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念永存
字体:16+-

第二四八章 有话对你说

“轰轰轰!”

看到高玉楼迅猛出击,金月也不甘示弱,伴随着他撕开修为封印,这一刻的金月,也有些意气风发了起来,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身法飘逸的闪躲,而是不闪不避的向前迎去,只是刚一接触,便与高玉楼拳拳到肉的开始互攻!

而二人的这般攻势,也是使得周围的轰轰之声不断的传出,他们的身影,则是被一层又一层的光幕包裹着,使得元婴级别的长老,也需得稍稍的散出修为,这才能够看的清其内的具体。

战斗中的金月,此时真的是忘却了疼痛,甚至都不曾避开,就这样站在原地与高玉楼一拳换一拳,而同样的,后者也是如此,眼中紫芒闪动间,如同铁打的一般,也是不闪不避的与对方对轰,不曾有丝毫的停歇,如此一来,二人在这玄玉宗山门外的平原上,便是上演了一场刺人眼球的精彩大战!

“这当真是龙争虎斗啊,那玄毒宗的弟子,魄力也是颇为的不俗,竟撤去了护甲上的防御,仅凭肉身,便与高玉楼对轰起来,如此的话,不论其平日里的品性如何,起码在这一刻,他是光明磊落的,值得人敬佩……”

“是啊,玄毒宗的修士,大多都性格阴沉,不喜多言,甚至同宗之间,也少有交流,这是由他们所修炼的功法所决定的,想当初,耀地宗皓月一脉,便是这玄毒宗的由来,唉……”

看到高玉楼与金月二人的战斗,即便是玄玉宗这边的长老,也不得不承认,这金月已经是堪称天才了,从骨龄上看,他与高玉楼的年岁也差不多,而能达到如此战力和修为,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连高玉楼也都是比不上的,由此可见,这金月的天资是多么的不俗。

好在高玉楼的攻势,实在是太为的刁钻,他看似在与金月毫无章法的对轰,可实际上,他每一拳的落点,都有某种奇异的联系,如此不断加持之下,只是过了不大一会儿的工夫,金月便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给包裹了起来,若是再不施以手段的话,恐怕再过不久,自己这里,就连心脏也都会被瞬间挤碎!

“都这样了,还都奈何不了他吗?他到底有多强,这家伙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感受到这一幕,金月心中苦涩的同时,强烈的不甘依旧在胸腔蔓延,自从开始修炼起,他便认为自己的天赋,从来不输于任何人,故而这才能秉承着不屈的意志,快速的攀爬至今天的这一步。

可是从今天起,在遇到了高玉楼之后,他的道心无疑是遭到了巨大的打击,甚至说出现了些许的裂缝,也不是不可,毕竟,随着高玉楼右拳的不断轰击,那种不知名的力量,已是朝着金月的心脏越发的逼近,使得他有种极为强烈的直觉,若是再不停止的话,恐怕再过十几个呼吸,自己的心脏跳动便会停了!

“我……认输……”

三个字,自金月的口中竟说了好长时间,其中带着极重的苦涩,

刚一传出时,便伴随着金月口中的沙哑,回荡在四方,使得它尽管轻微,但也是被风吹到了毕生的耳中,这样一来,也是使得后者心中的苦涩如同被传染一般,叹息声在心中久久的回绝不完。

“也罢,如此的话,也不算完全的毫无收获,最起码,我看出了一些东西,那种每一拳都会引起的共振,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在这一刻,毕生尽管对这个结果颇为的失望,但也感觉这是在意料之中,于是,也不由得在心中升起了另一番猜测,并随着猜测,他的眼中又浮现出了强烈的推衍之芒……

“哇哈哈,高师兄果然胜了,我之前早就说过嘛,这一战的过程,绝不会超过半柱香的时间,现在看来,我黄热心果真是料事如神啊,一件在之前未知的事情,又被我说中了,可见我在预测一道上的天赋,的确是颇为的不俗,若不是这片地方太小的话,我说什么也能在龙武大路上闯出自己的名声,哼哼。”

看到高玉楼胜出,黄热心又在这里自吹自擂了起来,那话语中的傲气,仿佛天上地下,已然是放不下他了,只有在高出一些等级的空间,才能够容的下他这尊真神……

如此一来,尽管林月能装的住,鄙夷之色在脸上不露丝毫,可白雨柔终究还是孩子心,只是在他的话语落下的第一时间,便重重的对着他啐了一声,以表达着自己的不屑,除此之外,就连那小眼神,也满是厌恶,在此之后,甚至还一个劲的走远了一些,以防止再听到这让人恶心之言。

“咳咳……”

看到这里,黄热心也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不由得干咳了几声,当脸上的羞红落下,这才又扬起下巴注视着前方,为高玉楼行了好长时间的注目礼,好像在迎接勇士归来似的,不管是脸上心上,也尽皆都是虔诚。

不久,当看到高玉楼朝这里走来,黄热心脸上的神色更恭敬了,仿佛是要让他在回来的第一时间,便能够首先感受到自己的热情一般,同时,也怕白雨柔和林月抢了自己的风头。

慢慢的,当高玉楼临近这里时,他一眼便看出了黄色心这里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那种洋洋自得中带着讨好之色,他只需一眼便能够看出来,这货定是又在暗自标榜自己了。

随后,高玉楼并没有理他,而是在兀自的想着心事,在最后一刻,他是有能力轻而易举取金月的性命的,可想了想之后,他却是并没有这样做,因为在他看来,此人也算是一条汉子,尽管先前对自己有些不敬,可最后毕竟也改过来了,如此一来,杀他就不符合自己的道心。

更何况,在高玉楼的心底,还有一个更为重大的计划,在心底筹划了好久。

在他想来,既然自己重生于玄玉宗,那么与这里就必定有一定的缘法,若是能够使得三宗重新合一的话,那也算是自己的一大功德,而若是能以此为基础,让自己在龙武大陆上建立的势力更为

庞大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如此一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杀此人也就是在削弱自己的势力,对于这种“愚蠢”之事,高玉楼是万万都不会做的。

“我好恨呐……”

而在他走后,金月望着高玉楼的背影,此刻也反应过来,在那最后一刻,是对方放了自己一条生路,如此念头,也是使得他狠狠的攥了攥拳头,心下暗暗发誓,这个人情,自己日后一定要用实力还回去,否则的话,恐怕会给自己的道心带来极大的阻挠!

尽管对方那里,也算是好心,可在金月感觉,这比杀了自己还要更加的难受,如此,若日后不还回去的话,恐怕自己日日都会活在煎熬之中……

“唉呀,高师兄呐,恭喜你凯旋归来呀,刚才你在打斗中的一切,我都看到了,那等雄姿,可是我这等软弱之人模仿都模仿不来的,如此风采,真是让师弟我太崇拜了……”

很快的,看到高玉楼没有搭理自己,黄热心以为他这是故意在给自己制造机会,故而想都没想,立即白着脸凑上前去,一脸讨好的说道,使得高玉楼面色古怪,不由得连翻白眼,表达着自己对他那里的鄙视。

而他这里便已然如此,更别说林月那里,在听到黄热心这一句的瞬间,便是也像白雨柔一样,兀自的走远了一些,转头之中,同样无声的表达着自己的不屑。

直到这时,再加上高玉楼仍然的不理不睬,黄热心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犯了糊涂,都到了这个份上,他也不由得讪笑几声,尴尬之中,就准备到别处去,先避一避被鄙视的风头再说。

可就在他欲走之际,高玉楼终于转过头来,向着他传音了一句,使得前者霎时兴奋,可是没过多久,他便面色狐疑起来,因为,高玉楼所说的话,实在是让他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

“记住,一会儿你跟着我走,对付妖兽的大战咱们不用参加了,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其内机缘多多,具体能得到什么,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数息后,高玉楼的话语还在脑海中回荡,而他本人,却是向林月和白雨柔打过招呼后,径直的朝着十戒大长老那里走去,使得黄热心面色怪怪的,狐疑之中,却是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听高玉楼口中说的那般的郑重,想来那个地方一定有好多好东西,在等着自己去取,若是不取的话,恐怕会招天谴!

“哈哈,我黄热心果然是天佑之人,每每到了落魄之时,总是能够峰回路转,遇到我所需要的贵人,嘻嘻……”

这一刻,黄热心美滋滋的,全然忘记了自己刚才的不受待见,以至于林月那里都斜着眼瞅了他好几回,这货竟然全然都没有察觉到,而是还在一个劲儿的美梦着。

不久,就在黄热心这里越发自我高大之时,高玉楼那里,也已然走到了十戒大长老的身边,刚一临近,便是传音道:“师尊,我有话要对你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