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破轮回
字体:16+-

第376章 让他们七个一起上吧

“不知天院的这位……”

薛德海轻声向着蓝石问道,心中却是古怪到了极点,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天院之人,竟然穿成这种样子。不过有一点很显然,这人应该不希望别人看到他的脸。或许是长相怪异,或许是……身份**。

蓝石面色如常,看不出喜怒,声音也是极为平淡的说道:

“这是我天院的一位新生,今年不到十八岁”

他这句话说完,薛德海心中升起了一丝怪异的感觉。

不到十八岁,便是十七岁,按照规矩,应该接受十五到十七岁那一组选手的挑战。可是蓝石不说十七岁却故意说出不到十八岁,这给人一种错觉,似乎这人应该面对十八到二十那一组的挑战。

若是平时,薛德海心中高兴还来不及,毕竟挑战之人若是高出一个年龄段,修为则会高出许多。可是进来天院的态度暧昧,他不想在这种时候惹出什么事情。

因此他轻笑道:

“不到十八,便是十七岁了,那么这位小兄弟应该接受第一组选手的挑战”

蓝石不置可否,显得很是随意。这种自信爆表的表现,让薛德海眉头微皱。

这个浑身包裹在大氅中的青年给他的感觉很奇怪,浑身上下,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真气波动,似乎,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真气的修为。

他乃是武尊一品的存在,修为低于他的人,但凡体内有丝毫真气的运转,他不会察觉不出来的。

可是此时,他当真无法看透这个青年,他暗中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和他有同样感觉之人,竟是不在少数……

按照规则,每一组的第一第二名可以对天院进行挑战,所以片刻之后,冰灵书院那位十七岁的青年站到了演武场的中间。

他眉宇之间,有掩饰不住的骄傲,毕竟十七岁的武师三品,放眼整个幻月,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所以他看向身披大氅青年的目光,除了强烈的战意之外,还有一种不怎么明显的挑衅。

可是他这番神情当真是白费了,因为那大氅青年依旧静立原地,纹丝不动,虽然看不到他的目光,可是根据他站立的方向看来,他似乎……根本没有看向武师三品的那个十七岁的青年。

主持比赛之人没有多余的废话,立刻宣布了比赛的开始。

两人都没有动,冰灵书院的青年皱眉道:

“我在你的身上,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真气波动!”

他的声音很冷,声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孤傲,很显然,对方的沉默让他感到极为的不爽。

六年前,他被冰灵学院的一位导师发现,立刻被视作幻月万年难遇的天才,他本来上一届就可以参加比赛的,甚至若是参加,冰灵学院也未必会垫底。

可是却被学院雪藏了起来,学院要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们要以绝对震撼的姿态,来登上八大学院第一的宝座。

和他同来的三位师兄,同样是不世的奇才,甚至其中有一个,已经被雪藏了八年。冰灵学院情愿两届垫底,也没有派出他们,这种程度的隐忍,倒是显得有些恐怖。

还好,四人不负众望,一路横扫所有对手,以全胜的傲人战技,帮助冰灵登上了八大学院第一的位置

这种无敌之姿,除了让他收获到强烈的荣誉感,也彻底释放了他压抑多年的傲气。因此当看到对方似乎比自己更傲之时,心中才会极度的不爽。

他不爽的表现,便是冷哼之后,手上亮起了浓郁的蓝芒。蓝芒又虚转实,浓郁到极点之时,他猛然一拳挥出。

一道一人高左右的弯月,突然在空中形成,只是弯月非月,乃是化形的真气。于此同时,他口中轻喝道:

“月弦”

很显然,这是一种战技,并且看其来,还是一种强大的战技。

看到战技的瞬间,很多人眼中突然出现一丝愕然,这才明悟原来此人之前的战斗,尚还未尽全力……因为之前他根本没有使用过这种战技。

不过此时,他一上来就用出这种强大的战技,看起来,对方真的激怒了他。

有人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不确定天院的那个服饰怪异的青年,是否能够接的下来。

不过,也有人嘴角升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很显然,他们很期待冰灵书院的这个青年,能给天院一个不大不小的下马威。

然而,这些人注定要失望了。

蓝色的月弦带着狂暴的能量,快速的向天院的青年奔去,甚至他身上的大氅,都被散逸能量带起的狂风吹的猎猎作响。

月弦转瞬即至,很快来到了天院青年的近前。

在那之前,他始终没有动,可是就在众人以为他已经来不及动的时候,他突然动了。

一根修长的手指,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了月弦的正前方,似乎那根手指本来就在那里一般。

可是真正令人震惊的并不是那只手指出现的多么突兀,而是当那平淡无奇手指的之间和狂暴之极的月弦接触的那一瞬间,一声清晰到极点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叮”

像是石子落在金属之上所发出的脆响,听上去悦耳至极。

可就是这声悦耳的声响,让场内很多人……面色大变。

下一秒,月弦像是被击碎的琉璃一般,瞬间化成了碎片,每一个碎片都如点点繁星一般,散发出如梦似幻的明亮光芒。

可是片刻之后,那光芒慢慢黯淡,最后似是被耀眼的阳光一射,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整个皇家书院的演武场变的静悄悄的,温暖的阳光突然变的有些刺眼起来……

紧接着,平静被一声有些怪异的沙哑声所打破,却是那浑身笼罩在黑色大氅中的青年说话了:

“下一个”

这突然响起的声音沉寂之后,周围似是变的比方才更加的死寂。

不过这种状态并未持续太久,冰灵书院的那名学生便回过了神来,他脸色突然变的通红,那是一种被侮辱之后的羞愤,他怒声道:

“我们还没比完,什么下一个,你……”

“住口,退下”

只是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冰灵书院的一名老者打断了。面对老者严厉之极的目光,那名学生虽然极度不甘,可是最终,还是狠狠的瞪了天院青年一眼,转身走下了演武场。

老者深深的看了一眼那身披大氅的天院青年,随即沉声说道:

“天院的

学生果真为当世天骄,这一场,我们输了”

这句话落下不过片刻,他再次说道:

“只是不知小兄弟你说下一个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还要继续挑战十八到二十岁那一组之人吗?”

老者的面色如常,无喜无悲,可是那语气之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讥讽。

不过,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那讥讽不过是故作镇定的表现,他的心中,此时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的学生会输,因为他不认为天院会有更加优秀的存在,然而结果不单输掉了比赛,竟是输的如此的彻底,或者说,如此的诡异。

他非常的确定,天院的那名青年至始至终身上都没有丝毫的真气波动,即便是一指击碎月弦之时,也同样没有。

没有真气的波动就能如此轻松的破去月弦,这让他心中感到古怪无比。

尤其是看到此时对方似乎非常的自信,竟然有继续挑战高年龄之人的意向,那种古怪变的越发的强烈。

不过,回答他的并非是那天院青年,而是天院的副院长蓝石,他眉头轻皱的问道:

“低年龄之人接受高年龄组的挑战,这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这句话,老者的面色一滞,随即缓缓的摇了摇头道:

“当然没有问题,只是觉得这样对天院有些不太公平”

蓝石轻声道:

“这孩子心里有数”

这句话中那种极度信任的情绪表露无疑,又是让很多人睁大了眼睛。

老者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气,随即目光凝重的点了点头,他向着身后那名二十岁的武师九品使了个眼色,后者点了点头,一脸微怒的走向了演武场。

他才刚刚站定,就忍不住冷声说道:

“我会让你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的”

说完这句话,则是看向了场中的裁判,看那模样,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裁判开始比赛。

因为涉及天院的比赛,为了避嫌,场中的裁判已经换成了主办方,蓝辰帝国之人。那人看此情形,竟是缓缓点了点头,似是就要宣布比赛的开始。

就在这时,天院的那名青年突然开口道:

“等一下”

裁判猛然将要说出的“比赛开始”四个字咽了回去,他面色不悦的说道:

“你有什么事?”

天院的青年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想问一下,符合挑战资格的一共有几人?”

这句话不单让裁判愣住了,场中其他人也愣住了,不过片刻之后,裁判还是轻声说道:

“按照规则,每一组第一第二名均有挑战天院的资格。”

天院青年轻声道:

“那就是说一共有八个人咯?”

裁判面色古怪的说道:

“现在只有七个人了,怎么,听你这意思你是觉得你能和他们每个人都打上一场不成?”

听到这句话,场外有哄笑响起。

天院青年似是没有听到那笑声一般,沉声说道:

“一场一场太麻烦了”

“让他们七个......一起上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