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临大唐
字体:16+-

第92章 龙生暗鸟

“杜总管好眼力,不错,我身上这伤,的确是宇文成都所伤。”李延武笑着道,似乎不是太在意伤势。

“这伤势若是不能够解决的话,则会留有隐患啊。”杜伏威很是热心肠的道:“据我所知,我兄弟公佑的南明离火图,正好是可以克制着冰煞寒气,若是公子不嫌弃的话,老杜我可以替你取求求公佑兄弟。”

“多谢杜总管,只是这怎么好意思呢。”李延武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他这方面准备算计杜伏威,杜伏威却这般的热心肠对他。似乎是显得他十分卑鄙啊。

“这有什么要紧!”杜伏威大气道,其实他看起来,并不像什么一方霸主,更像是江湖豪杰,讲义气,重感情。像他这种人,注定是不可能成就大业的。他也是很清楚自己的性格,所以才会选择被招安。这也是希望能够给所有的兄弟找一条出路。

“那就有劳杜总管了。”李延武现在也的确是需要化解体内的冰煞寒气,如今冰煞寒气已经开始依附在帝脉之上,只要一天不化解的话,他的修为就一天不能突破。这还是因为龙雀镇压,若非如此,影响可能还会更严重。

“走,跟我回大营!”杜伏威高兴的命令战舰调头回去,他对于年轻一辈的人才,特别的有好感。到如今为止的话,他已经收了差不多有十几个义子,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比眼前的这位更出色。

傅君卓坐在李延武身边,心情似乎有些沉重,江淮军的大营,想来定是高手云集,若是杜伏威用心险恶的话,他们岂不是羊入虎口。

“十八啊,你看我江淮军如何?”杜伏威与李延武是越聊越热络,好像是多年的朋友。

“杜老哥江淮军军容整齐,自然是算得上精锐,只不过在十八看来,似乎是缺少了一股凝聚力。”一路看来,他对于江淮军的评价是,军纪不严、军心不齐,杜伏威作为江淮军的首领,似乎对这支军队,并没有绝对的控制力。只不过在眼下的话,杜伏威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

“你也别取笑老哥,哥哥我出身草莽,不懂这些,行军打仗,从来都是靠一个勇字,对兄弟,讲究一个义字。”杜伏威笑着道。

李延武笑了笑道:“小弟最适佩服杜老哥这种人,讲义气,重感情,这人活一世,不就是讲究个人味嘛。”

“说得好!”杜伏威觉着遇上知己了,从他成为江淮霸主之后,他总感觉着身边的人都变了,也没人能够理解他,包括他最好的兄弟辅公佑,也开始不懂他了,所有人,似乎都开始争权夺利。这根本不是他希望的江淮军,也违背了他的初衷。

迎面一艘战舰过来,这艘战舰无论是规格、气势,似乎都不输于杜伏威乘坐的战舰,在江淮军中,其实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明里蛟龙暗生鸟。蛟龙自然是指杜伏威,而这鸟,则是辅公佑,辅公佑号称是朱雀军师,地位在江淮军中,丝

毫不再杜伏威之下,甚至许多时候,江淮军都以辅公佑的命令为主。

看着迎面而来的战舰,杜伏威笑着道:“公佑来了,一会儿我就去找他借一下南明离火图。”在他看来,只要他开口的话,要借南明离火图,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

李延武却没有杜伏威这么乐观,南明离火图一听就知道不是一般的法器,辅公佑怎么可能轻易借出。

两艘战舰停靠在一起,辅公佑从上面走下来,朝着杜伏威道:“伏威,到底出了什么大事,竟然需要你亲自出手?”

“公佑,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杜伏威赶紧拉着辅公佑道:“这是我新结交的两位朋友,十八公子以及高丽傅采林的弟子傅君卓姑娘。”

辅公佑朝着李延武、傅君卓看过去,眼中透着一股精光,这两个人,实力不弱,若是被杜伏威拉拢的话,对他岂不是很不利,如今他虽然掌握了江淮军大半的兵力,可还是有许多老兄弟,对杜伏威忠心耿耿,这才没有让他取而代之,在他眼里,杜伏威根本没有成就大业的能力,只有他,才能够成为江淮军最出色的领袖。

李延武看了辅公佑一眼,这辅公佑比起杜伏威来,似乎是跟具备领袖气质,而且身上那股帝道龙气,也是丝毫不必杜伏威弱,不过在他眼里,却是拥有杜伏威所不具备的野心,杜伏威想要接受招安,辅公佑恐怕未必同意,这应该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只要江淮军打乱的话,那么竟陵之困,自然就解除了。而且,就算他得不到江淮军,也绝对不会便宜其他人。

“十八公子、傅姑娘,不知道你们来我江淮军大营,到底有什么目的?”辅公佑开口逼问道。似乎完全不给杜伏威面子。

杜伏威脸色有些不好看道:“公佑,他们都是我的客人,你如此对待他们,岂是我们江淮军待客之道。”

“谁知道他们是否心怀不轨,对于心怀不轨之人,我们江淮军自然不会客气。”辅公佑挥手,他身边的高手开始围住李延武、傅君卓二人。

“放肆!”杜伏威怒斥道:“还不全部退下,别再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辅公佑的属下都没有动,只是看向辅公佑,只有辅公佑命令他们退下,他们才敢退下,否则,就算是杜伏威的命令,也没有用。

“你们先退下!”辅公佑还没准备与杜伏威翻脸,自然是还要给他几分面子。

“伏威,你带他们到我们江淮军大营,到底是想做什么?”辅公佑虽然不觉者杜伏威会有什么歪心思,但总不得不防备。他的为人,从来都是比较的谨慎小心。

“公佑,是这样的。”杜伏威赶紧解释道:“十八被宇文阀的宇文成都所伤,想跟你借一下南明离火图化解体内的冰煞寒气,你看成不成吧?”

“要借我的南明离火图?”辅公佑有些搞不懂杜伏威到底打什么主意了

,南明离火图,可是他武道根基之所在,岂能轻易借给外人。莫非是杜伏威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对付他?他心里开始警惕起来。

“怎么了,难道有问题?”杜伏威不大高兴了,在他看来,这才多大的事啊?有必要如此小气?他根本不了解辅公佑的想法,当然不知道辅公佑会怎么想?一直以来,他都是当辅公佑是好兄弟,甚至不介意让权给他,那怕是在军中听到一些流言,也从来没放在心上。

辅公佑很是为难道:“伏威,不是我不肯借南明离火图,只是这么做,岂不是要得罪宇文阀?更何况,如今我的南明离火决正在紧要关头,若是借走南明离火图的话,很有可能功亏一篑。你总不会让我付出这么大代价吧?”

“这!”听到辅公佑这么说,杜伏威自然不好强求,只能够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李延武道:“十八,看来这件事情,我也帮不了你。”

李延武笑着道:“辅先生不肯借南明离火图,也没什么要紧,我自然会想其他办法。”

“公子,既然借不到南明离火图,我们还是离开吧。”傅君卓开口道。

李延武点点头,朝着杜伏威道:“杜总管,我看我们就不打扰了。”

“也好,我就就派人送你们离开!”杜伏威实在没脸继续留他们。

看着李延武、傅君卓被送走之后,辅公佑这才开口问道:“这两人是要去竟陵啊?”

“有什么问题吗?”杜伏威根本没有多想,他只是觉着很对胃口而已。

“我看他们的目的,不太单纯吧。”辅公佑眼里透着杀机,这样的高手,一旦为敌,绝对是很大的麻烦。

杜伏威感受到辅公佑的杀机,开口劝阻道“还是算了吧,让他们离开。”对他来说,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其实已经不太重要了,就算与竟陵方面有关系,也影响不了什么,只要等到秦王大军一到,他就会接受秦王的招安。到时候身边一变,就不再是敌对关系了。

“伏威,你准备还要围困竟陵城多久?”辅公佑看着杜伏威,在他看来,以江淮军的实力,拿下竟陵,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可是他搞不懂,杜伏威为何迟迟不肯攻下竟陵,江淮军若是能够得到竟陵的话,马上能够声势大增。这么清楚的形势,他不相信杜伏威一点看不出来?这只能够说明,杜伏威心里肯定有着别的打算?

“公佑,你着什么急,竟陵城,早已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何必为此损兵折将?”杜伏威希望可以稳住辅公佑,他心里很清楚,辅公佑不愿意接受招安,所以,他才要瞒着他暗中进行,他这么做,也都是为了江淮军的前途着想。

“伏威,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你从来没有骗过我,希望这一次,你也不会让我失望。”辅公佑若有深意的看着杜伏威,原本,他不太希望这么做的,只是杜伏威逼的他不得不如此选择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