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破轮回
字体:16+-

第340章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想到天星冈的传说,云枫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死亡之海的风烈,想到了极生之地的紫熏儿,想起了那个花落花飞花满天的情景。

他觉得心情变的有些沉重,看着远处那美艳如火的红枫林,却突然没有了欣赏美景心情,他口中喃喃的说道:

“这里真的还有你的族人尚存吗?”

冷风忽起,带来了一阵凉意,也扬起了数片枫叶。云枫轻轻的伸出一只手,接住了一片正在落下的枫叶。

此叶已黄,甚至还透着一丝黑褐色的,看上去,似是已经没有了太多的生机。

云枫轻声说道:“难道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

话声落下,他自嘲的摇了摇头。

兰馨蕊感到了云枫的伤感,所以她也逐渐变的安静起来,她没有问云枫伤感的缘由,因为她觉得此时此景只适合无声的缅怀过去,却不太适合分享故事。

她静静的站在原地,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仿佛融入了这片天地一般。

云枫出神了半响,发现了兰馨蕊的安静,他心中微暖,有且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想到了一些事情,有些出神了”

兰馨蕊的身上本就有一种温婉尔雅的气质,此时安静下来之后,越发显得典雅含蓄,温柔如水。她轻轻将一缕秀发挽至耳后,轻笑道:

“没关系,正好我也需要时间沉醉与这美景之中。”

云枫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片刻之后,他轻声说道:

“我们走吧”

兰馨蕊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两人并肩向着红枫林走去,因为天星冈,便在红枫林的另一边。

红枫林的美,无疑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最为难得的是,这种美并非单单是视觉的享受,却还有一种深刻的内涵。

因为每一个漫步其中的人,心情都慢慢变的宁静。心静,有时候代表心无杂念,有时,却是缅怀往事和思考人生的先决条件。

兰馨蕊不得而知,可是云枫显然属于后者,此时此刻,他的心中揭开了太多尘封的往事。

不过无论如何,兰馨蕊不会去破坏这种静谧的气氛,所以两人都没有说话。

更奇怪的是,这诺达的红枫林竟然丝毫没有鸟鸣的声音,所以场内,只剩下两人轻轻踩在地上落叶时,所发出的“簌簌”的声响。

两人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围早已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甚至许久之后,雾气越来越浓,仿佛置身雾海。

林间早晚有雾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是此时乃是正午,这雾气似乎就有些玄妙难言了。

不过雾中的红枫林,却是平添了一丝朦胧之美,不但丝毫不会影响人的心情,反倒会多出一种异样的沉醉。

然而此时的云枫,却并没有沉醉其中,他的眉头反倒是轻轻的皱起,似乎遇到了一些无法理解的事情。

造成这一切的源头,便是前方的雾气之中,那若有若无的闪电。

作为常年和玄雷净心符的符灵打交道之人,云枫对于雷电之力的**,远胜常人。

虽然那闪电并未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可是他很确定,闪电就在前方的雾气之内。发现了这一点之后,云枫的一只手下意识的落在了兰馨蕊的香肩之

上。

兰馨蕊立刻止步,有些不解的扭头望向了云枫。

“前面有些不对劲”

云枫简明扼要的说道,目光依旧没有离开前方那浓郁的雾气。

顺着云枫的目光看去,除了雾气浓郁,兰馨蕊并没有发现其他怪异的地方,她正想出声询问,却发现云枫竟是猛然向前一步,站在了她的身前。

兰馨蕊微愣之后,芳心有些窃喜,云枫的身形虽然有些削瘦,肩膀也并不宽大,可是却让她感到了莫名的安心。

她不曾察觉的是,自从和云枫有了夫妻之实后,对方任何一个保护她的行为,都会让她暗自欢心许久。

可是她似乎忘记了,即便没有那件事,云枫和她一路同行,依旧是会保护她的。

不得不说,女人的心思,有时候真的很难理解……

云枫之所以站在她的身亲,乃是因为他发现,浓雾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那并不是雷电,而是其它的什么。

片刻之后,兰馨蕊也察觉到了这种变化,前方的本来静静悬浮的浓雾,此时正在不断的涌动。

突然间,雾中隐隐的现出了一些五彩的光芒,那光芒逐渐凝实,片刻之后,已经可以分辨出竟是一道彩虹。

彩虹不知起于何处,从远方出现,贯穿了浓雾,落在了云枫和兰馨蕊的眼前。

看到彩虹之后,云枫忽然感到,先前雾中那若隐若现的雷电之力,竟是慢慢的消退了。

并且彩虹出现之后,雾气开始消退,雾后的景色也是逐渐的清晰。

前方不远处就是红枫林的尽头,红枫林外,小桥流水,桥对面是青石砌出的石径,蜿蜒曲折的伸向远方。

此地无法看到远方的风景,可是却依稀可以看到那若隐若现的星光,正是这星光,让那里多了一丝幽深静谧的氛围。

曲径通幽

云枫的脑海中立刻不由自主的冒出了这四个字。

不过此时乃是白天,却有星光闪烁……很显然,石桥那边,曲径的尽头,应该便是天星冈。

云枫和兰馨蕊对视了一眼,随即相互点了点头,并肩向着石桥的方向走去。

头顶便是那道瑰丽奇异的彩虹,走在其下,云枫立刻感到了彩虹之上传来的,那浓郁无比的天地灵气。

灵气聚虹,果真神异无比。

想到这只是天星冈的外围,云枫不由对前方的天星冈,充满了期待。

两人行走片刻,头顶的彩虹突然缓缓的开始消散,紧接着,空气变得湿润起来……

片刻之后,凉风渐猛,水气渐凝,滴滴答答的,开始下起了雨。

细雨无声,如丝如线,落在人的脸上痒痒的,伴着习习凉风,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清爽。

连日来奔波的疲惫,似乎在此时尽相褪去,整个人都变的精神了许多。

云枫缓缓的扬起了头,任由蒙蒙的细雨落在脸上,尽情的感受这难得的清宁。

然而片刻之后,他的身形猛然一震,因为他从这雨水之中,感到了充盈之极的灵力。

这与当初在精灵圣地之中所遇到的那场雨水极为的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这雨水之中,缺少了那种磅礴的生命力。

他正在惊讶间,雨势突猛,整个世界突然变的白茫茫的一片。

云枫的脸上露出了兴奋之极的神情,他任由雨水落在自己的身上,尽情的吸收着其中充盈之极的灵力。

可是突然间,他的目光一凝,却是身边的兰馨蕊,不知何时取出了一把纸伞,此时此刻,就要将那纸伞撑开。

云枫微微一愣,心道如此难得的机缘怎能错过,心急之下,他竟是一把将那纸伞从兰馨蕊的手中夺了过去。

兰馨蕊愣住了,她皱眉看着云枫,对他的这种行为感到极为的不解。

云枫正要开口说出阻止她撑开纸伞的原因,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对方的身上之时,却是忽然呆住了。

兰馨蕊愣住了,她皱眉看着云枫,对他的这种行为感到极为的不解。

云枫正要开口说出阻止她撑开纸伞的原因,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对方的身上之时,却是忽然呆住了。

此时的兰馨蕊,身上的长裙已经彻底的被倾盆而下的雨水打湿,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如此一来,彻底勾勒出了她曲线玲珑,傲人之极的身材。

腰肢盈盈堪握,如杨似柳,柔弱无骨。娇臀翘挺,充满无尽**。

看到云枫的目光,兰馨蕊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红了,不知为何,她突然升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感觉如同那个夜晚一般,浑身暴漏在了空气之中。

她下意识的环住了双肩,挡住了胸前,恼羞成怒的说道:

“你……你干什么?”

这句话让云枫猛然惊醒,随即他立刻感到了无比的尴尬,他甚至忘记了告诉兰馨蕊自己为何阻止她撑起雨伞,反倒是有些慌张的转过身,做出一副眺望远方的样子。

他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兴奋。

不过他很疑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何竟会如此无礼的,盯着人家的胸脯看了半天。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就在刚才,他的心中竟然还有了一些无法言明的特殊想法.....

他有些难为情的想到:“难道上次的药力并未完全排除体外吗?”

云枫立刻将这一切的一切,无耻的怪到了那药力的身上,却不知那药力,早就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可是想到兰馨蕊方才问出的那句话,云枫有些结巴的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只是……想吟一首诗”

兰馨蕊忽然愣住了,她不解的问道:

“吟诗?吟什么诗”

云枫本是信口胡诌,哪想到兰馨蕊竟似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正着急之间,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他欣喜的转身,想也不想的就开口说道: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可是这两句话说完,他再次愣住了,不但愣住了,目光也再次落在了兰馨蕊的胸前。

感受到云枫那火辣辣的目光,再仔细品了品他所吟的那八个字,兰馨蕊的脸“滕”的一下就红了,她的脸上变得无比恼羞,恶狠狠的看着云枫,不过......

片刻之后,她的泪水竟然汹涌而出,怒声说道:

“你……你混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