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仙妖娆:摄政王妃,拽上天
字体:16+-

来年有你陪葬,甚好6

好看的嘴唇微张:“大不了,你惹怒了我,我拉你一起陪葬!”

夜风:你是东华帝国皇帝派来的逗逼吗?

“呵!”似笑非笑的低沉声响起。

南越尘冷着脸,一股嗜血的寒意从中央飞速扩散开来,连同空气都被这股气息压抑,明明快接近响午,可周围的温度却在极速下降。

夜风吓地一个哆嗦,后退两步。

在心里己经把九音拉入了死亡区,这个女人倒底知不知道她在跟谁说话?还说什么要拉主子一起陪葬?

夜风余光偷偷地扫量着南越尘的脸色,大气都不敢出。

他可是见过主子动怒的,当时.....他依淅记得那个人的下场可是被拖进了蛇窟,活生生地被上千条毒蛇给分尸.....现在一想起来,就感觉被冬天的凉水浇了个遍。

无霜兴奋地牙齿紧颤!

目光带着跳跃的狠意,从小到大,她何时受过这等耻辱,虽然她不是什么官家大小姐,可是在南阳国谁不巴结她讨好她!

现在,她竟然被这么一个勾引人的小婊砸给打败了,居然被打败了......这分明就是污点!还有那颗该死的破棋子怎么会这么牛逼?

无霜恨不得飞起来,将九音给凌迟处死:

因为......这个小婊砸的气势,像极了当年主子被遇害...而掉落悬崖晕迷之时,手里那副画像中的那名女子……她绝对不允许有任何能威胁到自己的存在!

“你认为你有那个能力吗?”南越尘眼眸低垂,嘴角勾出一抹饶有深意的笑容,那抹笑容中,带着一丝丝的邪气。

看着九音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南越尘目光变得冰锐凛冽。

这是第一个敢跟他这么说话的人,没有以往的阿谀奉承,也没有以往的爱慕,是如此地平静,仿佛世间的毁灭都提不起她一丝悸动。

不知道为何,南越尘忽然不想杀了她。

可能是她那狂妄地说能治好蛊毒的医术,或是那一身诡异超凡的武功,更或是那颗能削铁如发的白棋。

他似乎有些想解开这个谜底了。

眼眸含笑轻眯,双手负于身后,南越尘身子向前一倾,附在九音的耳边缓声道:“这世间,想杀本王的人多了去了,多你一个不多......所以,你最好不要挑战本王的低线!”

少她一个会如何?南越尘并没有说出来。

但是九音知道,他这是在警告和威胁自己,这个地方里里外外全是他的人,就算自己的能力再强也不可能以一敌百!

嗯,他真是迷一般的自信!

不说这些破渣渣,哪怕是加上面前的男子,都伤不了她分毫。

不过。

她现在身处一个陌生的世界,在未了解布局之前,要控制住几己。

怎么着也要对得起废力布下的祭天大阵,世子华那个智障,竟然敢趁暮白受伤的时候设阴计,等自己找到他了一定要弄死他!

这里并不是现代的隐世之林,她更没有当时巅峰时期的实力!

嗯.....本殿不能任性。

本殿要淡定,不能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

九音缓缓抬头,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淡笑,带着一丝懒散和无谓,纤细的食指一转,两指间的白棋在她收指的片刻间......竟凭空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