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盗版惹的祸
字体:16+-

058.衰老

天顶上的肉瘤不停地蠕动着,连带着那些水泡也跟着晃动不已,看得下面的修士们各种心惊,就怕一不中招,死得莫名又悲惨。很显然,饕餮界久久等不到喂食,不耐烦了,于是亲自出马挑选美食。连着吃到两个筑基期的修士显然令饕餮界非常不满,这食物还不够塞牙缝的有木有?天上的水泡活动得越发频繁了,却迟迟不再滴落,仿佛在斟酌下一个到底该吃掉谁。

所有人的心此时都纠得紧紧的,没有人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连呼吸都屏住了,就怕有一点动静会引起饕餮界的注意。林若当然也是如此,紧张得心肝都疼了,好在她如今已经筑基能够闭息,不然还不要憋成样子!

天顶上的水泡踌躇着,迟迟不再破裂,整个空间里面的气氛简直紧张到凝固。无形的气机若有似无的锁定着每一个人,一股玄妙的气流似乎在空间中流转,从众人身边盘旋而过……此时众人仿佛猪圈里面等待着屠夫挑选的肉猪,又或者像等待着法官宣判的匪徒,那等待的过程无疑是巨大的精神折磨!林若觉得的神经简直快要崩断了,这个时候她真是十分羡慕失去了知觉昏迷的韩梓瑜。

饕餮界虽然是一个活的世界,但是显然只有本能并没灵智,然而正是因为它只有本能,所以才不会有好留着慢慢吃的想法。众人之中,三个金丹大圆满的修士恐怕是如今最危险的人,因为对饕餮界来说,他们是此处最美味的食物。

当林若感觉到那股气流擦过他们身边之时似乎有所停留,心中微微抽紧,很为萧寒担心。

“啵!”饕餮界终于选定了美食,第三个水泡破了。

“不!”胖和尚绝望地嘶吼出声。他不想死!他是金丹大圆满的体修啊,赤手空拳都可以轻易地开山裂石!他运足了全身的功力,甚至拼死一搏用上了秘法,那身看似松软的肥肉瞬间坚硬如铁,皮肤上青筋密布,双目血红,异常狰狞。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没能令的身体移动一分一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滴墨绿色的**落下……

“啊!!!”凄厉的哀嚎回荡在整个空间。他的修为比筑基期的修士高深得多,所以他比前两人要耐吸得多,因此他所要经受的折磨也就特别漫长。

金丹大圆满的修士啊,如果身在外界该是如何风光无限的存在,可是在饕餮界却只能如此憋屈地受尽折磨而死。这个可怕的世界,她一定要离开这里!

林若微微握紧双拳,这才可以动弹了。

饕餮界终于在吃掉了金丹大圆满的胖和尚之后满足了。

也就是说,此轮进食,终于完毕。

如传送进来之时一般,神秘的力量包裹住众人开始传送。

总算再次等到饕餮界的黑夜了,林若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有了十五天的缓冲期,韩梓瑜也该休养了,只是不那小个子修士会不会再次因为不想浪费资源而放过他们?而且有了这次的教训,下一个的白天的时候,恐怕那些人再也不会冒险跟他们耗……

由于以为暂时安全了,林若想着接下来该办才好所以有些走神。

当她异状的时候,已经晚了。

尼玛!在传送的瞬间天顶上所有水泡一齐破裂下了一场墨绿色的暴雨是要闹哪样!?明明吃饱了还想在最后弄个饭后甜点吗?

第一次经历这番情况的所有人都手忙脚乱地开始躲闪,林若也不例外。她踩着刚学会的穿云步拼命躲闪着,神识技能也毫不悭吝地施展开来。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神识会不会受伤,以后该办了,过不去这一关就再也没有以后可讲!

世界在她眼里再次变成了慢镜头,她看到韩梓瑜被萧寒提在了手里,看到绿色的**如雨点一般密布,看到不少筑基修士躲避不过这场灾难中了招!好在她的实力已经有了一次质的飞跃,身体反应与速度也比以前进步很多,她辗转腾挪,踢腿弯腰,十八般武艺用尽……

可是,她终究由于之前的走神动作慢了半拍。半拍,仅仅只是一刹那,可能连眨一次眼睛的都不够。这么短的在凡俗世界也许也做不了,在修真界却常常是成与败,生与死的分割线。就是慢了这样的半拍,在她被传送走的最后一瞬间,衣袖与一滴墨绿色的水滴擦过,沾染了小半滴!

血红色的天空与暗红色的大地,众人终于重见天日被传送离开了赤红绝地。

林若此时没有半分死里逃生的欣喜,而是紧张害怕到了极致。

如果那水滴沾染在她的手臂上她有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她不,但是既然是沾染在她的衣袖上,那么为了活命哪怕要她把上衣都脱掉她也不会犹豫!关键时刻,她反应极快地挥出手中的青霜剑一剑斩断了她的衣袖,远远地扔了出去!

那截衣袖刚飘离一小段距离就已经被水滴吸收殆尽消失在了空气。可是,那水滴却没有因为失去依附落到地上,而是悬浮在了空中。

在林若惊恐的目光中,那水滴仿佛有生命一般晃晃悠悠地转了转,然后仿佛感应到了她的气息,猛地朝她冲了。

逃!林若脑海中只有这么一个字,身体也反射性立刻开始奔逃。可那水滴却如附骨之蛊死死追着她不肯放弃,那是金丹大圆满的修士也无法抵挡的凶恶之物啊,她又如何逃得掉?

当那水滴如愿再次依附到了她的手臂上,林若真正是惊骇欲死!

与此同时,一只温热的大手握着了她的手臂,覆盖在了那可怕的墨绿色水滴上。

萧寒!

林若不可置信地把目光从她手臂上的那只大手缓缓转移到她身边这个男人的脸上,他的表情依然平静无波,眼中也无一丝惧意,仿佛他的掌下不是会把人吸干的凶残之物,而只是一滴普通的水滴似的。

“为……?”林若艰难地开口。她能看到其他中招的修士倒在地上翻滚哀嚎的惨象,那些人周围无一例外成了真空地带,所有人都把他们当成瘟疫逃得远远的,唯恐那些水滴吸干了那些修士以后还不罢休会再找目标。

萧寒垂下眼帘,遮住了眼中的思绪,没有开口。

金丹大圆满的修士远比林若这个筑基中期的菜鸟要美味得多,那墨绿色的水滴会拒绝送上门的美食?它毫不犹豫开始吸取萧寒的修为。

修为被强行从身体中抽取剥离是感觉?那是抽筋剔骨之痛!虽然只是须臾,但是水滴沾身的瞬间林若体会过,刹那间的巨痛比她至今受到过的任何伤害都要剧烈得多,至今回忆起来都能令她身心颤抖。

萧寒的修为缓缓开始下降,从金丹大圆满慢慢降至金丹中期,再从金丹中期降到了金丹初期,当他的修为跌破金丹落到筑基之时,林若仿佛能听到他体内金丹碎裂的惨烈声音!握在在她手臂上的那只大手上骨节泛白,青筋暴烈,可见他究竟承受着样的痛楚。但是那只大手从头到尾只是轻轻握着她的手臂,没有捏疼过她一分一毫!

墨绿色的水滴开始渐渐泛红,可是它没有停下贪婪的吞噬。

萧寒的修为继续下降着,筑基大圆满,筑基中期,筑基初期……他始终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惊恐,没有哀嚎,就那样站在林若身边没有动摇。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仿佛整个人都失去了血色。而当他的修为跌破筑基来到炼气期,他开始变得衰老。青丝一根一根染上霜色变得灰白,年轻健康的皮肤也渐渐变成了脱了水的老菜皮,原本丰神俊朗的青年在短短内就变成了一个老头,只有那双眼睛依然清明有神。

百岁不到的金丹修士是青年才俊,百来岁还未筑基的炼气修士却已经是快要寿终的老人了。

林若忽然就痛哭出声。

落入这个可怕绝望的世界她没有哭,一个人独战好几个筑基修士遍体鳞伤她没有哭,沾染到这可怕的墨绿色水滴她没有哭,她早就下定决心她要坚强决不再轻易流泪,可是现在她却再也忍不住奔涌而出的泪水……

“别哭。”那淡淡的声音染上苍老的颜色,泪眼朦胧中她能感觉到一只瘦骨嶙峋的手轻轻擦去了她眼角的泪。

“放开我!”林若忽然挣扎起来,明明是的失误,为何要他来替她偿还!

此时萧寒的修为是练气八层,而林若的修为仿佛被无形压制,也是练气八层。她金麟御心锁最重要的功能就是会压制宠物高出主人的修为,她不为项圈明明脱落了可是那锁的效力还在,但是此时谁在乎呢?

“别闹。”萧寒没有放手,一手紧紧握着林若的手臂,另一手安抚地拍着她的背,“将来若你选择成为剑修……罢了……随你。”

他这是在交代他的遗愿?

林若眼前浮现了那些已经被吸得尸骨无存的修士,大惊失色更加剧烈地挣扎起来放开我!放开啊!”

的力气可能比得过男人,林若挣得手臂都红了却没能睁开萧寒的手。

“你是不是了?是不是了!?”林若哭倒在萧寒的怀里,原本多么宽阔有力的胸膛,如今却瘦弱得仿佛一把骨架。

“嗯。”

他时候的,的早已不在林若的关心范围。

她哭得撕心裂肺,上气不接下气。

是她的!

如果不是她不愿意接受命运的安排,这个世界会为了纠正剧情给他们套上金麟御心锁?如果不是因为金麟御心锁引来了烛天老人,萧寒又会得罪那个老头子,然后被他设下圈套弄到饕餮界来?

如果一切能够重来,她愿意在重逢的时候就告诉他的身份,她愿意和他好好培养感情,她愿意陪在他身边不管是因为原因……

她愿意啊!

可是,一切不能重来,哪怕是仙侠世界,这个世上依然没有后悔药……

P:感谢流光忆影的平安符和红豆妮的催更票,于是继续奋斗下一章去……时速顶多1000字的家伙天天双更伤不起啊……于是目前暂定金猪加更和长评加更试试……/(ㄒㄒ)/~~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