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誉现代行
字体:16+-

第三百零六章天石计划!

两人见圣也嘴里喷出一片黄色的光彩,又有一枚深黄色的天石从他的嘴里冲出,心中一惊,但掌下的力道不减…

圣也喷出来的天石垂落下一片深黄色的光彩,将他完完整整的护住了,两人横冲而来的巨大掌力,击在这片深黄色的光幕之上,段誉与胡军只感觉似是击在万丈天山之上,难以撼动,两人大喝一声,再施一重力…

圣也的天石终于挡不住了,这片深黄色的光幕带着圣也一起倒飞而去,在一片雷霆之中,圣也将地面砸出来一个深坑

然而,就算如此,圣也天石垂落的这一片深黄色的光幕依旧无损,完完整整的将圣也保护住了,从地面上站起来,圣也无所谓的看了两人一眼,这颗天石是圣也最后的保命手段了,若是被攻破,他真的就只能束手待毙了

“本身的实力就是S上级顶峰的血族,还有自己的异能,不可思议的是还有一颗天石,兄弟,真的是什么装备你都集齐了啊”段誉怪笑一声,看着圣也倒映在地上的影子,段誉直接就用上影身术,将自己化成了一道影子

圣也惊异的看了段誉一眼,地面上这道无主的影子飞快的冲了过来,然而,深黄色的光幕只是一闪,在阳光的照耀下,也出现了一片影子,段誉冲到近前,却发现就算是化成影子也没办法突破这重光幕,一掌击出,圣也再次连人带光幕一起被击飞

“没用的你们打不破,就算是初步进入X级的人物,也打不破”圣也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两人,擦去脸上的灰尘道:“这是防御天石,真的完全主防御的天石,是极少数因为主人实力而效果会产生差异的天石”

“完全主防御?”段誉解除影身术,眯起眼睛来看着圣也,这可不好办,这完全主防御的天石只怕跟林的不死天石有差异,不死天石一旦发动,短时间内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也不可能攻破,这防御天石,只怕可以长时间的使用下去

段誉与胡军两人同时冷哼一声,都带着不相信的神色,段誉运足的劲力,与胡军站在一起,两团护身罡气合二为一…

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飓风暴发了,段誉与胡军两人合力,直接就将护身罡气四周的空间化成了混沌,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也是极为强大的气势,大地崩裂,天空中降下一片片的雷霆,声势异常的可怕…

两人合力一击,是霸绝天地的一拳,一道如长虹似的凝练真气冲出,如一道咆哮的真龙,非常的强势,圣也大喝一声,非但没有退,反而借天石撑起的一片光幕冲了上来,一声大吼,圣也身前一片可斩日月的巨大能量刃成形…

圣也的能量刃与段誉两人击出的一拳撞在一起,然而天石主防御,圣也的攻击力还是没有得到提升,巨大的血色月形能量刃只是一个照面便被崩碎,化成一股股肆虐大地的狂风,吹起一重重可怕的灰尘…

真气依旧无匹,似是无视掉了圣也的攻击,冲碎了这片能量刃之后,紧接着便与圣也身前的那重深黄色的光幕撞在了一起

“轰”天空中瞬间爆炸,如此强大的攻击撞在一起,巨大的能量直接就将这一片虚空给崩碎了,然而,强烈的白色真气与圣也的深黄色光幕撞击在一起之后,圣也的光幕依旧无损,反倒是圣也一声大喝,这一片白色的真气开始崩散

然而,真气的崩散也只是一瞬间,毕竟两人合力一击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这已经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范畴了

一丝白色的真气崩散,紧接着,圣也整个人连带着这一片深黄色的巨大光幕如炮弹一样被轰飞了出去,在地面上足足擦出了一百多米,一道长长的拖拉痕迹看上去触目惊心,这一击力道极强,带着一片雷霆之势镇压而来…

段誉与胡军两人自问若是换了他们,也绝对不敢与这一招硬拼,因为下场一定是注定的,于他们两人来说,只有死

而然,地面上这条拖痕的尽头,深黄色的光幕依旧存在,圣也头顶上的那颗天石依旧散发着惊人的气息,保护着圣也

两人心中惊怒,想不到真的如圣也所言,居然破开不了这纯防御天石的光幕,圣也淡然的站了起来,刚才虽然被打飞了,但是所有的伤害完全被防御天石挡了下来,圣也一点冲击都没有受到,除了刚才那刺激的感觉,他什么都没何会到

两人无奈的对视一眼,这家伙有了这等依仗之后,当真是立于不败之地啊:“我了个去,居然合力都破不了他的防”

段誉有点无语,这是真实的情况,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个被克里德追杀千万里的家伙,居然…

“怎么会这样克里德那个渣几招就干掉了,怎么被他追杀的人反而强到了这个地步…真的是一物克一物么”段誉无语

“怎么样,现在知道我不是你们能战胜了的现在,轮到我反击了”圣也大喝一声,回身冲了上来

两人大怒,这家伙居然还是如此张狂,段誉与胡军两人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受不到这圣也在自己面前张狂…

“好家伙”两人无语,但却不得不与之对抗,现在有了防御天石之力,段誉对上了这家伙还真没奈何,胡军则是极为小心的防御着圣也的招数,他可不像段誉,若是被这亚库亚魔毒给感染了,那下场可就是完蛋了

但是圣也毕竟有S上级顶峰的实力,而且现在完全不用防守的他,打得加是大开大开,然而,对上段誉与胡军,他依旧是没办法伤得到两人,毕竟以一敌二,他已经是落了下风,就算是双方都进行防御,一时也是分不出胜败的

两人对与圣也对拼了几十招,这圣也无视两人的攻击,防御天石的力量依旧强大,没有一丝减弱的迹象,而段誉与胡军合作过多次任务,两人之间可以说是相当的有默契,是以,两人大战圣也,到也是天衣无缝

“见鬼”圣也一时之间拿不下段誉与胡军心中也是着急,不光如此,被两人合力击中,虽然不会受伤,但却也是被打飞…

这种感觉让圣也很不爽但是游走在这片雷霆之中,虽然无视掉了这些附加的伤害,但是他根本就追不上段誉的脚步,凌波微步实在是太过神奇了,至于胡军,虽然每每都有机会接近,但想抓伤胡军也是万难的事…

胡军本身就有强大的实力,就算是圣也与胡军一人独战,没个几百回剑也休想伤到他,但何况还有一个段誉在一边从旁挡阻

“你们伤不到我,我也伤不到你们,这场算平局如何?”圣也停了下来,喘了口气,看着两人笑道

“平局吗?我看可不一定呢”段誉冷笑一声,既不动手了,也不让圣也逃走,就这么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圣也冷哼一声,转身就走,然而,段誉马上冲上过来,将他挡住,一掌击出,强势的真气喷飞,一击远退,段誉只想留住他

“哼”圣也大怒,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段誉想干什么呢对上这两个家伙,他无法伤得到任何一人,若是换了独战,有防御天石的他,就算是体术不如两人精妙,但凭着防御上的无敌,也绝对可是拖到最后,再击伤两人的

但问题是现在的他耗不起,看着两人不敢太过接近自己,圣也故伎重演,背后飞快的化出一对恶魔肉翼,扑腾一下的就飞上了天,段誉心中意外,本来圣也这一招就难以奏效,想不到他还来,虽说如此,但段誉还是飞快的追了上去

“你别妄想可以逃走”段誉大喝一声,借着地力向空中一跃,跳起来的段誉向着圣也一掌击出,一枚巨大的洁白佛掌印便向着圣也镇压而去,结果依旧如前,虽然有防御天石,圣也没有受伤,但却也是被镇压在地面

“你们这两个混蛋”圣也大怒,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走,若是换了其他的人,自然可以与两人机持下去…

但他不一样,虽然有实力,但不要忘了,他还是一个血族,两人正是看中了圣也是血族的身份,才如此对待圣也的:“你说的,这一场我们战平,我打不过你,伤不到你,你也伤不了我们,但我们两个可不用吸血,就算是饿两天,也无所谓…”

胡军嘿嘿直笑,段誉闻言接过话茬道:“是啊,我们可以饿着,但就不知道圣也你能不能也陪着我们在这,两天不吸血呢?”

“两个人渣”圣也愤怒,却也无可奈何,现在的情况虽然是相持不下,但段誉与胡军肯定是不可能给机会他吸血的,而血族如果长时间不吸血,下场也是极为可怕的,这一点,圣也清楚,除了现在在口头上骂上两句之外,别无他法了

在痛骂了两人几句之后,高贵的血族发现自己的字典里已经没有了多少粗陋的字眼了,恨恨的点指着两人…

过去了两个小时,圣也几乎什么方法都试过,但就是没办法逃走,最后,圣也几乎是哭着向段誉与胡军投降的…

让圣也投降可以,但必须给他血喝,今天刚吸血吸到一半,便被段誉捉了个现形,又被克里德的光明圣光术照了那么久,现在还在大太阳顶下晒了好半天,早就已经是腹中饥渴了,再不喝血,圣也的血就要开始凝固了

两人相视一笑,这不就搞定了么将圣也带走,两人才没空去弄血给圣也喝呢,虽然圣也无奈,但现在体力不支的他也无法反抗,等了很久,段誉依旧没弄血给他喝,圣也也不知道自己能顶多久,终于,在车上,圣也晕过去了

等到圣也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感觉身体开始僵化了,一脸恐惧的他终于发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这里是一间没有窗子的房间,自己正坐在房间中央的椅子上,而边上则还坐着其他一些人,段誉与胡军还有逍遥子与他师傅在一边站着…

除此之外,还有叶小小与杨一一两人站在另一边,而圣也正对面的不太明亮的灯光之下,坐着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

断浪看了段誉一眼,段誉走到桌子边,就依在桌上坐着,看着圣也道:“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交代,现在在我们的面前,就算是有防御天石,一样的也给你轰开,给我老实点啊”

圣也摇了摇头,嘴唇干裂了的他已经不想再说任何话了,但见段誉那古怪的表情,他还是点了点头:“我交代,什么都交代”

“你是什么人,在暗黑信仰之中担任什么角色教庭为什么对你们发动战争…他们有什么目的?”断浪冷哼一声

圣也摇了摇头,一脸虚弱的看着两人,什么也不说,只是无力的指着自己的嘴唇,许久才道:“我不行了,我要喝血”

断浪冷冷的看了圣也一眼,看他这真的像是撑不下去了的样子,拍了个巴掌,没过一会儿,一位穿着白大卦的医师便推来了一辆小推车,断浪从推车里取出一包血浆,在圣也的面前晃了晃,而后就扔了过去…

圣也一把接过血包,看了看道:“能给只吸管不,这东西不好下嘴”众人闻言一片绝倒…

断浪什么也没说,示意白大卦去给圣也拿了根吸管给圣也,圣也在接过吸管之后,将管子插入血包之中,便大口的吸了起来

“该死的,不是处女的话就不说了,居然还是男人的血,真恶心”圣也皱眉,再度让众人为之绝倒,他还想着处女呢…

“你妹夫的,你要搞清楚情况,这年头还想有处女给你捐血呢?有得喝你就知足”段誉冷哼一声,不悦的说道

“好好好,人血是人血,可尼大爷的,能有点格调不,不是处女的血也就算了,还是个男人的血,是男人的也就算了,尼玛还给我拿过期的血包来,我说这血怎么喝着这么大味呢”圣也一脸的不在乎,一边悠然的吸着血包,一边调笑着众人…

“尼玛,注意点,你现在是阶下之人,说话别这么冲,不然可能下场会让人很不愉快的”段誉冷冷的拍了拍桌子

“跟你们好声好气的说话也没用啊你又不会放了我,话说回来了,这本来就很难喝,要不你试试”圣也依旧一脸无所谓

“老子不好这口别给我叉开话题,老实交代问题…呃,尼玛的,这口气听着怎么这像局子里审犯人的感觉”段誉撇嘴

“好好好,我这就跟你交代,我叫圣也,是暗黑信仰组织内的右护法,至于为什么教庭要攻打我们,开始我也是不知道原因的,只以为是信仰之争,但从我们的溃败得这么快来看,我发现他们好像是冲着我来的”圣也摇了摇头

“冲着你来的?什么意思?”断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房间里其他的人也都无聊的注视着他

“唉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一次教庭会如此强势,短时间内就击败了我们,而且还是溃败?”圣也喝干了一包血,用他那白嫩的手指点着椅子的扶手,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愤怒而又无奈的神色

“你想说什么可以直接说,没必要挑战我们的耐性”断浪嘴上虽然如此,但心中却也猜出了个大概

“好既然都这么无趣,我就直说好了从这一次溃败的如此之快来看,我感觉这一次并不是教庭主动对我们发动战争的,虽然是他们的人充当主力,但一切有其他的人参与了这场并不公平的信仰之战,我们与教庭的实力本来旗鼓相当,他们不可能如此快的击败我们,这一次,主要还是有人在幕后帮助他们,一个神秘的组织在支持着教庭”圣也冷笑摇头

段誉与断浪闻言,心中不禁一沉,果然是这个样子的:“那这个神秘的组织支持教庭能得到什么好处,他们有何目的?”

“正如你所言,他们的确是有目的而来的,神秘的组织有着极强的实力,这一点不容质疑,而教庭之所以会与他们合作,也是想借他们之手铲除异端,灭掉我们,发动这一场圣战,对于他们来说,是双赢,我们的溃败,奠定了教庭在西方信仰的霸权地位,而神秘的组织借教庭之手也达到了目的,而之所以说他们是针对我而来的,还是因为我手上的这颗天石,我想,一切都是这颗天石引起来的麻烦,我们溃败之后,左护法也与我一样逃走了,如果他们是为了斩草除根的话,就不会只派人追杀我,左护法也难逃此劫,而他们只针对我,我就明白了,他们是为了我手上的天石而来,而从克里德那里,我也证实了这件事”圣也苦笑道

段誉与断浪心中一惊,两年前的时候,神秘的幕后组织就发动了抢夺天石的计划,当时为了那颗破裂的九色天石,居然与天堂的成员一起杀进了九组内但这两年过得很平静啊,他们再没有争夺天石的意思啊,怎么现在又想起这个计划了吗?

“两年前,对于有一伙神秘人与天堂同样是收集天石,我有所耳闻,但这两年很平静,并没有再因为天石而发生什么血案,我实在是想不到,他们居然在这个时候又启动了天石计划,冲着我手上有颗防御天石,就借教庭之手灭了我整个暗黑信仰,出手真的是不可谓不狠啊”圣也气得牙根都痒痒了,但却也只能说说罢了,现在暗黑信仰溃散,他已经是无家可归之人了

段誉与断浪还有杨一一三人眉头深锁,这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两年前因为他们争夺天石,将段誉与断浪便卷进了这场风波之中,自陨石事件之后,幕后组织销声匿迹两年,本来以为一切都过去了,现在,这事不得不重视了

幕后组织如此强势,教庭与暗黑信仰势均力敌多年,而就因为他们的强势支持,暗黑信仰败溃的度让人惊呀,如果他们为了这两颗进化天石而杀到九组来,那该是怎么样一个情况?到时谁能挡住他们?暗黑信仰经营千年,其底蕴之深,无人知道他们有什么,连这样一个组织都战败得如此之快,到时候九组拿什么与之抗横?自己又如何活命

圣也摇了摇头:“克里德说过,你身上也有一颗天石,如此说来,我们两个还算是同病相怜了,如果他们真的是冲着天石来的话,只怕用不了多久,他们就算杀到你这来,这里的人实力都不错,但对上这个神秘组织,只怕不够看若是你们愿意收留我的话,我可以将外面溃散的暗黑信仰的教众召集过来,到时力量也强大一分,对上他们,就算不敌,也要狠狠的咬他们一块肉下来”

段誉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现在知道情况了,他心中有点乱,又是性命悠关的重要时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