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念永存
字体:16+-

第三十七章 怒火滔天

很快的,随着这位长老的话音落下,人群之中又是走出了,二十位外门弟子,各自走上自己的擂台,凝神蓄势。

而这一次,却是已经轮到了赵德才,不知是不是苍天眷顾,他的对手,竟然一位……凝气一层的弟子!

他们的这场比试,只是在昨天,刚一公布的时候,就已经掀起了阵阵热议,并顺利的成为了,所有赌盘的焦点赛事。

至于这场比试的赔率,也是高到了一个,十分惊人的程度,竟然是一比十二!这种超高的赚头,也是使得不少弟子,竞相下注,期待着能有一个奇迹出现……

也就是说,只要赵德才的那位对手,奇迹般的赢下了这场比试,那么押注的弟子,便能获得十二倍的报酬!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有些喜欢钻营之人,却是早早的便押注了这场比试,甚至他们还偷偷的赠给了那位弟子,不少的法宝之物,以求他能够,倾力一战!

而有了这些依仗之后,本来都已经准备认输的那位弟子,顷刻间便是有了十足的信心,尽管他本来的手段,也是颇为的不俗,但在鱼肉同宗多年的赵德才面前,依旧是不够看的。

此时此刻,这弟子怀揣着数量众多的低阶法宝,大摇大摆的走上擂台,信心满满之中,准备在普一开始,就以雷霆万钧之势,将赵德才的一切优势,给狠狠的击碎!

“那些开盘的弟子也太精明了……”

而另一边的赵德才,却是变得满心纠结,不上不下。

作为操持杂役院多年的钻营之辈,他岂能不会明白,这些个中关窍?

可是他们的这种赔率,实在是恰到好处,无缝可钻,刚好能够维持一个最基本的平衡!

若是再高一点,怕是自己也会,大力的押注对方获胜,从而在比试中故意放水,来获得不菲的回报。

若是再低一点,自己反倒会全力施为,可是这样一来,吸引力明显不够,刹那就会崩盘。

明眼人一眼就可看出,自己这里的胜算巨大,这样一来,反而没有人会押注对方。

而只是这点赔率,却是不足以让自己拉下老脸,去故意放水,让对方获胜……

“好,秦师弟加油,今天是黄道吉日,定可旗开得胜!”

几个呼吸之后,就在赵德才满心纠结之际,台下观战的弟子,却已是发出阵阵高呼,纷纷为那位弟子加油打气,使得另外四座的擂台,瞬间便黯然失色。

听到这些欢呼,这弟子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浑身颤抖中,掏出了大量的法宝,双手不断掐诀,使得它们在赵德才

的头顶上方,齐齐自爆!

而台下的高玉楼,此时也是在津津有味的,观看着擂台上的比试。

随着观看,他对于经络导引术的掌握,也已经是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

“嗯?”

几个呼吸之后,高玉楼突然转过头去,看向了此时姗姗来迟的,天灵儿和天喜儿两姐妹。

其实以她们的实力,已经是不用来此,因为她们的对手,在得知对手是她们之时,便已经是干脆的宣布认输。

而吸引她们来此的,正是为了观看高玉楼的比试,以求能够找出他身上,那股力量的源泉。

在同一时刻,高玉楼也是看到了,黄鼠狼所站的方位,于是神色渐冷,快步走向了那处区域。

“这种人,实在是该死……”

其实那天在传送回玄玉宗时,高玉楼只听到了,这黄鼠狼所吹嘘他自己,如何如何的最后一段。

但饶是如此,也是把高玉楼气的七窍生烟,若不是碍于自己的时间有限,高玉楼绝对会暴起杀人!

此时终于有机会,单独问一问这黄鼠狼,高玉楼哪里肯放过?

只见他仅仅是用了几个呼吸,便已是不声不响的,出现在对方身后。

但是这黄鼠狼,却是没有丝毫察觉。

此刻的他,正眉飞色舞的,向几个凝气一二层的弟子,吹嘘着自己的风流往事。

直至又过去了几个呼吸,他这才敏锐的察觉出,这些弟子脸上的神色不对,于是慢慢的转过身子,看到了面色阴沉的高玉楼。

下一刻,只见这黄鼠狼,又是露出一脸谄媚之笑,掐着一口柔弱的腔调,缓缓说道:“哎呀,威猛高大的高师兄啊,几日不见,甚是想念,我这次可是将自身的家底,全部都押注你胜了啊,寥寥心意,来表达对您的无限敬意。”

听他说完,高玉楼的全身,瞬间便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尤其是这黄鼠狼口中的,那副不男不女的腔调,更是使得高玉楼寒颤连连。

片刻之后,只见他深吸口气,压下了心中的不适,转而拉着他走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硬声喝道:“黄鼠狼,收起你的那副恶心到让人想吐的样子!”

“我也不想跟你多说废话,只问你一句,那天,在我传送回宗之前,赵德才到底说了些什么?”

喝声如洪,瞬间便将黄鼠狼震住。

他看到高玉楼脸上,露出的毫不掩饰的杀意,顿时心神一震,于是近乎本能的,将那天的事情,如竹筒倒豆子般的和盘托出。

“那个,高师兄,你可别跟别人说

,这是我说的。”

“那个赵德才,简直是太可恶了,仗着被耀春长老收为丹童,便是目空一切,狗眼看人低,极度贬低像高师兄这样的谦谦君子,甚至就连我这样的,他也是不会放过!”

“那天,赵德才满口污语,脏话连篇,嘴里不间断的,喷出那啥东西。我本有心反驳,奈何实力低微,也只能暂时屈于他的**威之下!”

“不过,等我傍着高师兄,来日咸鱼翻身,一定要……”

听他说到这里,高玉楼眉头一皱,随即冷冷喝道:“捡重要的说!”

闻得此言,黄鼠狼立即心头一冷,很快便模仿着赵德才的口气,将那天的场景再次还原。

“特别是那高于楼,当牛做马,结草衔环,奸诈无比,狼子野心,作茧自缚,遗祸深远……”

这一个个词语,从黄鼠狼的嘴里蹦出时,瞬间便使得高玉楼心头火起,七窍生烟,眼里闪烁着危险的神色。

再加上这黄鼠狼,不断的煽风点火,添油加醋,这样一来,更是使得高玉楼,恨不得立马就将那该死的赵德才,辦开揉碎!!

可转念一想,他知道这黄鼠狼,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于是在听他说完之后,紧跟着快速的开口问道:“噢?竟然是这样啊?那你又说了些什么?”

此时的黄鼠狼曲调高昂,逸兴横飞,作为一名老斯基,他这一上了船之后,就很难再停下来了。

听到高玉楼这么一问,只听他立即下意识的开口:“其实也没什么了啦,我就说他赵德才,不过是一个惯于寻花问柳的下贱货色,嘴里怎么够资格,提起高玉楼?”

“虽说他当初剽窃我的意境,做出了一首,臭不可闻的烂诗,第一句便带着一股子骚气,但也总算是附庸风雅,比你这下贱货色,还稍微上贱一点……”

说到这里时,他便是满脸愕然的停下来了,张了张嘴,有心再往下圆回去,可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不可能!

于是就这样,满嘴发苦的站在那里,哀求的看着高玉楼。

听他说到这里,高玉楼便是面无表情的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向了远处。

可这一幕落在黄鼠狼的眼里,却是使得他面色大变,他知道对方的这番表现,必然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或许要不了多久,便是自己祸从口出的应验之时!

“该怎么挽救一下呢……”

想到这里 ,他立马心念百转,搜刮着自己的脑海,回想着一些极有价值的消息,以期待能够救回自己一命。

而正如他这里所料,此时的高玉楼,已是怒火滔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