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念永存
字体:16+-

第八十六章 不卑不亢

现在终于见到了真人,他们这里,也不管传言的真假与否,反正就抱着“盛名之下无虚士”的心理,皆是小心翼翼的,在心底拉响了,最高级的警报!

此刻看到高玉楼,竟然出现在了这里,六位弟子中为首的那位,却是后悔极了,不由得一拍额头,暗骂自己光顾着说天灵儿两姐妹,怎么就忘了这等,声名赫赫的“大魔头”?

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人算不如天算,失策啊失策!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高玉楼,也在打量着他们,目光闪动之间,很快便露出沉吟之色。

“哈哈,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高师弟啊,久仰,久仰!”

“师兄我在东峰,早就听说高师弟实力高强,更是有胆有识,仅仅在凝气一层时,便可硬撼凝气三层的修士!”

“如此久闻之下,到了如今,我对师弟的名字,那可真能说得上是,如雷贯耳啊。”

“细数之下,现在才意外的发现,我这里对于你的名字,竟然听了足足百次有余!”

“故而,师兄我虽说对你已是神往已久,但一直都无缘见面,今日一见,高师弟这里,果然是名不虚传呐!”

“两个时辰的时限,这才刚刚过去了一半,师弟便已是早早的就夺得了五号灵旗,哪像我们这些苦哈哈,此时还在相互的出手,争夺那为数不多的机缘呢……”

“唉,说多了都是泪呀!”

片刻后,这为首的弟子,率先发言。

说了一大段,还算得体的场面话之后,他这才不得不停住了嘴。

因为,此人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他怕自己再说下去,会不由自主的,将脏腑都给吐出来!

不过,不论是真心还是假意,总的而言,他也算是对高玉楼,表达出了足够的尊重。

只是在说完了这番话之后,这弟子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抹化不开的忧伤。

“这……”

当其落到了其他五位东峰弟子的眼中时,瞬间便是使得他们

,神色怪异之中,不由得目瞪口呆起来。

作为久随此人的伙伴,他们还从未见过,他竟然还有这么忧愁的一面,可仔细想想,他们又是表示理解。

因为此时此刻,他们实在是不够资格,去笑话这为首的弟子。

当看到高玉楼走到近前,进而将那副尊容,映入眼帘时,试问自己这些人之中,有谁不是如见鬼魅,有谁不是心中恶寒?

这样一来,些许的忧愁,还算是十分可以了。

须知,就在此时,已是有两位东峰的同门,脸都憋成了酱紫色。

看那样子,若不是各自都在辛苦的,忍着肠胃里的翻滚,估计到了此时,几口老血都已经是吐出来了。

“我受不了了,若不是还得维持阵法的运转,在看到这张脸之时,我一定二话不说,掉头就跑,有多远跑多远!”

“谁能想到,这魔头名声凶厉也就罢了,就连这副样貌,也是如此的这般,看这副架势,想必也足以让八方神明,连连避退……”

此时此刻,这是东峰的六位弟子,共同的心声。

这声音带着一丝悲呛,在他们的心海里,不断的回荡时,瞬间便使得他们,一个劲的反问自己,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居然,居然能够“有幸”,在此时观赏到,这么一张“俊美”的容颜?

其实,也不怪他们的心声,竟然如此的夸张。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在这幻境之内,绝大多数东南北三峰的弟子,在首次遇到高玉楼时,差不多都会是这个反应。

是以,不久前北峰的那三位弟子,宁可去和毕文叫板,也是咬牙挣扎之下,不愿跟高玉楼动手。

别的不说,就单是看着那张脸,想必也足以让他们,心生恶寒之下,早就没有了动手的欲望……

“天地浩淼,阴阳无极,玄黄之气,顺附我身,临!”

这一刻,尽管六人之中,为首的那位弟子,对高玉楼说了一些,看似友好的话语,可其对阵法的操控,以及对于他的戒备,却是变

得更加的紧锣密鼓起来。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他摸不准,高玉楼与风刘二人的关系。

外界盛传,这高玉楼,十分的高冷,不喜欢与人打交道,甚至就连只言片语,也是不愿意说出,好像生怕降低了,自己高贵的身份。

这样一来,他和这二人,极有可能无所交际,若是如此的话,自己大不了花费一些代价,将其打发走就是了。

毕竟,此人的实力,究竟是不是如传言所说的那般,高深莫测,这个暂且不论,单就是那张脸摆在那里,也足以形成强大的杀伤力了。

如此一来,能不跟其动手,还是尽量不要动手的好,免得沾染上一些晦气!

除此之外,作为此阵核心的他,虽然忍的极为辛苦,但也不能有丝毫的心神放松,如若不然的话,极有可能会被阵法反噬。

此时在他想来,若是事实,和自己想的正好相反的话,那自己等人,说不得要领教一下,这高玉楼的恐怖之处了。

“虽然依照传闻所说,此人心黑手狠,出手无情,可自己这里,却也不是吃素的!”

“若是对方不知好歹,非要跟自己等人,强硬的战上一场的话,那直接接着便是了。”

“虽说这样一来,自己六人会忍的辛苦一些,可是那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无巧不巧的,就摊上了这么一件烂事呢?”

此刻在他的心里,也是与东峰的掌教和长老,有一样的感觉。

若是有了高玉楼的加入,虽说他们对付起三人来,显得有些吃力,但最多也就是平手而已。

如此胜负对半而开之下,最后鹿死谁手,还未曾可知!

再说了,外面可是有不少的东峰同门,在看着自己六人呢,若是未战先怯的话,那自己的影响力,毫无疑问的,肯定会呈直线式下降!

心念及此,只见这弟子很快便神色一正,随即面色坦然的,看向了高玉楼。

从这副神态,很清晰的就能看出来,那是一种源于自信中的,不卑不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