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道人
字体:16+-

第十章 勾陈身死 大愿地藏

雷震子见自己的武器黄金棍抽不回来,心中大惊。 须知战场之上,武器便是自己的第二生命,当下顺着手中黄金棍向另一端望去,却见那大巫白起竟是趁自己一击之时,不顾背后洞极浮炎刺来的仙剑,将黄金棍的另一端紧紧的握在手中。 雷震子当下鼓动全身法力,想将那大巫白起的手臂震开。 谁知这大巫白起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也同样是毫不留情,竟然对被雷震子震得鲜血横流的手臂不管不顾,挥动手中英雄剑向着雷震子脖颈砍来。

雷震子大惊,先前一震之下已经是耗费了他几乎所有的法力,此时只能是奋力煽动背后的风雷二翅,想要飞到空中,躲开这白起的致命一击。 只是雷震子紧张之下,竟是忘记了松开手中的黄金棍,如此便如同飞上天的风筝,但是风筝线却是牢牢地握在杀神白起那鲜血横流的手中。 当他发觉情形不对的时候,已是为时已晚,只见白起手中英雄剑挥动,一道白光在雷震子眼中闪过,就见这一代天庭大帝的六阳魁首,自脖颈之上滚落在地,剩下个无头尸身,自脖颈处喷洒着鲜血,尤自抽搐不已。

那白起不管躺在地上的勾陈大帝雷震子,又自转过身来挥剑砍向洞极浮炎。 那洞极浮炎此刻正自被雷震子之死震呆在当场,哪里还能夺得过去,当即也是一声惨嚎,死在了白起的英雄剑之下。 此时云中子等人地注意力除去洞极浮炎都是被大巫刑天和大巫相柳和他手下悍不畏死的巫兵所吸引,还在叹息巫族能自盘古大神开天以来。 纵横洪荒数个元会,不是没有道理的。

首先发现这边情形的是玉鼎真人,他虽然在斩杀四周的巫兵,但是却时时注视着这边的情形。 只是在发现情形危急的时候,再来救援已是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人被白起斩杀。 在听到了洞极浮炎那有些夸张的惨叫声后,云中子等阐教众人和释迦牟尼等佛门中人也是注意到了这边地战况。 与云中子等人的震惊和悲痛欲绝比起来。 释迦牟尼等人虽然惊讶于雷震子这位列天庭六御,地位崇高的勾陈大帝竟然死在了此处。 却也不过是有些诧异罢了。 那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甚至是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这也符合人之本性,叛徒相较于敌人,在对付起自己曾经的朋友来,往往来的更加的凶狠。

不过云中子等人此刻却是无暇理会这些,几人舍弃了大巫相柳,冲到白起面前。 云中子虽然是少有地福德之仙。 但如今见唯一的弟子身死在自己面前,当即便失去了理智。 他自怀中取出当初曾经炮制闻仲的通天火柱,将白起困了在其中。 大巫刑天和相柳虽然有心相救,却被释迦牟尼等人所阻。 那白起本就是强弩之末,奋力斩杀了勾陈大帝雷震子和南方赤帝洞极浮炎之后,再也支持不住,不一会儿,便被通天火柱炼化成灰。 消散在天地之间。

刑天和相柳二人见阐教等人又将目光朝自己看来,只觉背脊凉飕飕的,忍痛抛下残余的巫门子弟,向着天维之门逃去。 众人未料到这向来斗天斗地的巫族大巫,竟然也会逃跑,不由得一愣。 待反应过来,刑天二人已经是逃出很远,众人又被围上来的残余巫兵所阻,终于是追之不及,眼见二人穿过天维之门,消失在眼中。 阐教众人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只得对着挡在眼前的巫族士兵一阵打杀。

此战之后,损失最大地便是阐教和巫族,巫族在人间界的势力几乎被铲除殆尽,阐教却也因此丧失了天庭六御中的勾陈之位。 对天庭的控制大大降低。 昊天上帝虽然也是损失了心腹大将洞极浮炎和十万天兵天将,却都是小脚色。 他心中甚至是暗自高兴。 而西方佛门也在释迦牟尼的算计之下,趁机交好天庭昊天上帝,在他的暗示下,佛门在人间地势力尊天庭在人间扶植的刘氏为人皇,在铲除了阐教扶植的韩信之后,两方势力终于在人间有了立锥之地。

那原始天尊当然不会就此甘心,在不久之后便降下原始符诏,昭告三界,封门下弟子黄龙真人为新的勾陈大帝。 只是此时勾陈手中的权柄早就被昊天上帝借机收回,又暗中联络佛门阻挠黄龙真人接任勾陈之位,此事便不了了之。 元始天尊无奈,只得联合太上老君派出得利弟子来到人间,妄图霸占修士的来源。

却说那佛门释迦牟尼等人此行,不但没有什么损失,同时又在人间界打下了一枚钉子,交好到了昊天上帝,可谓是一举数得,使得释迦牟尼在佛门的威望直线上升,这才逐渐的显现出了一方霸主的气势。 实力的增长往往会伴随着欲望增长,虽然佛门影响越来越广大,但与释迦牟尼地心比起来,却又显得小了。 佛祖释迦摩尼知道,凡人最害怕地是身死轮回,不论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对于死亡都有着与生俱来的惧怕。 欲控制人族,便要控制轮回。 于是释迦牟尼将目光瞄向了被道门和阿修罗一脉所控制地六道轮回。 只是地府有阐教太乙真人十大化身和截教三宵受封感应随世仙姑,监管轮回,却是不得不派出一个得力的弟子前去方可。

这一日,佛祖释迦牟尼招来乞叉底鹐沙,对她道:“我为广大佛门,曾言信我佛者将不堕轮回,而轮回之地却是由道门掌控,对我佛门不利,今派你前去地府。 与道门争夺轮回之地。 ”这乞叉底鹐沙乃是一位婆罗门种姓的女子,只因其母信邪,常轻三宝,不久命终,魂神堕在无间地狱。 婆罗门女知母生前不积善因,死后必堕恶趣,遂变卖家宅,供养佛寺。 佛祖释迦牟尼感念其孝心,将她收入门下,研习佛法,证得菩萨道果。

乞叉底鹐沙在听到释迦牟尼吩咐之后,并未多言,起身出了大雄宝殿,离开婆娑净土,往幽冥地府而去。 说起这六道轮回乃是当年祖巫后土以身所化,形成六道,分别是天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 六道轮回形如孔桥,隐没于幽冥地府的虚空之中,平时不可见。 只有当有灵魂转世,才会偶然现出轮廓,乃是天地间最为神奇的地方。

乞叉底鹐沙乃是佛教中后世闻名的四大菩萨之一,与文殊,普贤,观音,分别号称大智,大贤,大悲,大愿。 实则在大愿之中依然包含前三者,论及佛法修为,乞叉底鹐沙更在其余三人之上。 她本就是一位有大慈悲,大毅力之人,虽然此行乃是为了与道门争夺幽冥地府而来,只是沿路行来,看到地狱之内恶鬼呻吟,亿万生灵遭受轮回苦厄,不得解拖,整个地狱都是愁云惨雾。

乞叉底鹐沙怜惜众生沉沦地狱,走到阴山之时,终于是心有所悟,不在前行,就地盘坐下来,圣洁的面孔之上尽是慈悲之色。 只见乞叉底鹐沙当空发下大宏愿:“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令得解拖。 愿我自今日后,对清净莲华目如来像前,却后百千万亿劫中,应有世界所有地狱、及三恶道诸罪苦众生,誓愿救拔。 令离地狱恶趣、畜生、饿鬼等。 如是罪报等人,尽成佛竟,我然后方成正觉。 ”话音刚落,只见乞叉底鹐沙周身大放光明,周遭尽是梵唱佛音,地涌金莲,将整个幽冥地府照耀的一片光明,三界大神通者此时都感觉到了。

便在此时,西方极乐世界中的阿弥陀佛和东海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中的准提佛母面lou欣慰之色,大赤天中的天上老君,清微天中的元始天尊,禹余天中的通天教主,娲皇宫中的女娲娘娘,以及正在血海做客的多宝道人均是面lou佩服之色。 那佛门能够从西方贫瘠之地发展到如今地步,便是没有阿弥陀佛和准提佛母算计的功劳,有佛门如此多的前赴后继的杰出弟子涌现,也终将会大兴于世。

乞叉底鹐沙发下大宏愿之后,便在幽冥地府建造了华莲净土,以接引笃信佛教之人。 此时婆娑净土之中的释迦牟尼有感,命殿下比丘击响金钟,召集佛门各位佛祖,菩萨前来。 众人不知佛祖突然召见所为何事,一时之间议论纷纷。 片刻之后,释迦牟尼见人已来全,当即开口道:“今有乞叉底鹐沙发下宏愿,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贫僧感其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特加封为地藏王菩萨。 ”

众人闻言,皆是高呼“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地藏王菩萨。 ”只是地藏王菩萨此行,却是惹恼了血海之中的冥河教主,他见阿修罗一族被她渡去良多,心中暗恨,却碍于多宝道人在此做客,不便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