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临大唐
字体:16+-

第116章 红颜知己

“紫龙法王,你这是耍本王吗?”李延武愤怒的将厚厚一本的记录资料排在桌子上,这里面的内容,根本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就连他都清楚洛阳商会会长荣凤祥的真实身份是魔门墨宗之主妖道辟尘,武林客栈这等买卖情报的组织会查不出来?看来武林客栈对于一些重要人物的记录,还是非常保密的!只是跟他玩这一套,还嫩了点。

“武郡王,我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你要资料,已经全部都在里面了,而且里面绝对足够详尽,如果这样你都还不能够满意的话,我们实在不知道如何才能够让您满意。”紫龙法王一脸的委屈,好像他真的尽力了一样。

“很好,本王记住你们了,我们走!”李延武愤怒的带着王氏五祖离开,本来,他没准备这么快动武林客栈的,只可惜这样一个庞大的情报组织,却不能够为他所用,留着,也只是祸害。早点清除的话,对于洛阳稳定也好。

看着李延武愤怒离开,紫龙法王稍微有些担忧,如今的武郡王,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只是妖道辟尘,同样不好惹,作为魔门墨宗当代的领袖,妖道辟尘,在魔门之中,可是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他在各地都有发展势力,别的不说,就算只是一个洛阳商会,就够武林客栈重视了。所以,他宁愿得罪武郡王,也不愿意得罪妖道辟尘。

从武林客栈出来之后,李延武带着王氏五祖直奔寻芳阁,想要打听消息的话,武林客栈虽然是首选,但除了武林客栈之外,就数洛阳三大青楼了,而其中又以寻芳阁为首,或许,他能够从寻芳阁得到一些小道消息,而且,能够再听一次尚秀芳的演奏,也是一场不错的享受,对于尚秀芳此人,他还是存在几分仰慕的,她虽然出身与风尘,但出淤泥而不染,能够成就琴艺大师,非高尚的情操难以达成。

儒家四艺之中,琴为四艺之首,虽然琴艺大师比不了儒道正宗的大儒,却也是极为了得,琴艺大师修炼到极高的境界,甚至一曲能敌百万师,只可惜,能够达到这等境界的琴艺大师,历代以来,都是寥寥可数。

王氏五祖跟着李延武上了青楼,他们一把年纪,实在是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那青春躁动的气息,严重的影响着他们体内衰败的气息,好在他们都是大宗师层次的高手,能够控制住气血,这才避免了突然猝死的可能。

“王爷,秀芳大家有请!”李延武等待了许久之后,尚秀芳终于派身边的侍女过来请他。

再一次登临尚秀芳的秀阁,李延武倒是生出一些别样的心情,秀阁内袅袅琴音舒缓的弹奏着,虽然没有高山流水般的意境,却能够让人感觉到一种内心的平静,原本积蓄的怒气,似乎一下子全部消散了。

“啪,啪啪!”李延武走进秀阁,大力的鼓掌道:“秀芳大家的琴艺,真是越来越高超

了,如此简单的一曲,却能够生出不一样的意境,让人佩服。”他虽然不是很懂琴艺,但是儒道相通,以他在儒道上的造诣,自然是感觉得出其中的底蕴,恐怕不是真正的琴艺大师,绝对无法将如此平淡的曲子弹出这等意境。

“王爷过奖了,琴艺不过是小道而已,又怎及得上王爷的煌煌帝道。”尚秀芳谦虚的看着李延武,她倒是能够感觉到,与上次见面相比,李延武身上的帝道龙气更重了,而且那股融入骨髓中的威严,也是越来越明显。若是她身上那份琴道意境庇护,恐怕她也不能够在他面前,表现的如此自如。

“秀芳大家才是真谦虚,若是琴艺只是小道的话,让那些上古琴师情何以堪?”李延武笑着道。他对尚秀芳,还是非常敬重的,当今之世,琴道已经没落,早不复上古时代琴艺辉煌的时期,就连许多出色的古曲都已经失传,而尚秀芳能够在这样的时代,成就琴艺大师,就更为难得了。

尚秀芳笑了笑,她感觉跟李延武相处的时候,还是很轻松的,虽然李延武身份尊贵,但并不自持身份,反而给她一种平等的感觉,大家更像是坐而论道,交流学术而已。她非常喜欢这种平等交流的感觉。以往那些大儒、才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对她充满尊重,但始终对她的身份有所不屑,只是隐藏的更深而已。

她开始真的当李延武是朋友,所以主动开口道:“王爷来此,应该不只是与秀芳谈谈琴艺吧?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王爷尽管开口。”

“秀芳大家果然善解人意。”李延武点头道:“的确是有件事情,想要向秀芳大家打听一番,秀芳大家不知道对洛阳商会会长荣凤祥,有多少了解?”

“王爷,莫非你想对洛阳商会出手?”尚秀芳吸了一口凉气,洛阳商会可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啊,而且洛阳商会会长荣凤祥,更不是简单的人物。

“只是打听一下而已,秀芳大家不必太在意。”李延武暂时其实也没有马上对洛阳商会出手的打算,但是未雨绸缪,总是要做的。

尚秀芳认真道:“据我所知,洛阳商会会长荣凤祥乃是当今魔门墨宗之主妖道辟尘,此人可是魔门之中,响当当的人物,与天君习应、魔后祝玉研、邪王石之轩并称为魔门四大巨头。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在四大巨头之中,实力最弱,但其实不然,魔门四大巨头之中,他的实力是最大的。而且,他手中还掌握着一支恐怖的妖兵,因为有这股力量存在,魔门之中,哪怕是魔后祝玉研,也要忌惮他三分。”

“听你这般说,本王倒是更想要见见这位妖道辟尘了。”李延武开始对妖道辟尘生出强烈的好奇心。

“王爷想见这位辟尘道长的话,秀芳倒是有办法。”尚秀芳很愿意帮他道。

“那就麻烦秀芳大家了。”李延武高兴道,能够

与妖道辟尘见一面的话,也好,至少能够摸清楚他的想法?这样一股难以左右的势力在洛阳,他实在是很难安心。

“他们应该就是王氏五祖吧?”尚秀芳看着李延武身后眼观鼻鼻观心的王氏五祖,从进来之后,他们似乎都没有瞧她一眼。光是这份定力,就不愧是老一辈的大宗师强者。

“秀芳大家也知道王氏五祖?”李延武一点都不奇怪,身为寻芳阁的当家花魁,她能够知道的,恐怕远远比这些更多,洛阳城内,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她恐怕都会是最先知道的那一批人。

尚秀芳笑着道:“王氏五祖的威名,秀芳自然是听说过。王爷能够收服他们为己用,简直让秀芳佩服不已。”

“我等都已是垂垂老矣,何谈威名。”王氏五祖睁开眼睛,眼神里露出一些落寞,英雄迟暮,为之奈何啊!不得不说,这是所有武者的悲哀。无论当年是何等的英雄了得,等到年老体衰,气血衰败,曾经所有的威名,都只能够带进坟墓里。

“自古美女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尚秀芳叹息道,武者如此,红颜也是如此,无论曾经如此的风华绝代,也都逃脱不过岁月,岁月这把杀猪刀下,无论是倾世红颜,还是无敌强者,都逃不过慢慢衰弱,失去颜色。

“秀芳大家何必如此悲哀,所谓花开花落,枯荣有定,刹那芳华,已是永恒,我相信,所有人,都会记住秀芳大家的美丽。”李延武看着尚秀芳,眼里透着真诚。

“多谢王爷安慰!”尚秀芳重新展开笑容,宛若百花绽放,她更是仿佛那人间仙子,立于百花丛中,这瞬间的美丽,似乎另一切都失去了颜色,她更是仿佛变成了整个世界的核心,一切都在围绕着她而运行。

“好美!”李延武也露出短暂的痴迷,尚秀芳的美,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高贵的迷人气质,她的美,更多的是一种自然的美态,不需要任何的装饰,甚至这种美,让人忽视了她的容貌,拥有着这份气质,哪怕她只是一个丑女,也绝对是最特别的丑女,让人能够一见倾心的丑女,更何况,她还是如此的绝色佳人。

他不曾为任何女人动过心,但是这一刻,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心动了,尚秀芳可能不是她见过最美的女人,其实单以容貌而论,无论是王淑妮、傅君卓,都不会比尚秀芳逊色,甚至入绝色精灵般的婠婠还要更胜一筹,只是她的这种气质,却是她们所没有的。无论是王淑妮的妩媚、傅君卓的冷艳,还是婠婠的百变,虽然都非常的有吸引力,但是李延武却独爱尚秀芳这等高雅、自然的气质。

当然,也因为这份欣赏,他并没有想要占有尚秀芳,他的女人已经够多了,他并不缺少女人,需要的更多的是一个能够与他精神交流的红颜知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其实,这样也是挺好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