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破轮回
字体:16+-

第336章 难道我受伤了?

听到云枫说出那两个字之后,兰馨蕊猛然睁大了眼睛。这让她意外的同时,又有一种强烈的惊恐。

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说……你在我身上闻到的香味……是那什么药”

云枫面色痛苦的点了点头,很显然,此时此刻,在那药力的催发下,他已经快要压制不住自己了。

兰馨蕊猛然呼出了一口气,她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

那一年,她被毒蝎子遮了一下,可是后来她一点事情没有,反而是伺候她的丫鬟,最后中了剧毒,她依稀记得丫鬟那几日不停的说她的身上好香。

难道,自己的竟然能够将那些对身体有害的东西以一异香的形式排出体外?

想到这里,兰馨蕊快速将自己的经历和推断讲了出来,云枫听完,面露苦笑。

在他的认知中,这药必然是甄芹守所下的。

只是没有想到,兰馨蕊的体质竟然如此特殊,最后阴差阳错的,中招的竟然是自己。

想到这里,云枫有些无语。身体内不断释放的那种最原始的欲望,时时刻刻冲击着他的理智。

若非他心境过人,或许早已彻底了陷入了疯狂,可是即便如此,他感觉自己也已经快扛不住了,尤其是此时此刻,他的面前还有兰馨蕊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女。

他虽然早已闭上眼睛不去看她,可是空气中那不断传来的香气,却始终在挑逗他的神经。

他努力让自己去想想冰云月,可是此时此刻,不知为何,想着想着,冰云月的面容就变成了兰馨蕊的……

那娇嫩的肌肤,吹弹可破的脸蛋儿,红润欲滴的柔唇……

云枫的喉间发出了一声低吼,这声低吼吓了兰馨蕊一跳,她定睛望去,又是一愣,此时此刻,她发现云枫的脸,竟是红的有些吓人。

她下意识的问道:

“云枫……你……”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云枫粗暴的打断,对方声音嘶哑的怒吼道:

“走”

那声音简直犹如野兽一般。

兰馨蕊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此时此刻,她显得非常的慌乱,一脸的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云枫再次低吼道:

“快走”

这一声响起之后,兰馨蕊咬了咬下唇,随即不再犹豫,转身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在她的身后,不断传来云枫痛苦的低吼

……

不知过了多久,兰馨蕊忽然停下了脚步,微凉的夜风让她变的冷静了下来。

她这才想起,好像听说中了那种药,如果欲望得不到释放,会活活的爆体而亡的。这种说法的真伪尚不得而知,可是这念头一起,她的心中充满了担忧。

她突然觉得,若是云枫因此而死,那么害死他的,岂非就是自己。

想到当初自己还信誓旦旦说出的那句“若是必死,希望能够代替云枫而死”的话,兰馨蕊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无论如何,这件事都是因她而起,云枫只不过是阴差阳错的受到了牵连而已,如果这种时候一走了之的话,兰馨蕊觉得,无论云枫结果如何,她都会内疚一辈子的。

她缓

缓的抬头看向了天空,星光闪耀,月光皎洁,今夜的景色依旧美丽。

柔缓的夜风吹拂在她的脸上,让她感到心中变的无比的平静。

月光的挥洒下,她的脸上散发出一种圣洁的光彩,只是额前被夜风吹乱的秀发,却让这种圣洁,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柔弱。

或者确切的说,是凄美。

她缓缓的转过身,向着来时的路走去,目光之中,满是坚定。她口中喃喃的说道:

“云枫,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

兰馨蕊感觉回去的时间比之前长了很多,这显然是一种心理的因素,这是内心深处,对未知事物本能的抗拒……

只是这种抗拒,被兰馨蕊强行压下了而已。

可是再长的路,总有走完的一天,决定的事,总有面对的一刻。

不知过了多久,兰馨蕊重新回到了之前云枫所在的地方。

她很紧张,俏脸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异常的苍白,此时寂静的夜不再让她感到静谧和祥和,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这一点,从她微微颤抖的身体便可得知。

不过她很奇怪,因为在这里,没有发现云枫的身影。

她犹豫了许久,终是声音有些颤抖的轻呼道:

“云枫……你在那里吗?”

可是四周除了树叶沙沙的声响,却没有任何其它的声响。

她面色微愣,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该不会是,真的爆体而亡了吧”

想到这里,她变的有些焦急,心中对自己的责怪,也越发的强烈。

其实故事若是发展到这里,兰馨蕊不会有什么事,云枫显然也绝对不会出现所谓的爆体而亡的事情。

身具玄雷净心符和星辰木灵珠两大天地神物,再加一个更加神秘的黑珠,如果连小小的春.药都搞不定的话,那么这天地神物的叫法可真是白给了。

更别说玄雷净心符本身,就有净化的作用。

充其量,就是云枫要受一些煎熬而已,可是最终,依然不会因为这种事身死。

可是世界上的事,有时候当真无比的其妙,至少今夜,就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就在兰馨蕊暗自焦急和自责之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水花溅起的声响。从那声响判断,应该是重物入水的声音。

这个声音落入兰馨蕊的耳中,无疑美如天籁……

她立刻神情一震,向着声音响起的方向寻去。

约莫半柱香过后,她来到了林间的一处河边,河水静静横在她的面前,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芒。

兰馨蕊重新变的紧张起来,她强自压下心中的恐惧,犹豫了半响,这才轻声的呼唤道:

“云枫,你在哪里?”

声音喊出之后方才发现,这声音小的,几乎只有自己能够听到……

她深吸了一口气,就欲大声的呼喊,可是小嘴才刚刚张开,声音还未来得及发出,河水猛然哗啦一声,从中越出一道身影。

这一幕,让兰馨蕊心神剧震,她猛然张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呼,同时一掌向着身影轰去,可是片刻之后,她的惊呼噶然而止,随之而

来的,是一声闷哼。

她轰出去的拳头感觉打在了精钢之上,玉腕之上,传来阵阵的疼痛,最恐怖的是,此时她被那道身影扑倒在了地上,而对方正在疯狂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她拼命挣扎,可是借着月光,突然看清了对方的脸,正是云枫无疑。

只是此时的云枫,和平时的样子判若两人,他的目光通红,其中早已看不到丝毫的理智。他浑身青筋暴起,明明身上都是水珠,可是传来的温度却烫的有些吓人。

看到这里,兰馨蕊目光之中露出了复杂的神情,紧接着,在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叹声中,她闭上了眼睛,并且……放弃了抵抗。

怪异声音不断的在夜空中响起,听上去,显得格外的刺耳。

那如同受伤的凶猛野兽不断喘息的声音,给这漆黑的夜平添了一丝恐惧,让周围的那些胆小的动物,早就跑出了好远。

空中的月在云层之中时隐时现,那朦胧的月色让这夜晚变得有些迷醉

……

云枫只是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无比美妙却又有些奇怪的梦。

梦中他遇到了朝思梦想的冰云月,并且和对方重温了那曾经的美妙……

他感到自己始终如在云端一般,浑身被柔软包裹,那种舒爽的感觉,让他想永远都不要醒来。

红枫漫天,灿若云霞。幽香醉人,美若仙境。

这,就是云枫梦中最后的画面。

然后

他就醒了。

他睁开眼睛,立刻看到了头顶的蓝天白云,耳边,也传来了潺潺的流水声。

片刻之后,他猛然坐起,随即脑海之中响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他依稀记得,昨天晚上,他饱受煎熬之时,寻到了这处河水,跳入了河中。可是后来的事情,就没什么印象了。

至于自己为何醒来躺在了岸边,他感到有些茫然。

就在这时,他发现了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他面色一滞,片刻之后,当他不经意间瞥见河边灌木丛上的一缕布条之时,哑然失笑:

“看来,昨天光顾着寻这河水了,衣服都被扯破了也不知道”

他缓缓的摇了摇头,随即立刻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身新衣服换好。随即,他略微感受了一下身体的状况,竟是突然愣住了。

体内真气充盈,凝实无比,最为关键的是,不知为何,竟是连跨两个小境界,提升到了武宗四品的境地。

云枫缓缓的张大了嘴巴,片刻之后,喃喃的说道:

“难道那玩意还能提升功力?”

想到这里,他目光之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他缓缓的摇了摇头,将这种荒唐的想法驱出脑海。

可是下一秒,他的目光再次一凝。

在他身边不远处,有一片微红的泥土,他一眼就看出,那是鲜血滴落其上所造成的。

他面色一愣,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即喃喃的说道:

“难道我受伤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