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道人
字体:16+-

第三十五章 大时代揭幕

话说神农自证道以后,将共主之位传于了轩辕,而他的儿子榆罔便继承了他在姜姓部落的地位,成为了新的部族首领。这榆罔从小聪明好学,后来习文练武,成长为一位能征善战的大将军。曾有东夷部落之人不服神农管教进犯神农氏东部边境,十七岁的姜榆罔奉命驻守旧都伊川,并且在那里筹建军队,与东夷人作战,多次击败敌人,受到了神农的夸奖和族人的崇拜。

榆罔听说神农将效仿伏羲氏将天下共主之位传于轩辕,之后非常不服气,对旁人说道:“父亲为人皇,日后人皇之位也当由我继承,他公孙轩辕有何德何能可当天下共主。”于是回到族中日夜训练兵士,终于在这日起兵作乱,欲凭借着手中的精兵良将夺取天下权柄,更是盗用神农的名义,自号“炎帝”,大军趁着黄帝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一路快要打到阪泉之地。

公孙轩辕自从登上人皇之位后,怀着一腔雄心壮志要将人族带领好,可事实却并没有他想象地那么简单,此时的人族人数何其多!人口遍布地仙界四大洲,每日都有许多的事务要他来处理,渐渐地就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

轩辕即位时,正是中国北方各大氏族集团争霸时期,此时,除执政的轩辕氏之外,还有与东夷人联合起来的魁隗氏政权、占据太行山以东黄河以北的史皇仓颉氏政权、神农后裔的姜氏政权,还有起于桑干河流域的九黎蚩尤氏政权。五大集团都想争当洪荒霸主,相互侵略攻伐,氏族社会从此进入了野蛮的战争时代。

轩辕整日为此烦恼不已,一夜轩辕忽梦:一场罕见的大风,把大地上的尘垢刮得荡然无存,只剩下一片清白的世界;又梦有人执千钧之弩,躯羊万群。轩辕惊醒过来,细细地想着适才梦中的情景,半响兴奋地自语道:“却是原来如此,风为号令,执政者也。垢去土,后在边。天下岂有姓风名后者哉?夫千钧之弩,异力者也;躯羊数万群,能牧民为善者也。天下岂有姓力名牧者哉?此定是天怜我之烦恼,故降下梦景告之!”

翌日,轩辕召开大会,向群臣说道:“昨夜吾有所梦,乃是上天欲赐吾辅佐大臣,一名风后,一名力牧,尔等可去细心寻来,此乃我人族大事,诸公不得怠慢!”群臣闻言皆道:“定不负共主所望!”

轩辕日日寝食难安,焦急地等待着手下人的消息,这日终于等到了消息,言在海隅之地,有一名为风后者自耕于田,乃是风氏部族伏羲圣皇的后裔。

轩辕大喜,忙令人准备好车驾,前往寻找风后。三日之后,轩辕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海隅之地,行过一片田地之时,忽闻到从田地里传来一阵歌声:

上天圆圆,下地方方。

生逢斯世,得遇明王。

轩辕大奇,命人驾车过去一看,只见田地里正有一耕夫在耕作,那耕夫远远便瞧见了他们,只是对他们毫不理睬,擦了把汗后,又低头继续耕作。

轩辕细观那人,见其人堂堂仪表,面貌正气,乃是有大智慧之人,暗思:虽是耕夫,但是其人伟岸,不可小觑!

于是令随从去问那耕夫乃是何方人氏,未几,随从回来答道:“那人言:‘君臣别途,各安其事,何劳问焉’”

轩辕闻言喜道:“此乃贤者,非耕夫也!”遂下了御辇,向那耕夫走去。耕夫远远望见轩辕走来,忙弃了手中的锄头,跪倒于地口称万岁,轩辕将他扶起来,问道:“贤士何隐于此,不出代天行道?请问贤士高姓大名?”

耕夫答道:“臣姓风名后,才疏学浅,不堪世用,惟躬耕而已。”

轩辕闻言大喜,暗道:皇天不负有心人!乃道:“吾观贤士乃是有大才之人,如今我人族正需贤士如此之人匡扶社稷,还请出山助我!”

风后闻言低头沉思了片刻,随后道:“既是如此,敢不从命!”

轩辕大喜,拉着风后上了御辇,同乘而回。经过一片大泽之时,只见一樵夫在山林中左顾右盼,轩辕观察了许久,见那樵夫威风凛凛,志气昂昂,铺面而来的威武气息令人肃然。轩辕命人停下御辇,下车走到樵夫面前,问道:“贤士,何人在此闲游,不出辅国安民?”

樵夫忙跪伏拜道:“臣驾钝之材,不足用世,故避于此。”

轩辕问道:“不知贤士高姓大名?”

樵夫答道:“臣乃力牧是也!”

轩辕大喜道:“尔可愿随我还朝,辅弼江山社稷?”

力牧爽快地答道:“愿为驱使!”

轩辕哈哈大笑道:“今日天佑于我,竟让吾寻到两位贤士,可见天佑我人族!”言罢拉着力牧上了御辇,对着左右的两人道:“卿等乃是吾之左膀右臂尔,吾得卿实乃幸甚哉!”

风后躬身道:“共主之言让臣等汗颜!臣等何德何能,竟得共主如斯赞誉?”

轩辕摇头道:“卿等毋须如此自谦!吾知尔等并非池中之物,有大才,吾受人族共主之位,奈何有心无力,日后有卿等相助,吾当可无忧矣!”

两人闻言同时起身躬身道:“臣等定当尽己所能,辅助共主治理好人族!”

轩辕哈哈大笑,笑声响彻云霄,惊散了天空的飞鸟!

回到陈都中的第二日,轩辕召开人族大会,当众任命风后为上相,力牧为上将。从此轩辕文有风后辅佐,武有力牧帮他训练军队,后又有大鸿、常先之人辅弼治理天下,如此轩辕将人族治理得井井有条,而轩辕仁慈爱民,是以百姓人人称道,又因轩辕生而有土德之身,故此尊之为黄帝,以示拥护爱戴之意!

人族在黄帝的治理之下日渐壮大,黄帝也因此而兴奋不已,暗思终于不辜负那些对他期望甚高之人。这日,黄帝刚刚处理完一些要务,却见有一个卫兵急匆匆地跑到他面前,跪伏在地气喘喘地说道:“启禀共主,姜氏部族族长榆罔起兵作乱,如今大兵已经将要打到阪泉了!”

黄帝当即令力牧集结士兵一路向阪泉之野奔去,大军急行军了三日三夜,终于在拂晓时分来到了阪泉之野,筑起了营帐,刚刚安定了下来,就有探马来报,言炎帝的部队也正好在这时来到,已在十里外安营扎寨。

翌日,旌旗招展,擂鼓齐鸣,双方将士各持兵刃,肃立于阪泉之野,一股肃杀之气弥漫着整个战场,百里之内无有禽兽。

黄帝对仗下众人说道:“如今敌我双方皆在此地交汇,两军交战勇者胜,榆罔无道,妄起刀兵,祸及百姓,我等以有道伐无道乃是民意所向,定能战胜榆罔!”

言罢众人将黄帝簇拥在中军中,黄帝右手高举过头,鼓声暂歇,霎时宁静了下来。炎帝那边见黄帝这边息了鼓声,也发出了命令,息了鼓声,双方一时沉默了下来,似在酝酿着更为强大的风暴!

黄帝运转法力,高声喝道:“榆罔,尔为何作反!”

只见那边传来一声粗犷的声音,道:“哼!公孙轩辕,你有何德何能,竟能当得起人族共主之位?想我榆罔日夜随父皇操劳国事,劳苦功高,可到头来却让你这黄毛小儿窃据了共主之位,今日我要将本因属于我的一切拿回来!”

黄帝冷哼一声,厉声道:“榆罔,罔尔身为神农圣皇之子,今日竟然为了一己私欲而妄起刀兵,置我人族大业于不顾,尔有何面目面对如今身在火云宫中看着我等的神农圣皇!”

炎帝一噎,旋即冷哼一声,道:“废话少说!到了如今的地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还有什么要说的?众将听令,杀!”霎时杀声震天,兵戈齐发,炎帝那边士兵气势汹汹地压将过来。

黄帝朝一旁的力牧点点头,力牧朝黄帝行了一礼,随后一摇手中的令旗,座下一将领着一队士兵朝对面冲杀过去,两军瞬间交缠在一起,霎时鲜血飞溅,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管是黄帝一方还是炎帝一方的,一个个士兵纷纷倒下,一个个生命就此消逝,在这片疆场上,他们不知道为何而战,因为他们不懂得太多的道理。只是因为身居高位者的一个命令,他们便要付出自己的生命,这就是战争么?黄帝看着那一个个永远站不起来的身影,心中如是想到。

两军交战了三个时辰,局势终于明朗了起来,炎帝一方正渐渐占据着上风。榆罔嘴角溢出一丝微笑,心中暗道:此战之后,我便是号令天下的共主了!

正当榆罔暗自得意,沾沾自喜之时,只闻黄帝那边一声钟响,忽然从炎帝后军传来一阵骚乱,榆罔大惊,这时探马来报言后军受到袭击。榆罔正欲安排一军前去平息**,却见前方战场上那一直被炎帝军压着打的黄帝军突然一反前态,顿时凶猛了起来,一个个如猛虎出闸,趁着炎帝军愣神的片刻杀伤了许多士兵,形势霎时逆转!

榆罔大怒不已,他对着黄帝喝道:“公孙轩辕,尔敢使诈!”

黄帝哼了一声,对他置之不理,仍然镇定自若地指挥着战斗。榆罔顿了顿足,咬牙切齿道:“罢罢罢!公孙轩辕,我榆罔与你势不两立!”随即在部下的掩护下逃出了战场,领着所剩无几的残兵败将向着姜氏部族的方向而去。

一夜狂奔了百里,终于金乌东升,榆罔望着初生的朝阳,感受着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心中却是一阵冰冷,昨日一战已是十成去了九成,看着身后寥寥无几的将士,他只觉得满腔雄心壮志俱化为乌有,一时间心灰意冷至极。

“杀”一阵响彻天地的杀声传来,榆罔等人大惊,抬头一看,只见在四周已然布满了有熊族的士兵,一张张闪烁着寒光的弓箭此时正对准榆罔众人,只待一声令下,便是万箭齐发。

榆罔此时已是穷途末路,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英雄气概,当下归降。

轩辕一族在此战之后气势大盛,隐隐已经有了一统人族的气象,令其它部族慌乱不已,纷纷备战。只不过此次乃是人族内战,且没有修士的参与,故此也不太受人关注,只是此战对于人族的影响,却是极其深远的。

当时有燧人氏的后代仓颉认为自己乃是圣皇燧人氏的后代且独霸一方,没必要遵从别人为帝,于是拒绝朝拜黄帝,并且率族人东征,轩辕为增加力牧的威望便让力牧率轩辕部落的勇士征讨仓颉,力牧接到轩辕的命令之后帅罴、貅、貙、虎为前驱,雕、鶡、鹰、鸢为旗帜,不过数月时间便击败仓颉,仓颉见轩辕的轩辕部落强大,而且轩辕长的器宇轩昂仪表不凡,便率部落投降融入了轩辕部落。人族众部落闻听更是敬畏轩辕。

巫族自与妖族大战之时由于抽调了几乎所有部落的大巫,以致几乎被灭族,只剩下寥寥数人,留守祖巫殿的大巫刑天和相柳关闭了祖巫殿在殿内闭关,守护巫族的圣地。而其他大巫、小巫、巫人更是躲入各处大山之中不再出世,而妖族更是凄惨,妖神修为的大妖更是所剩无几,大多避居北俱芦洲,巫妖二族似乎已然退出了洪荒的舞台。

却说那巫族有一大巫名唤蚩尤,也曾随祖巫攻打天庭,在众祖巫自爆欲杀死太一时被波及到而身陨,按说巫族没有元神身陨后自当消失在天地之间。可这蚩尤却是巫族众大巫之中的一个怪胎,其年少之时曾误食一支仙草,慢慢的却是产生了元神,众祖巫大异之,命蚩尤将那仙草的样子画下来,命众巫人在洪荒中寻找,耗时亿万年却是一颗也未找到,众祖巫只好不了了之。那蚩尤在身陨之后一点真灵飘飘荡荡来到九幽黄泉阴阳二气轮回盘前,投身其中转世投胎,蚩尤在轮回中浑浑噩噩转世数十世。在这一世投身到九黎部落时身上的巫族血脉才开始慢慢觉醒,族人见蚩尤能征善战便在老族长过世后推举蚩尤为部落首领。

终于蚩尤身上的巫族血脉完全觉醒了,蚩尤的一身神通也慢慢恢复了,蚩尤的巫族血脉觉醒后思及远古之时巫族的荣光,不愿看到巫族就此落寞,便开始在洪荒各处邀请巫族剩余的族人相助,那些小巫、巫人看到蚩尤的大巫血脉全部汇聚在了蚩尤的麾下,但是众大巫中除却与蚩尤关系最好的风伯、雨师愿意相助蚩尤,其他人均不愿出山相助蚩尤。就连九凤也在蚩尤血脉觉醒之后回转祖巫殿,蚩尤无奈,只得带领麾下众将士自行备战。

此时东海金鳌岛碧游宫之中,闭关悟道的多宝道人忽然睁开双眼,精光一闪,心道:“大时代终于是要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