会是这样,一个女人,未来的夫婿如果是这样的态度对他,以后的日子,岂不是没有任何一点希望?那怕到现在,她还是未改初衷,一定要嫁给解文龙,无论收任何委屈,她这只有承受,这也是她的命。

李延武在这个时候走进来,看着解文龙、宋玉华两个人道:“这是怎么了?小两口是不是闹的不愉快啊?”

“王爷,王爷,你就放过我吧。这个女人,我不要了,现在就送给你。”解文龙好像一条狗一样爬过来抱住李延武的腿。

听到解文龙好像将她当货物一般抛给李延武,宋玉华感觉心好像被撕开一样的痛,她知道解文龙不喜欢她,可是也不能这么的贱卖她啊?难道他就一点也不在乎宋阀与独尊堡的颜面吗?她可能根本就不了解解文龙,为了活命,解文龙还在乎什么尊严,如果李延武肯放他,就是让他现在学狗叫也没什么问题。

李延武拍着他那张已经不怎么白的脸道:“解文龙啊解文龙,你真是够无耻的,为了活命,还真是什么都不在乎。”

“是,我无耻。”解文龙自己抽着嘴巴。他求

的,也只是活下去而已。只要能够活下去,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放心吧,本王不会杀你的。”李延武看着解文龙,这样一个人,杀了他,都嫌脏了手,只可惜独尊堡解晖怎么说也是一代豪杰,生个儿子,却是如此窝囊,这简直就是名副其实的虎父犬子。

“谢王爷,谢王爷!”解文龙兴奋道,根本不管另外一边的宋玉华。

“玉华小姐,不知道,现在你会不会改变想法?”李延武看着宋玉华,他之所以将宋玉华与解文龙安排在一起,就是让宋玉华好好看清楚解文龙这个人,只有让她对解文龙彻底死心,他才能够达到目的。

“武郡王,你不用白费心机了。”宋玉华虽然难过,但是她不会忘记自己是宋阀的女儿,身为宋阀长女,她可以为宋阀牺牲一切,区区个人幸福又算得了什么,解文龙就算在窝囊,他也是独尊堡的少主,也是她名义上的夫婿。

“宋玉华,你可别逼我。”李延武看着宋玉华,他已经快要失去耐心了,对于这个女人的愚蠢跟坚持,他开始烦了。

“贱货!”解文龙为表忠心,一巴掌抽在宋玉华脸上道:“王爷看得上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你还给脸不要脸了。”

宋玉华捂着脸,一行清泪落下,解文龙怎么可以一次次的伤害她的心?虽然她愿意为宋阀牺牲一切,可她也是一个女人,也想要得到男人的爱护,原本也曾憧憬过美好的生活,可这一切,都被解文龙这一巴掌打的支离破碎。

“云召,你将解文龙带到另外一个房间去,给他下去好好洗个澡,然后安排一桌好酒好菜招待。”李延武对跟着他的伍云召吩咐道。

“谢王爷,谢王爷。”解文龙嘴里早淡出鸟了,想到美味美酒,他都感觉喉咙开始痒痒的,口水都快出来了,完全顾不上宋玉华。

“到我这里来?”其他人都出去之后,李延武命令宋玉华道。

“你,你想做什么?”宋玉华开始往后退,她不能想象,可能要发生的事情。

李延武一步一步的逼近道:“我要做什么,难道你还不清楚吗?这里孤男寡女,还能够有别的事情可做吗?”

“你别,别过来!”宋玉华紧张的喊道,她现在多么希望解文龙能够来救她,可惜,在解文龙心里,她根本不值一桌酒菜。

李延武一直将她逼到墙角,身体紧紧贴着她道:“能够让本王宠幸,你觉着很委屈吗?如果你不是宋阀的女儿,你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宋玉华不断哀求着,她完全变成了一个柔弱的女子,根本记不得,其实她也有不弱的实力。如果真的动手,李延武未必可以占据优势。

“乖乖的做本王的女人吧。”李延武捏着她的下巴,审视着她的面容道。梨花带雨,让她显得更加的美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