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仙(紫杉白岳)
字体:16+-

第三百六十三章:四大君王(上)

黑压压的冥界里,在离阎罗殿不远的地方,有一片白色的土地,上面散发着白色的光华,让人感觉到沐浴春风般的美丽。此刻,这白色的光华外围,有一个身穿黑色袍子的男子,负手看着远方,眼神里不由的露出一丝的希望和难过。

“御剑乘风来,何以御剑去……”萧蒙的眼神迷离,看了看屏障里疗伤的三个人,独自一人看着远方似乎有着无尽的思念。

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不正是为了自己的使命么,可是这个时候,自己居然突然的入魔,这就是天命?

入魔后,自己的实力暴增,可现在,自己再也感受不到那种力量,萧蒙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现在的时间,恐怕也是最正常的时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度的入魔,那锁魂井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萧蒙也不想去回想。

只是每次想到剑灵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就是无比的愧疚和难过,剑灵虽然是绝仙剑里的灵气,可是萧蒙现在再也感受不到了,似乎剑灵已经离去了,自己来到冥界后,自己的实力就再暴涨,这到底预料着什么?预示着什么?

幻碟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难道自己这辈子,还会和幻碟有所羁绊不成?没有想到,萧蒙什么都想不到,只能看着灰暗的天空。

随手一挥,方圆十里的黑烟,被萧蒙的这招劲风,给节节的逼退,大片大片**的空地浮现了出来,萧蒙掐指一算,嘴角露出了微笑,神秘的微笑,不由的摇了摇头,“难怪嬴政可以统治六国,不仅仅是有白起这样的将军,没想到他还是一个有趣的家伙,虽然现在我有办法将这里封印,不过有的事情,做完了再走,总比留下祸害要好……”

萧蒙神秘的笑了笑,这个时候,他的修为,他已经也开始看不清了,原本自己无名剑法就可以跨级和修炼者对抗这个时候,自己的修为已经能和白起并肩,那么。无名剑法发挥的实力,就不是正常的人可以想象的了。

曾经的萧蒙,一直幻想着,自己可以有强大,无与伦比的实力,但是现在的萧蒙,心里却不断的叹息,他开始越来越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去选择科举,那样的话,自己不用成为这样强大的修炼者,也不用在这冥界里,和这样的痛苦一起陪伴……

缘起缘灭,终究是一个缘字诀。

萧蒙叹息一声,白色的光华慢慢的暗淡了下去,白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皱着眉头,走了过来,深深的说道,“想不到,我一代杀神,竟然落到了如此的田地,萧蒙,我真的看不透你,我能看透不少的人,除了你是一个例外,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如何入魔道的,但是我希望那是最后一次。”

“听天由命……”萧蒙大笑了起来,身子走在了前面,“云儿,将军,小蝶,我们走吧,这个时候,我也该去救我们的始皇大人了……”萧蒙的眼神闪过一丝冷光,嘴角不由的挂着冷笑和神秘。

吴梦云和幻碟也跟了上来,显然,两女现在不敢和萧蒙走的那么进了,他们也担心萧蒙突然的入魔,死在萧蒙的手下无所谓,只是怕萧蒙伤心。幻碟的眼神不断的落在萧蒙的身上,观察萧蒙的变化,随后满意和欣赏的点点头。

四个人御剑在空中,三道光束闪烁着无尽的光华,萧蒙负手而立,看着远处巨大,黑烟弥漫的阎罗殿,此刻似乎并不是那么担心了。自从在锁魂井里出来,吸收了锁魂井后,萧蒙就感觉到,这股黑烟的力量,似乎并不是那么强,甚至有一种期待,打算进去和里面的高手决一死战一样。

里面的人,顾名思义,就是统治这个冥界的魔头,萧蒙眯起了眼睛,看着远处黑压压的一片,似乎里面的人已经全部的准备好了,准备好和萧蒙决一死战,大片的冥兵出现在阎罗殿的门前,一阵阵压力,使得幻碟有点喘不过来气。

白起和萧蒙的眼神,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看着远处黑压压的死灵,心中并没有过多的担忧,反而有了一丝的期待,萧蒙看着自己的手,慢慢的握紧了拳头,这一战终于到了,原本,他并没有想到,自己有实力和那样恐怖的存在抗衡,但是这个时候,萧蒙闭上眼睛,似乎已经明白了一切一样。

一切都是浮云,一切都是天命,天命如此,为何不让天命顺流直下,从冥兵,到冥斗士,到这个时候的冥王,一切仿佛都是过的那么快。自己的命就是这样,天命如此,萧蒙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几道身影落到了阎罗殿前,面对上千上万的死灵群,几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任何的胆怯,都虎视眈眈的看着面前的成千上万的死灵,萧蒙大笑一声,“冥界之主,速速出来相见,贫道恭候多时了……哈哈哈。”

笑声充斥天地,上万的死灵,都不由的身体一阵,能有这样的实力,到底要一种什么境界才能做到啊!

看了看天空,萧蒙冷笑一声,绝仙剑立刻飞出萧蒙的身体,在空中不停的旋转,将整个阎罗殿都笼罩,“不要让我把你逼出来!”

萧蒙冷漠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拳头已经渐渐的握紧,白起欣赏和吃惊的看着面前的萧蒙,似乎已经渐渐的感觉到,现在的萧蒙,今非昔比!原本那个死在牛头马面手下的萧蒙,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实力超群,让人费解的萧蒙!

幻碟也有点诧异,面对如此多的死灵,萧蒙没有丝毫的胆怯,而且在这死灵群里,大声的叫阵,这是她无法做到的。

“哼……不自量力!”一股黑烟顿时再度的从阎罗殿里冒出来,五道身影从阎罗殿慢慢的升起,绝仙剑的气势立刻就被逼了下去,萧蒙眼神一冷,嘴角扬起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